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2017年威尼斯雙年展中的女人《Woman of Venice》

本文轉載自2017年10月號(vol 75)《△志》

今年的威尼斯雙年展有不少女人參與,女策展人Christine Mace在主題館(Viva Arte Viva Exhibition)的九個主題都放置了大量女藝術家的作品。面對這麼多女性藝術家,我最喜歡的一位女性藝術家並不在藝術史—— 瑞士館 「Woman of Venice」展中,藝術組合Teresa Hubbard / Alexander Birchler (以下簡稱 T&A)的影片內的Flora—— Flora Mayo,她是瑞士雕塑大師賈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下稱賈氐)讀書時的情人。 

《Woman of Venice》來自賈氏在1956年威尼斯雙年展為法國館所做的作品名稱。他終生未參與過瑞士館的展覽,自認是國際人,拒絕用國籍來決定自己參展的身份。瑞士館策展人Philipp Kaiser 以此作展覽名稱向賈氐致敬,兼探討國籍身份的含糊性。所選的三位藝術家,亦因出生地、成長地以及旅居地不同,在創作中展示出微妙的關係。電影主角 Flora Mayo本身是位美國富家女,為逃離樣板式的婚姻,25歲(1923年)獨自到法國學習藝術,遇上同班同學賈氏,發展成情侶;本是一段童話,故事卻結束了。可是,在賈氏傳中,作者James Lord 對賈氏頭像(左圖)的注腳卻引起了T&A的好奇,這個能讓賈氏乖乖坐下來成為模特兒的女人,後來到㡳去了哪裡?在當年白人男性當道的社會中,只有別人做賈氏的模特兒/繆斯,少有調轉的事,將他變成被凝望、觀看的對象,這個Flora是個怎麼樣的藝術家?賈氏在1926年(差不多時期)亦做過 Flora Mayo的塑像(右圖),總算是有根有據的關係。追查之下,好不容易找出Flora在美國加州的兒子David,才把歷史的後半部寫下來。

原來,Flora在1933年因家人停止資助其生活費、在窘困的情況下返回美國,1935年起獨自撫育兒子David。後因家族破產,被逼放棄藝術創作,做工廠女工甚至更難堪的工作來謀生。兒子從不知道母親以前的事情,透過這次計劃,David第一次看見母親的頭像,他也重新翻閱被廢置在車房內多年的母親的遺物,為藝術史學家提供了不少補充資料。

展覽中,T&A製作了兩段各30分鐘的影片,以背向形式展示,觀眾要各坐在兩邊才能看到。除了考量觀者的耐性,亦使作品有影子相對的含意。一面是根據Flora的日記,用演員重新塑造年青活潑的Flora 在工作室為賈氏塑像的經過,還有她離開法國前,在工作室裡不安的狀態; 另一面是81嵗的兒子拿著母親的遺物在述說母親回到美國的艱苦生活,她想回去法國生活的夢最終粉碎,最後只能在美國加州一棟名為Versilles(意指凡爾塞,是法國北部城市的名稱)的樓房中終老。兒子在影片尾段為母親平反,認為她是最堅強的女人,而不是賈氏傳中那個微不足道的女人。當他抵達蘇黎世與母親頭像相聚時,我們彷彿看到當年賈氏凝視情人的眼神, 她就是主角。這和展場重製Flora所造的賈氏頭像互相呼應,把當年的歷史重現在觀眾眼前。

影片微妙之處在於,將彩色採訪片的兒子的對白,配在重新演繹母親的黑白影片中,似是錯置,又像是逆時空的母子在對話。我糾纏於真假情節中,九十分鐘也離不開此館。這個致敬展最成功的地方是,沒有展示任何賈氏的作品,倒讓我(觀眾)翻箱倒櫃地重組他的情人/繆斯關係網,對他的作品演變有了更清晰的脈絡掌握。Flora的故事在這麼多年後,還能幫助賈氏提供新的研究線索,究竟誰才是主角?!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21, 2018

【雕文嵐女】「家庭主婦」旗

在五月的母親節寫下這篇文章,真是一大諷刺。 年頭,瑞士藝術家朋友Filippo Minelli邀請我參加了在意大利南部巴勒莫(Palermo...
Jun 19, 2018

傑夫.昆斯 談藝術與創作

當代藝術市場的寵兒,當代普普藝術家傑夫.昆斯(Jeff Koons)於剛過去的三月底巴塞爾藝術展訪港期間,只接受香港大學的演講邀請,把其它商...
Jun 12, 2018

【創作雜記】自己專輯自己做

最近終終終終終於完成了我自己的第二張A cappella 專輯《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我在2016年已經開始籌備這張專輯,經過眾籌集資和製作...
Jun 08, 2018

【島聚香港 X 形而】人類與機器愈見走近 審美觀也隨之改變嗎?

審美本身並沒有新舊之分,不過隨着手機、虛擬現實等科技相繼普及化,人們視覺的焦點也許有所不同。 傳統與科覺跟美學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由舊看新,...
Jun 07, 2018

艾未未:每個身處當代的人無異都是精神與文化上的難民

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帶來中國藝術家艾未未第二次在香港的個展「駁議」,對藝術家而言,香港就是各種價值的駁議之地,既有東方的傳統,又有昔日西方的殖民...
Jun 06, 2018

光影捕手,時間的記錄者 —— 單維軍「千染萬點」

充滿藝術氣息的巴黎,自古到今培育了無數畫家,能夠旅居巴黎,無疑是很多藝術家的夢想。然而當你離鄉別井,隻身去到新環境,又是怎樣的光景?創作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