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Movi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一個90後愛國少年的成長——紀錄片《少年*小趙》

【文:一一 / 圖片提供:CNEX】本文轉載自六月號(vol 49)《△志》

在今年的香港國際電影節,杜海濱的紀錄片《少年*小趙》獲得了紀錄片競賽單元的評審團獎。觀看影片前,單是看到海報已是印象深刻:一個少年,身穿軍裝,肩扛五星紅旗,卻手握一瓶可口可樂,這少年正是杜海濱新作中的主角——小趙。

2009年,杜海濱在平遙古城第一次見到小趙,那時19歲的他正帶領同伴,在街頭吶喊:「還我釣魚島」、「中國萬歲」,這個激進地表達著自己的愛國主義熱情的90後少年引起了杜海濱的好奇。「我想看看他自己標榜的愛國主義的熱情是否可以持續,為甚麼可以持續,我想觀察這些東西。」杜海濱說。


探討90後的愛國主義
90後,是吸引杜海濱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在遇到小趙前,他已開始觀察90後這一群體。2009年,他去了多個美國大學放映紀錄片,他意識到許多在美國讀書的90後與以往的中國留學生不同:「他們對於國家的認同,有挺高的需求,需要維護自己國家的尊嚴。」而2010年上海世博會期間爆發的「69聖戰」,中國網民以愛國主義為名,在一些知名網絡論壇攻擊韓國明星官網、貼吧,也令他關注現在的90後是否真的很愛國。當他碰到小趙時,杜海濱覺得小趙有可能是他探尋90後這個群體,以及愛國議題的切入點。

影片記錄了小趙從高中到大學二年級四年間生活的變化,跟隨著他從生長的平遙,來到讀大學的成都,他經歷了初戀、學生會的鍛煉、家鄉老屋的拆遷、爺爺的離世,從一個狂熱的愛國青年,變成一個更具獨立思考和批判能力的大學生。最初的小趙「紅」得徹底,他愛唱紅歌,在自己的宿舍床頭貼著毛澤東、周恩來的頭像,他一心想要當兵,而且是要那種最苦的戍守邊疆的兵……但他的言行並不令人討厭 ,他青澀而真誠的表達,都讓人真切地體會到當今中國年輕人的所思所想。


愛國情緒從何而來?
在杜海濱看來,小趙在90後中既是一個非典型,又是一個典型。在平遙,像小趙那樣的人也只有一個,但每個年輕人都可能有著相同的心理,只是沒有表現出來,而小趙代表他們表現出來了。但這種愛國情緒究竟從何而來?「這可能是在中國大陸成長的年輕人必然經歷的一個階段吧,回過頭來看,我覺得愛國主義是一種很容易獲得的、政治正確的、可以標榜自己的一件事情。中國的孩子從七八歲開始受教育到十幾歲,整個階段都被特別重的學習和考試壓著,沒有時間來思考這些事情,但當他們進入大學的時候(如果有可能讀大學的話),他們要在這個過程中形成自己很多價值觀。有一些年輕人會比較急於要呈現自己,或者獲得某種認可,這(愛國主義)可能是最安全的,也是最容易的。」杜海濱解釋。

小趙與同學去涼山州彝族自治區支教,他雖然嘴上批判政府沒有解決貧困山區的教育問題,卻仍然教這群不識漢語的小朋友唱國歌,升國旗。


聚焦小趙的生命成長
一開始,杜海濱構思的是一個結構更龐大的片子,除了小趙,他還計劃就著國家觀這一問題,訪問不同國家和地區的人,亦打算造訪中國大陸各個地區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因為起初他並不知道小趙的生命中會發生這麼多事情。或者說,杜海濱是幸運的,小趙的成長與中國發展中的許多話題息息相關:建國六十週年、中日關係、薄熙來倒台、城鎮拆遷……小趙的生活和思想的變化無不折射出中國社會正在經歷的焦灼和躁動。

當原本的愛國議題,跟小趙生命的具體成長對比時,杜海濱面臨著一個輕重問題,他最終捨棄了其他已經拍攝了的訪問素材,將影片聚焦於小趙的生命成長:「做紀錄片做久了的話,你會發現當你認為是從道德的、進步的、公正的立場,或者所有人類想像的理想出發的時候,同時不能忽略的是,作為一個具體的人的立場。當我發現小趙身上的所有生命痕跡、發展的境遇,完全大於我們直接從形而上的討論時,那我們何不如就去看一個生命?」

 

《少年*小趙》
上映日期:20/6/2015 
上映戲院:百老匯電影中心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杜海濱 Du Hai-bin

陝西人,現居上海, 2000年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攝影學院,一直從事獨立影像創作。自1999年起,先後創作《竇豆》、《鐵路沿線》、《高樓下面》、《人面桃花》、《電影童年》、《石山》、《傘…》和《1428》共八部紀錄片及劇情短片《北京紀事》。《鐵路沿線》於2001年獲得日本山形國際紀錄片電影節特別獎;《傘》榮獲第三十屆法國真實紀錄片國際電影節評委會特別關注獎;《1428》榮獲第六十六屆威尼斯電影節地平線單元最佳紀錄片。最新一部紀錄長片《少年*小趙》於2015年三月完成。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