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一首感人的時代曲 — 不是空間《慈善星輝帝女花之你就愛來這一套》

藝頻:吳天悅 | 部分圖片提供:不是空間

粵劇《帝女花》我們聽得多,如果將之改成現代版你又有沒有興趣看?「不是空間」的《慈善星輝帝女花之你就愛來這一套》夾雜了香港人愛看的肥皂劇元素,同時保留傳統中國戲曲裡的兒女私情。在時代轉變下,今非昔比,長平公主跟周世顯都是當時的悲劇人物。活在今天這個紛擾的世代,我們又會飾演哪一個角色?

從《帝女花》看時代轉變

2007 年黎啟成看過陳敢權改編、鄧樹榮執導的現代版《帝女花》:「《帝女花》劇本在講每個人有不同的選擇,我覺得是很個人的,所以我選了這個題材。」但他並沒有跟足《帝女花》的劇本去做,或將之改成現代版,而是取劇本的元素和人物,重新塑造成這個時代的《帝女花》:「用一個家族的故事,用一個現代的框架,假設長平公主是現代人,而她是一個女強人,她的父親就是一個公司的主席,但他精神失常,因為他的公司沒有了他的股份,於是便殺光他的家人,只剩下長平一個去面對這一件事。」為符合觀眾的預期,戲劇都會出現一些為人熟悉的橋段:「我故意加了些電視劇的對白,中間也會加了很多民族大義,因為帝女花本身就是講民族大義,他們不可以投降滿清。」

從古到今,人都在面對時代和環境的轉變,每十年就彷彿要跳進一個新階段,黎說:「香港人的心智速度很多時都追不到身體速度。」二十出頭就計劃買樓置業、結婚,這個世代我們都迫住成長,很難不去妥協:「跟《帝女花》面對時代變更如何處理一樣,都是很難的,長平面對朝代變更,沒錯她面對時代變更很難生活下去,所以她選擇出家,希望用一個出家人的身份去面對這件事。每個香港人都一樣,很想去逃避一件事,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呢?可不可以用我的方式去處理這個年齡的成長?」

一首感動人的歌

為了讓演員更投入《帝女花》的年代和角色心理,本身讀戲劇教育出身的黎跟演員進行了一些工作坊,例如有一幕講長平公主和周世顯分別,他叫演員手拖手模仿這個情景,告訴他們這是最後一段相聚的時間,要珍惜這個時刻,當中有一些演員哭了,他謂:「慢慢就會找到帝女花美麗的地方,原來是不需要音樂。本身那個故事的背景,那個大時代面臨過來已經令人有很深感受。」

時空轉移,到了今日《慈善星輝帝女花之你就愛來這一套》想說的是人在轉變下的狀態:「入面有很多枝節,我就是想這樣,好像一棵樹,掉一顆種子下去生長,你不會知道它那些位置會生到果實,那些位置會凋謝,就是這個作用。」他希望觀眾能對這套劇有不同的解讀,去思考自己想從劇中得到的東西:「去想想面臨逆境或改變時,我們不幸追不上那轉變,可以怎樣做呢?我很希望它是一本工具書,後來想它是一首歌。可不可以由工具書變成一首歌,令人感動的歌。」

當下的快樂自在

那麼如何在小時代、大時代都快樂地活在當下?這些老生常談知易行難,黎覺得:「『開心』已經講了快樂的重點,就是他有沒有打開自己。」打開心房宏觀地看每一件事,很多事都會變得美好:「其實快樂都是其次,那種快樂背後有一種自在,更為重要。」要快樂,先要懂得愛和寬恕。他覺得香港之所以充滿負能量,某程度上都是因為缺乏愛的教育,愛裡盛載著包容和同理心:「以前有外國教授說過同理心和同情心的分別,同情心就是我拍拍你膊頭,同理心更簡單,是一個擁抱。而我們就是欠缺這個擁抱。」

一生人走到最後,回望各種選擇,很多時都會怨恨自己:「長輩常常怨,一來他沒有做好決定,二來他沒有原諒自己。可不可以體諒當時的自己,這個很重要,所以戲都會圍繞這東西。」環境是客觀的,無論身在任何處境,我們總可以選擇,至少是心態上的調整,對不?

