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藝術家在田野:珠三角工廠大考察

本文轉載自2018年2+3月號(vol 79)《△志》

一個不是經常上微信的人,居然在朋友圈中看到這個項目,名稱中「珠三角」和「工廠」兩個字眼吸引了我。

我經常去的內地工廠都是與雕塑製作有關。記得在2001年㡳,我被委約製作一件大型木雕。可惜以當年的預算,在香港進行是非常困難:好的木匠所剩無幾,也價值不菲,但就是沒有下一代接棒,父母都想他們讀工程師、律師,可以「輕鬆」賺錢。那高達九米的木雕玻璃組件要在四個月內完成,起碼要兩個師傅級的雕匠,加上四、五個木工合作。衡量工資和人力、技巧,我只能在香港找承辦商,在深圳的觀瀾廠房製作。每星期起碼上去三、四趟,早上坐火車過海關再接駁廠車,九點半到廠,晚上七點離開。那些年,不少和珠江三角地區有生意合作的香港人,都很明白這種甜苦摻半的滋味。後來,那間木刻傢俱廠也遷出深圳了。城規嚴管,租金上漲都是主要原因,加上工人福利和工資上調,內地廠商的叫價也不再吸引了,我也少去珠江三角區做作品了。

這次參觀的工廠分佈在東莞各鎮,產品以衣、食、用為主,多數是高端產品,迎合現代健康飲食、品味和電子時代所需。其中一半是非傳統的工廠模式,例如數據庫和生物培菌公司。實體生產的工廠,大部份製造都是依靠機械。有趣的是,餅乾和菇菌的包裝部始終是最多工人,只因產品太精緻脆弱,還是人手控制得好。不過,他們並沒放棄研發將來的包裝機器。至於製衣廠和手機殼製作廠,與我在八十年代看到的香港工廠類似,以人手為主。一條牛仔褲和一架手機的價格,可能是幾倍的價格差額。假設工人薪金都差不多,那麼,倍差就是花在精密的機械,大規模的廠房和反覆的檢驗程序方面。這些硬件的大型投資隨著年月而貶值,或潮流使然而不斷需要更新。在利潤壓力下,將來開發新產品的實驗室員工將會增加,壓力更大,亦無法被「參觀」,因為都是人腦運作。不過,我最希望那些如機械臂般,重複性的人手流水作業線快點消失,把年輕人勞動力釋放在更有創意的工作上。

說到創意,其中老牌傢俱廠,隨著經濟週期的變換,現在的生意以內銷和中東為主,反而,之前的美國老主顧的訂單則寥寥可數。第二代掌櫃女留美回來,開始搞些新設計,雖然銷量不及傳統的豪華雕花美式傢俱(捧場客為內地和中東富豪),但是仍有上升趨勢。而這些設計不需要大量的雕花工人,製作也相對便宜。綜觀廠內雕花工人以中年人居多,轉型的確也是大趨勢。香港的昨天就是將來東莞的寫照。再說,那些富豪的第二代也會跟著潮流,趨向簡約品味,到時才轉型就太遲了。雖說簡約,價錢一點也不便宜(起碼對我來說),利潤想必可觀。老闆想辦法在如此殘酷的抄仿競爭場中掙扎生存,那麼,工人們可曾為自己打算?國家可為他們計劃?世界工廠將來會在哪裡輪替出現?柬埔寨?孟加拉?非洲?

有人問藝術家去工廠有何意義?我並不擅長拍攝、錄像、錄音或是紀事訪問,現場的味道、温度,濕度和混雜的聲音更不是單一媒介可以模仿。藝術發生在內觀和外觀的對印、對證之間,在個人主觀對外界認知的對照,演變成感想之後。我不知道這次經驗對將來的我會有何影響,但是這幾天我走在香港的超市中,對那些菇菌和餅乾還是多看了幾眼;經過服裝店,也順手翻看牛仔褲是否來自東莞……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21, 2018

【雕文嵐女】「家庭主婦」旗

在五月的母親節寫下這篇文章,真是一大諷刺。 年頭,瑞士藝術家朋友Filippo Minelli邀請我參加了在意大利南部巴勒莫(Palermo...
Jun 19, 2018

傑夫.昆斯 談藝術與創作

當代藝術市場的寵兒,當代普普藝術家傑夫.昆斯(Jeff Koons)於剛過去的三月底巴塞爾藝術展訪港期間,只接受香港大學的演講邀請,把其它商...
Jun 12, 2018

【創作雜記】自己專輯自己做

最近終終終終終於完成了我自己的第二張A cappella 專輯《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我在2016年已經開始籌備這張專輯,經過眾籌集資和製作...
Jun 08, 2018

【島聚香港 X 形而】人類與機器愈見走近 審美觀也隨之改變嗎?

審美本身並沒有新舊之分,不過隨着手機、虛擬現實等科技相繼普及化,人們視覺的焦點也許有所不同。 傳統與科覺跟美學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由舊看新,...
Jun 07, 2018

艾未未:每個身處當代的人無異都是精神與文化上的難民

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帶來中國藝術家艾未未第二次在香港的個展「駁議」,對藝術家而言,香港就是各種價值的駁議之地,既有東方的傳統,又有昔日西方的殖民...
Jun 06, 2018

光影捕手,時間的記錄者 —— 單維軍「千染萬點」

充滿藝術氣息的巴黎,自古到今培育了無數畫家,能夠旅居巴黎,無疑是很多藝術家的夢想。然而當你離鄉別井,隻身去到新環境,又是怎樣的光景?創作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