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 衣櫃裡的藝術旅程

本文轉載自2019年3月號(vol 90)《△志》

講起女藝術家的衣櫃,大家一定想起墨西哥藝術家芙烈達.卡蘿( Frida Kahlo),精製艷麗的衣裙下原來是受折磨多年的身軀,她堅毅的形像和畫作亦深入民心。但是,近代藝術家鮮有讓人記得她們的穿戴和作品的關係。也許我們沒那麼多苦難,也許我們沒太認真地看待……

我做過不少織物作品,亦保存了很多衣服,希望每天有些低調的小改變,討好自己可能是最好的動力。住在工作室的我,整理衣帽間比雕塑室更賣力,盡量分色洗完衣服後,掛好,襪子和褲子則捲好打直放在扁抽屜,分類後很容易找到。每星期總有累了想放空的時間,都用來摺疊和燙理衣服。早前看過日本整理達人近藤麻理惠 《怦然心動的整理法》的電視版,很喜歡她在整理前的儀式,跪在屋內,雙手合什,念念有詞,感激每一件曾經為主人付出貢獻的衣件。在此,我也想為衣櫃中衣服說兩句,那不僅記錄著本人青春的虛榮和快樂,成長的苦澀,遊歷的故事,還見證著城市的變遷。

我喜歡恤衫始於大學。師父張義很喜歡送自己的格子/條子恤衫給身邊的摯友徒弟。我也有幾件這樣的護身符, 在工作室中穿梭,除了耐穿,覺得有如神力加持,作品也會做好一點。除了送男裝,他也會講解當年師母衣飾的細節,聽得我心癢癢。在同學介紹下,得知一間廉價的日本服裝二手店,開始了喜愛六、七十年代花裙的時期。偶爾由新亞書院出去旺角買五金工具,必定會兜路去看看。二十年前耐著性子挑選的五至二十大元的連衣裙,約有二十條吧,至今還常穿著,縱橫在各開幕禮中,那獨一無二的青春虛榮感意濃猶然。不過,衣櫃裡也有一、兩件因誇張而不常穿的款式,雖然只值六十元,但記載著窮日子的回憶,也不捨割離。那是參加中學同學婚宴時的晚服,我還記得那些原諒式的驚愕:「藝術家口味,真的很特別!」

後來在不同國家駐場,除了藝術館,最愛看的,仍是古著和二手服裝店。那些衣飾的質地、款式,記錄了當地文化、紡織、設計、科技的發展,經濟的活動痕跡,社區的關係和變遷,滲透出濃烈的當地習俗、衣著品味和人情味。比各遊客景點美食更為吸引。2016年,我呼籲住在瑞士一個小山區的居民將閒置的衣服捐出,以彩虹顏色排列掛在出入口的新舊橋間,顯示出人口稀小的社區力量。結果,本來只是四個月的展期一再延長,現在,那作品相片成為此地區地圖的圖片之一了,誰說衣服只是為一己面子?這不,是全區人的體面。

漸漸地,我由買家變成觀眾。除了看貨物,亦觀看顧客以及相關的人物。2018年在里昂燈光節的織物作品,原件大部份都是來自當地社區中心的二手店,我亦訪問了整理和維修這些織物的義工,他們以使命感來形容自己還原的工作:物件在消失前,理應保持本身的尊嚴,而並不只是貨物買賣策略和環保意識。
紐約在我的藝術生涯中舉足輕重,當時的布魯克林(Brooklyn)生活,也總讓我魂牽夢縈。2017年特意回去緬懷, 可惜十年前所光顧的小店都不在了,換上了玻璃幕牆豪宅,真讓人傷感。從此,我把紐約拋在腦後,不想再去了。沒有精彩的廉價二手店的城市,窮得只剩下錢了。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張義 CHEUNG Yee

張義,一九三六年在廣州出生,曾出任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主任。張氏很多作品都從古代中國哲學中汲取靈感,利用龜甲等充滿中國古典色彩的物品作為主題,創作出別樹一幟的新原始風格。張氏早期作品以浮雕為主,材料多為木與銅;後來創作立體雕塑,近期作品則為體積龐大的銅製立雕,海內外多處公眾場所、大型銀行以及各類型機構均有陳列張氏作品。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