角色性別顛倒

粵劇女扮男裝的角色屢見不鮮,今次導演都想打破一些性別規限,初步構思將角色的性別顛倒:「我覺得可以幾個角色同一個人做。周世顯有男仔做又有女仔做,每一種角色都有兩種性別,由幾個演員去做。」《帝女花》本身是一個男角較多的戲,因為始終是一個中國傳統戲,然而當女演員比較多時,黎便選擇平均分配戲份:「例如 1 至 3 場都是一個女演員去做,4 至 8 場就是一個男演員去做長平的角色,我覺得很好玩。」可能觀眾看的是時候會較難適應這種邏輯,但就好像看舞劇一樣,很多時都沒有一個固定角色。

他認為舞台是一個多變空間,對白本身也具音樂性:「其實都是一種演奏方式,像歌劇一樣的幾重奏。」因此不像傳統戲劇般,飾演角色甲就只負責那部分的台詞:「如果多幾個人可以嗎?如果我坐著,但全部對白都是他們說可以嗎?」他著重的是舞台整體美感和節奏,而非平鋪直敘的說故事。

延續小劇場空間

劇場也是一個容許改變和可能性的地方,黎覺得實驗劇場應該由一些小劇團開始:「我計劃了一個實驗劇場,我想做莎士比亞的戲,但是無聲,是默劇形式。在莎士比亞的劇中找幾場出來排,故意參考一些外國劇團的台位走法,再將對白抽走……例如叫莎士比亞的無言詩。」這一個年代是每個人都可以接觸戲劇的年代:「我的終極目標都是希望有多些小劇團的空間,我希望有一個劇場是每天都可以持續營運,好像外國某一些酒吧,他們的後座就是劇場……」雖然有很多人都覺得買票看舞台劇很貴,寧願看電影,然而黎說他們覺得貴是因為未洞悉那種可貴:「他買的不是娛樂,而是一個重新思考或接受自己的機會。」電影跟舞台劇最簡單的分別就是,起碼坐在舞台下,我們跟演員都在同時感受空氣中的脈搏與呼吸。
 

不是空間《慈善星輝帝女花之你就愛來這一套》

日期及時間:1-3/8/2014 20:00

                   3/8/2014 15:00

地點: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票價:$120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黎啟成 Lai Kai Shing

現任不是空間藝術總監。香港教育學院中文系畢業,後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修讀藝術教育碩士課程。受 Pina Bausch 影響,認為劇場是發問的地方,致力呈現極簡主義,2011 年起創辦「不是空間」,發表不同圍繞城市而生的作品,包括《今晚打老虎》、《仲夏夜之夢》、《不是伊索》。

鄧樹榮 Tang Shu-wing

國際級導演、知名戲劇教育家、資深演員、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前院長,被譽為「簡約劇場煉金術士」及「香港最具才華的劇場導演之一」。一九八六至九二年留學法國,於巴黎 Ecole de la Belle de Mai接受演員訓練,並在新索邦大學獲戲劇碩士學位,回港前曾於巴黎金手劇團任助理導演及演員。現為「鄧樹榮戲劇工作室」藝術總監,為香港首個一年制形體戲劇訓練課程作課程總設計及導師。

陳敢權 Anthony Chan

陳敢權(Anthony)是亞洲少數集編劇、導演、舞台設計、戲劇教育 和舞台管理專才於一身的戲劇藝術家。他創作的劇本數量豐富,目 前為止,連改編及翻譯的有九十多齣,導演作品六十八齣,舞台設計 十三個。他曾是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導演系及編劇系主任,在校 十九年間,致力培育編、導人才,卸任前完成戲劇藝術碩士課程的課 程設計。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