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檳城拾憶記(二)

本文轉載自2014年12月號(vol 44)《△志》

四十多天了,心情雖然不能完全平伏,但是總算開始坐下來整理一下思緒,也要完成丟在一旁許久的工作。答應要寫的外遊經歷在新的衝擊下又多了些想法。

這次的佔領街道行動,始於政治訴求,後來慢慢成為對近十年來社會劇變的討論。由於對佔領區商鋪生意有巨大的影響,使焦點再次放在滿街金鋪、高級品牌連鎖店與小店對峙的局面之上。小店初時叫苦連天,後來的民間撐小店活動逐漸又把生意拉了回來。反而連鎖外資仍然揚言要撤離香港,當然有人拍手稱好,希望租金可以下調,香港街道商店的種類可以重整。

回想檳城,尤其在七月鬼節,滿街充斥著傳統風情,拍攝民初片的街景(圖)也沒添置太多佈景。離開之前,有人問我去了光大(檳城最大的商場)嗎?,我才想起那兩個星期一直留連在街頭各小店,覺得沒有必要去大商場,也沒有去那些官方推薦的旅遊名勝。

儘管古城的範圍不大,每天都走在幾條固定的街道上,偶爾穿插在小巷中,總會巧遇不同的小店把我暫留片刻。記得有次忽然而至的陣雨讓我在小咖啡館內逗留了三個小時,當然不只是喝咖啡,而是從年青店主的代賣少數民族公平貿易的編織籃子(圖)聊起,說到他改造老房子的經歷,再參觀了整幢老房子。從天井改裝成的室內庭院走上只容一人上下的樓梯,再看那連接臥室和客房的走廊,驚嘆於樑柱上的白蟻舊窩。從小傢俬到木房間隔,無一不記錄了他和女友第一次做木工的汗水和討論不休的口水。可惜,兩年前本來廉租來的破屋,隨著檳城旅遊業日漸發達,業主卻收回不再租給他了,因為再租出去可是幾倍的租金呀,或許賣出去更可觀。我幸運地在關門前八天還可以吃得上女主人親製的蘋果金寶(Apple Crumble)。小店總是有自家招牌貨!

另一件事,回來後,我在臉書上得知當時所住旅館要被罰款並且面臨關閉,主因是舊屋子裡保留的木樓梯。天哪,那可是我在旅館裡最欣賞的建築遺物,扶手上的陳年光澤可不是一時三刻可以仿造的;舊式木樓梯的每個駐足之處都是理性的考慮,顯現檳城的傳統文化,那樣的文化遺物居然要被拆才能通過消防條款?何況小店共兩層,上層最多不到八個的宿位,寬敞的走廊,容得下三人並行的樓梯,不到兩米就可以爬到隔壁幢的露台,火警逃生真得那麼難嗎?但是迂腐生硬的政府政策卻容不下這種家庭式小旅館。 陳老闆以年青設計師的專業眼光投資在裝潢上,成功地保留了舊建築的特色,使外來人也有機會欣賞古城舊貌,反觀左右鄰居,左邊是打工的印度人,右邊住的是對面按摩店裡中國內地來的女按摩師,那些屋子沒有裝修保養,顯得破落不堪。適當的民間經濟投資的確可以使政府減少公費開支,也營造了多元化空間。馬來政府鼓勵年青人以旅遊創業回歸檳城,可是卻不在政策條例上鬆綁。 回想過去的香港,我們拆了多少戰前戰後的樓宇,現在連創意產業也要集中在政府統一規劃的樓宇內,真是可笑亦可悲。

這次佔領事件尾聲,香港政府忽然開口,要幫年青人解怨氣,助創業。從以上各事例看來,一連串政策的制定,體制的改變和公民的教育,其實都有著連鎖效應,缺一不可,亦非政府主觀願望可以完善。唯一肯定的是,不要老是金錢掛帥,沒有文化的銅臭窩實在呆不下去了。這次運動所帶來的覺悟又何止只是在政制議題。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