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New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一條火龍都容不下?— 薄扶林村火龍壁畫

薄扶林村文化環境保育小組於3月11日表示,路政署接獲投訴,並聲稱將派員擦走面向薄扶林村置富道行車天橋石壁上的一條火龍塗鴉。然而,這條火龍其實是倫敦藝術家PAKAL和他的朋友送給薄扶林村的禮物,是為保護村子而繪的,二人道︰「在這個地方繪畫之意義,在於能幫到這裡的村民。」這些年來,薄扶林村面臨著被重建、清拆的威脅,自從2013年發展限制被放寬,村中的土地或會被政府收回作發展用途;若事情成真,於薄扶林村孕育的,各種難得之風土人情、鄰里關係都會「被消失」。PAKAL他們只渴望盡一己之力,把村中文化藉藝術傳揚,並祝福薄扶林村連年平安。

火龍是村中的力量

於3月5日及6日,PAKAL和他的朋友都待在薄扶林村,繪畫這長約20多米,高3米的塗鴉。倫敦藝術家PAKAL時常往返英港兩地,目睹了於香港發生的種種變遷︰「我每次來,都只看到香港不斷在起樓。以前這村的視野一望無際,能看到前面的山嶺,但現在全是建築物……可能是地產商造成的影響吧。」

他在一次偶爾造訪薄扶林村時,被村中濃厚的人情味所吸引︰「我覺得有些東西很重要——現在的生活中,卻少了很多人情味。現在住高樓大廈,我連鄰居姓甚名誰都不知道。」薄扶林村民會幫助鄰里於下雨時收信、收衫,又會與街坊們分享飯菜,這些都是他所嚮往的。現得知村面臨重建的危機,遂決定在為村子畫火龍,加強村的力量。

「在這村中,有很多東西值得保留。但若論到最突出的、及能令他們有力量保留這村的,其中一樣就是火龍。」薄扶林村每逢中秋,都有舞火龍習俗。那天,無論是過去或現在的村民,都會聚集在村裡,在竹枝所紮的火龍上,插上火熱線香。壯丁們會輪流捧著火龍,逐家逐戶為村民祈福,求國泰民安、風調雨順、身體健康,最後「龍歸滄海」。現時香港只有大坑和薄扶林村尚存舞火龍習俗,懂紮龍的人不多,惟薄扶林村村民是專家。這條火龍是重要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盛載著村民們歷年秉承的習俗,是村內重要的文化象徵,亦可謂村中的守護神。

PAKAL負責畫火龍,而他的朋友則在龍的周圍繪畫了村中其餘特色,如牛奶公司遺址、草廬、牛屎湖、鐵皮屋、李靈仙姐塔等等。他又在旁邊提字「龍祐我村,福澤連年」,祝福村子長久平安。

薄扶林村文化環境保育小組成員高永康,解釋這壁畫的重要性:「首先,很表面地,它帶了很多色彩給村民吧。在他們創作的過程,看到有很多小朋友或村民走過,覺得平日走過的路沒那樣悶,在畫前走過亦很開心。第二,從畫中,可以看出薄扶林村背後的歷史、文物及文化價值。當一些新朋友來到時,未必能夠看到一條真的火龍,但有了這壁畫後,就可以看到中秋舞火龍時,那景像大致如何。」而高亦認為畫中的圖案能表現薄扶林村的特色:「人們一望,便會很清晰。即便沒有人帶導賞,這畫還是能帶出一些本村的文化。」

牆壁與村的關係

而PAKAL坦言,特意挑選於這石牆上繪畫,乃因這牆對村民有著特殊意義:「這本是山坡來的,有牛在上面行走。原本這個位置能夠看得很遠。但當決定建置富之時,政府便決定建這橋了,而建這橋時,完全漠視了村民的感受。現在他們面向的,不過是一面灰色的牆……而它又令這村常常水浸。」這面牆反映政府為了發展而忽略了人民生活需要。雖然名義上這牆屬於路政署,但明顯此牆的建設對村民生活存有一定影響,村與牆本來就密不可分。而這牆如今有了塗鴉,就吸引到更多人注意到這面牆的存在,反思政府施政與村子的關係。

