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藝/蟻民觀展

本文轉載自四月號(vol 58)《△志》

三月已臨,寒意未退,熱情冷卻。臉書上的文章接踵而來,驅使我好奇地去看    「M+希克藝品:中國當代藝術四十年」的展覽。走了一圈,看了也白看,只覺得擁擠,透不過氣來。肩膞間的碰撞讓我想起了往年在藝術博覽會時,帶著空洞的腦袋跟著人群遊走的情況。買下這些作品的1.97億相比起地鐵追加的撥款196億,簡直是小巫見大巫,藝術界的事總比社會大事「輕」得多了。別問我那些藝術品值不值得那個價,高層說藝術無價,評論家有各自的衡量,我們這些藝術小民無權無勢,只能做個蟻民看熱閙。政治大於一切,主權國話事。

作為香港藝/蟻民,最關心的莫過於最直接的歷史記錄。看作品前,我特意去看那長長的大事表裡,1989年注下了哪些政治事件:「胡耀邦去世觸發『天安門廣場抗議』。趙紫陽辭去中共總書記一職。在6 月4日清場時,有學生、抗議者及軍人傷亡。」,而那年的藝術圖片代表作則是黃永砅的「爬行物」。怎麼和我腦海裡應該出現的視覺影像不一樣?字裡行間出現的顫顫驚驚更讓我不安。香港甚麼時候變成這樣?是風動?樹動?還是我的心動?

我們都是那個年代長大的。六四前後,雖未回歸,香港人也曾經和內地人民靠得很緊,兩地策展人更曾並肩推廣「後89中國新藝術」,為甚麼現在展現的大部份作品對香港人來說,郤變得那麼遙遠。也許作品沒變,只是展示的目的變了。本以為這個展覽還有一絲的價值,就是看到「生於香港」的攝影師劉香成那套六四攝影圖片。我在前面停留了很久,不明白為甚麼這作品沒成為那年大事表的代表圖片。影響力不夠大?且看,同場另一個中國藝術家王興偉「2001年中國成功申辦奧運之後完成的。作品構圖仿照劉香成在『天安門事件』期間所拍攝的搶救兩名受傷學生的照片,但王興偉將照片中的學生換成兩隻淌血的企鵝。」,論影響力,劉香成的攝影作品威力應不少吧。那其他原因:不是內地藝術家?還是他未足以代表中國?也許我們都想多了,上網追查他的背景, 他除了出生於香港,曾在香港生活了六七年,大部份的人生路,都在海外和中國間穿梭,和香港並沒有太多的關係。這件最引起我,在香港住了三十年的人,有興趣的作品,為甚麼不是1989年的代表圖片呢?

在展覽中找到的那一根唯一的稻草都給壓倒了。忽然間,我想通了最近學生自殺成因之一,社會的壓抑來得靜悄悄卻真實地籠罩著。連略有思考空間的創作行業都感覺得到它的存在,孩子們又能怎麼樣?無力感湧上心頭。和平凡人一樣,只有當貓兒緊抱我小腿而睡時,我才感覺得到生存的意義。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黃永砅 Huang Yong Ping

1954年年出生於中國福建省廈門,1982年畢業於浙江美術學院油畫系,1989年至今生活創作於法國巴黎。

著名攝影師。1975 年畢業於紐約市立大學亨特學院,曾擔任美聯社派駐北京、洛杉磯、新德里、漢城、莫斯科等地的記者及攝影記者。1989 年被美聯社執行編輯協會評為「最佳攝影師」;1992 年,劉氏憑着對蘇聯解體的報導,與同事一同獲得「普立茲現場新聞攝影獎」。曾出版作品包括:《毛以後的中國》、《蘇聯解體:一個國家的墜落》、《中國:一個國家的肖像》等相集。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