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 人在做,天在看

本文轉載自2017年8月號(vol 73)《△志》

七月十三日,老天爺犯了一個無法原諒的錯,瞬間把渺然的希望熄滅了。這種鬱悶比三伏天的燥熱更難受,腦中一片空白,臉書上的朋友以不同的方式悼念,但是「人在做,天在看」這些無力的氣話又如何能解心結。此時此刻,藝術家到底還能做些甚麼?

今年六月底,剛傳出劉曉波得末期肝癌不久,艾未未在美國華盛赫須巨集博物館(Hirsho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的展覽: 「蹤跡」(Trace)也即將開幕。焦點是用樂高配件製成的176幅肖像, 包括有大家熟悉的劉曉波,斯諾登(Edward Snowden),  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及曼德拉 (Nelson Mandela)等人,都是曾經為自由、民主、公義而身歷險境以及被政治逼害的知名異見人士。曾被他/她們國家認定是敵人,但時間證明他們最後成為了國家英雄,有些人盼到了勝利,但更多人來不及看到曙光。用樂高的主因是其易拆易建的特色,以呼應自由的可貴;而且拼出來的效果,就像是監控電視機中模糊的影像。 艾氏亦藉此機會,再次呼籲中國讓劉曉波和妻子按照自己的意願出國,可惜,事與願違。

這件作品,並非第一次展出,曾於2014年在三藩市惡名遠播的阿爾卡特拉斯島監獄(Alcatraz)展出。 2015年艾未未受邀在澳州重做這件作品。但是,丹麥的樂高公司以不支持政治作品而拒絕售出樂高配件給艾未未[1]。艾未未馬上將此信和樂高玩具丟在馬桶的相片放在社交平台上,引起極大回響:各個城市的市民紛紛響應捐出自家的樂高玩具給他做作品。這使第二次的展覽多了一件作品: 招募過程,包括網民對貼文的反應(#legoforaiweiwei),設立紅車收集站,和捐贈者的討論拍攝。艾氏稱之為捍衛言論自由的作品(a new work to defend of speech and political art)。

五歲兒子的玩具成為老爸抵抗惡勢力的工具,本已是意料之外,還加插了一個愚蠢的「煽動者」,使作品更具意義。這些配件,英文稱為“Brick”,「磚」的意思。把一塊塊磚築起來就是高牆了。「高牆」有守衛森嚴之感,政府權力的象徵。然而,這次建牆用的則是從人民手中捐來的「磚」,築起了維護人權,言論自由鬥士的形像,築成人民心中的抗爭牆。後來樂高公司高層出來道歉,說是前線員工根據公司規章辦事,也承認那是大公司內不容易監管的地方,後來還改了這個規章,不再詢問大量訂購者的目的。但是,他們仍然堅稱保持政治中立立場不變。艾未未接受那遲來的道歉。但他認為這些大公司就像中國共產黨般官僚、無知[2]。就算是一個小員工,也是大公司堡壘的一塊磚,如果失去了一塊磚,就可能連累辛苦建立的堡壘倒塌。真是應了古語: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也可以說是 「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怪誰呢?還是系統的錯吧?!

如果說藝術家無用無能無力,在此借用藝術家小野洋子(Yoko Ono)一句話,藝術家是這個社會的節拍機。(Artists are going to be metronome of this sociey)藝術家的職責就是不停地發聲、監察。也許不能改變國家政策,但也許可以。也許有一天會改變一個公司的政策,一個社區的面貌,一個故事的結局,成為時代的見證者。


[1]原句: “company refused to approve the use of Lego’s for political works”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5/oct/27/give-ai-weiwei-your-lego-bricks-so-he-can-show-what-corporate-politics-looks-like ,2017年7月15日。
[2] 原句: “ same kind of bureaucracy, same kind of ignorance” https://www.theguardian.com/artanddesign/2016/apr/28/lego-sell-bricks-chinese-artist-ai-weiwei-mistake,2017年7月15日。
 
相片來源 (艾未未作品「蹤跡」(Trace)(2015)中的劉曉波): http://www.chinafile.com/reporting-opinion/media/ai-weiwei-doesnt-need-anyone-give-him-legos,2017年7月15日。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an 23, 2018

走出一條陰性的水墨之路——訪藝術家洪慧

在水墨創作中,森林是常見的題材。但藝術家洪慧卻將這一傳統的題材演繹出一番不同的風景。一直以來,洪慧不斷顛覆大家對於水墨畫的理解,不管是以往的...
Jan 22, 2018

近得很遙遠——《展覽會之動》

一個週末的傍晚,去了Para Site,一推開玻璃門,除見地面鋪上了青藍色的地氈,場內空無一物,除我之外,還有一少女趴在地上看書。當發現我的...
Jan 19, 2018

藝術,也存在於北韓——《場面朝鮮:蕭惠姬藏品的二十世紀宣傳海報》

朝鮮——或其更廣泛流行的名字「北韓」,對我們來說永遠是一個封閉、神秘又令人恐懼的國度,只能從新聞的片言隻語、電視的探秘式節目,或脫北者的描述...
Jan 18, 2018

穿梭《於空間之間》 香港X瑞士藝術家的時空佈局

「空間」二字,令你有甚麼聯想?每人都有各自的解讀,藝術家又會如何表達這抽象的概念?,奧沙畫廊現正進行的展覽「於空間之間」,邀請了香港和瑞士共...
Jan 15, 2018

珍貴的藝術,原來也觸手可及——尹麗娟「珍百貨」

藝術品以天價成交的消息時有所聞,但藝術的價值全由它的價格決定?對大眾而言,藝術品是否只能是遠觀的奢侈品?不是說藝術源於生活嗎?陶瓷藝術家尹麗...
Jan 04, 2018

【雕文嵐女】許願樹

我曾受新年展覽邀請,做過兩棵許願樹。今年再被邀做一棵許願樹時,我拿起那安放了五年的許願帶[1] ,細想該做棵怎樣的樹? 沒有署名之累,大家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