如今,路政署欲將帶有祝福意味的塗鴉洗去,會否意味再一次抹殺了村民的需要?港督和行政局於1972年,就交通需要,訂立了薄扶林的發展限制,即限制整個薄扶林沿途的土地不可以再作新的發展,即使有新的發展也不可以增加人口密度。然而於2013年,梁振英政府宣佈由於地鐵將建設南港島線,便解除這發展限制。沿著薄扶林道,有四片土地可以用作發展的,當中最大片、有4.8公頃的,就位於薄扶林村。

若政府又再因發展或管理而忽略市民需要,要挪用村中土地;這有二百多年歷史的薄扶林村,可能要面臨清拆危機。的確,世界文物建築基金會(WMF)就將薄扶林村列入了2014年世界歷史遺跡監察名單。監察名單上的都是承受著社會、政治、經濟壓力的遺跡,而薄扶林村要面對的就是重建的威脅。藝術家此刻在牆上繪出火龍祝福壁畫,不過是為幫助或祝願薄扶林村能長久保存;如政府連這小小帶著善意祝福的壁畫都容不下,我們還能期望她在未來能容納薄扶林村嗎?

留住火龍壁畫  留住薄扶林村

薄扶林村被列入WMF的監察名單,就肯定了它有豐富的文化歷史價值。而高永康指出,村內除有牛奶公司遺跡、火龍、李靈仙姐塔等等有形文化遺產,最重要的,是城市中已不復見的,對鄰里關係的重視︰「最早期的香港人生活,重視街頭街尾的鄰里生活,如有榕樹頭大家可以坐下聊天,彼此互相關心;大家幫彼此收衫、收信等等……你看上去好像很簡單,但我們還是在進行著。我們是否連這些多元的生活模式都容不下呢?是不是我們全都要搬入那種摩天大樓呢?保存這個地方,其實不只是保存薄扶林村,而是保存我們本土,一些以往的痕跡及生活模式。」

而保存具祝福意味的火龍壁畫,其實亦象徵著保護村子吧。薄扶林村文化環境保育小組於昨日發起簽名活動,期望集眾人之力發出留住壁畫的呼聲,請政府收回擦走壁畫的命令。若你也想出一分力,可到薄扶林村村口火龍棚、大街小慧店舖、關國強士多、車房側印尼士多這些地點簽名。現時已有多於500人聯署,而路政署、民政署及區議會將與保育小組見面,相討壁畫的去留。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3,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電影與教學(三)

高中學生可以看些比較嚴肅的電影,其中一套我極力推薦的是:《烏龜也會飛》。導演Bahman Ghobadi是位伊朗籍庫爾德(Kurdistan...
Dec 11, 2017

光的旋律《Memento Mori: Sonata for Light》——陳一云

燈光是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同樣也是藝術作品中的必需品。如何運用燈光,無論是劇場演出或畫作展出,與作品的配合是每個創作者需要面對的問題。燈光的重...
Dec 11, 2017

當價值與立場,不再鮮明如昨—— 關尚智「藍是新的黑」

關尚智於馬凌畫廊展出的最新個展「藍是新的黑」,延續其一貫機智的幽默感和敏銳的批判性,風格更見成熟和多元,作品媒介以裝置和影像為主,展覽題目中...
Dec 08, 2017

「老辣橫行胡鬧有之」——王公懿個展「湖光山色」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這用來形容王公懿的作品《桃花灼灼》再恰當不過。走入展廳,很難不被《桃花灼灼》吸引,這一多聯宣紙畫作高達2米,長達8米...
Dec 04, 2017

建構跨文化交流網絡《香港_帶_路文化交流會議2017》——榮念曾、進念・二十面體

提起一帶一路,便讓人聯想起中國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然而除了與不同城市談經濟之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在文化及藝術的層面...
Dec 01, 2017

Spring workshop告別作「共存」Tiffany Chung及田中功起 編織香港近代史

Spring Workshop最後一個展覽「共存」,策展人李綺敏表示展覽很organic,有回顧香港歷史的含意,亦貫徹Spring向來策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