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舊城新貌──西西里巴勒莫

本文轉載自2018年9月號(vol 85)《△志》

今年暑假,趁著工作之便,探望自己的作品為由,長途跋涉去意大利西西里(Sicily)的首府巴勒莫(Palermo)看歐洲藝術宣言展(Manifesta 12) 。朋友們一聽西西里島,馬上問我治安如何。事實上,作為遊客很難看得透澈。當地人長期與黑手黨抗爭,花上不少血的代價,我也是由這次展覽的作品略知一二。其中Uriel Orlow 的作品Wishing Tree,以三棵在當地歷史佔有重大意義的大樹為出發點,帶出不同年代,居民們挣扎求存的故事。其中一組兩件的錄像,一位九十歲的婦女領袖在講述當年對抗黑手黨的歷史,斜對著當年抗爭運動中,具象徵性大樹的錄像;另一組也是兩件錄像,正在餐廰工作的黑人難民錄像,與及斜對著遙望整個城市的大樹,樹下他們講述以前作為農夫,幾經苦難逃離後,在巴勒莫餐廳重生的錄像。每一代的移民逃離故土,為的只是裹腹活下去,雖然不能吃自己親手種出的食物,總算靠著為別人煮食而得以糊口。新舊故事交織著,正是巴勒莫當今的情况,我將網上新聞文章拼湊著親眼所見,重組了對這個城市的印像。

每晚八點看完展覽後,我都順著街道遛著。這裡的店舖不多,大街橫巷都是食店,可能是僱用了大批廉價黑人難民的原因,食物價錢都不貴。枱桌都放在街邊,和歐洲其他城市沒有分別。最多是小吃店、雪糕店、餐廳和酒吧。偶然遇到一兩個賣雜類的夜市和類似大排檔的燒烤夜市,都是三五知己坐著喝啤酒,海鮮最受遊客歡迎。看來,愛吃的城市,居民還是很樂觀。大型的名牌連鎖店只在一條大街某一小段上出現,看來,用的倒不講究。那種堆滿舊物,老闆坐在雜物堆中愛理不理的老店不多,反而當地的手工店非常興旺,還有一張專屬地圖,有五十家小店,二百五十位參與人士。有主婦改衣造衫,也有新潮皮匠,設計師、畫家及陶藝家。看來經濟還是以舊食物、新文化藝術為主來帶動。能爭取到這次歐洲藝術宣言展在此舉辦算是走向成功的第一步。

根據歷史所載,這是一座被不同種族、宗教統治過的城市,穿梭在不同時代,不同宗教的建築群中,沒有不好看的,只要不掉神,轉彎抹角處總會見到重要的教堂、舊大宅或皇宮。大部份建築都失修,最好看的就是在風化的外墻上,依稀見到舊時輝煌的雕工;薰黑的教堂門前放了兩排白花,就成了唯美的婚禮現場;掛在陽台上的衣服不一定是新款,但在西西里的陽光下,顏色像著魔似地,顯得份外出色,一軟一硬,互相搭配著,所謂的異國風情就是這樣吧。這裡沒有玻璃幕牆,除了幾條大道,其他的通道都很狹窄,當地人的駕駛技術都很了得,無法掉頭,就向後直倒半分鐘,飛快地插進不多不少的停車位。 唯一有修過的是海邊的跑步徑。由於城裡大部份地面用石頭鋪,凹凸不平,不好跑,只有那大概一公里的地方,是整齊的水泥跑步磚地,我散步其間,已遇到幾次回頭跑的健將。可能,他們都想那條路可以鋪長一點。但是,作為遊客,建築還是舊的好看。城市別修得過份,希望將來還能呼吸到舊城的味道。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