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藝術在鄉郊

本文轉載自2019年6月號(vol 93)《△志》

八十年代中始,藝術策展人總喜歡把藝術家放在郊外。

自千禧年始,我很幸運地被前輩們推薦給外地的藝術家工作坊,但是心中總有個謎:為何工作坊都是在遠離繁囂的離島或是廢墟,而不在市中心。直到2004年,我組織類似的工作坊,才知道要在市中心找到一個能容納為數眾多藝術家的地方,還真不容易。城市租金一直都是個問題。前輩們總是說,藝術家多在城市中成長,忙得很,有機會到郊外,專心做一件事,看似度假,其實是歇下,換換氣。個人作品不一定馬上有改變,但是,各地藝術家在那幾天、一兩星期相聚,互相交流,腦震盪一下,對將來的藝術成長都有幫助,不同區域的聯絡網亦是這樣交織起來。那時,展覽不是重點。

又過了十年,開始聽說日本策展人藉藝術來改變鄉村經濟的大地藝術節。 在2010年,我隨義工團去「越後妻有」轉了一圈,看看香港人可以怎樣幫忙。直到2013年,代表香港藝術中心出展「瀨戶內海三年展」,才開始了解內裡運作。社會不會提供免費午餐,各地政府和村民被動員起來,主因是旅遊收益。明白此道理,就理解吸引遊客的藝節展,最重要的是邀來巨頭藝術家,滿足大家的崇拜朝聖之心,加上某些接地氣的作品,深得村民歡心,容易明白,方便保存就好。周邊活動來旺一旺場,有時比其他藝術作品之陪襯更重要 。這時的展覽中心人物是策展人。

最近幾年,聽說內地的大地(鄉村)展像雨露春笋般趁墟而來。我亦受到內地兩個鄉村藝術節的邀請。基於過往經驗,我更堅守三個原則:(一)材料和安裝費皆要反饋當地,讓當地村民在金錢、精神生活和人才培育方面,可以真正得益;(二)盡量使用當地物料和素材,不將外來的材料空降;亦盡量減少佈展、拆展以至運輸的浪費,希望不會污染農村;(三)內容上,發掘多元化的當地人文歷史,讓藝術換來的價值不止於金錢,而是在無形的歷史人文承傳上。

五月份,我參與了在山西省高平市陳區鎮的 「開化寺藝術節」。此千年宋代古寺是國家一級保護文物,主辦的省鎮政府皆小心翼翼,是我去過的文物場地中最高規格的。雖然村民不知何為藝術,卻知地方榮譽的重要性。

十二個藝術家中,我讓他們最費心:他們單是找一顆和我打坐體形差不多的石頭,已忙了一個多月,找遍幾個山頭,最後要動用八個壯漢抬下山。他們說,常見的石頭原來有這麼多形態,我心想,那可是北魏石窟的起源地呀!還好,當其他藝術家稱讚他們好眼光時,他們所露出的腼腆而滿足之態,才讓我舒了一口氣。那附近亦是傳說中的黃帝出生地,我不滿當地人將其夫人嫘祖傳授織布之功也納在黃帝之下,藉著呼應開化寺千年壁畫上的織機,我不止尋找嫘祖石,亦展開了尋找當地織機、織女之事,結果在地方政府人員的幫忙下,說服村民把散置四十多年的百年織機給修復了。連這家人和村委主任們都來幫我佈展。最後,我把展示牌上的創作者改成「林嵐合作社」,並寫上各人名字。村民興奮地擔任展期義工,詳細地介紹這件作品的始末。

鄉村舉辦當代藝術展,好處和代價如何計算、平衡,真有點複雜,但作為藝術創作者,在創作中反省,反省中成長,才是重點。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