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Danc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不一樣的紅樓——香港舞蹈團《紅樓.夢三闋》專訪

圖:香港舞蹈團

《紅樓夢》是眾所周知的經典作品,歷年來紅學研究豐富,改編作品多不勝數,而香港舞蹈團即將要表演的項目中,竟也包括了以《紅樓夢》為主題的《紅樓.夢三闋》,更是實驗舞蹈劇場。到底黎海寧、楊雲濤、何應豐三位創作人將會如何舞出紅樓?

紅顏如何不薄命——黎海寧《夢未完》

《紅樓夢》中最為人所知、最惹人憐愛的,莫過於故事中的薄命紅顏,她們的悲慘命運,早於第五回薄命司冊子中透露。而認識《紅樓夢》的人都知道,曹雪芹未寫完《紅樓夢》便已去世,所以嚴格來說,曹雪芹的《紅樓夢》確實是未完的。那如果夢未完,大觀園的女子能否打破判詞預言的命運?黎海寧指自己見書中各人命途悲慘,當然想她們打破命運,然而若在當時的社會而言是不太可能的了,所以她以一個現代人的眼光,給她們一個不願逆來順受的現代靈魂,與命運來一場掙扎的舞蹈,看能否找到出路。

《夢未完》中以《紅樓夢》中十二位有提及名字的伶人來演十二釵,她們沒有固定角色,時有替換,角色的身份如此模糊,只因她們的命運相仿,甚至可看作一體。「我取了她們的共通點,如受壓迫、孤獨、離鄉別井,還有一些人的結局是毀滅、死亡,以此為主題。」除了十二金釵,男舞蹈員也飾演不同時期、面對不同女子的賈寶玉,寶玉既同情受壓迫的女子們,他自己卻也是受壓迫的一員。「剛才談到這些女子追求自由,我覺得其實寶玉也是其中一個追求自由的人。」然而是否來到了現代社會就沒有封建痕跡了呢?「封建的遺跡?或者未必用封建二字,但例如賈政要寶玉做學問,現在的家長也是如此呀,也是舊時影子。」要想追求自由,舊時不可能,現代之中也不是易事,然而看舞蹈員在劇院舞台上為十二金釵掙扎,到最後掙扎還是有盡頭,劇院還是有出路的,我們找得著現世尋找自由的出路嗎?

大地白茫茫一片真乾淨——楊雲濤《白》

《紅樓夢》,賈府一代顯赫,在極盡奢華的紅樓裡頭紛紛擾擾,結語還是一句「大地白茫茫一片真乾淨」,萬事轉眼成空。楊雲濤經過多年來的舞蹈生涯,到了今天這年紀,在雜亂的環境、工作的壓力、家庭和生活的各種瑣事之下,不由得對「大地白茫茫一片真乾淨」一句心生觸動,便以這次舞蹈提醒自己,無論世事如何紛紜,這片大地最終還是會回到白茫茫一片。

楊雲濤形容他的這場舞蹈,其實是在尋找和自己、和《紅樓夢》的對話,他談到自己已到40歲是個很重要的時期,因為人生已經起了頭,不能從頭再來,所以要有堅持下去的動力。「我覺得不要讓自己機器化做事,我不是要做甚麼新的事,但每一個人,尤其我是一個創作者,都是要有想像的,所以至少讓我的想像的世界有靈魂、空間,讓自己重新重視這個世界,不要只顧面對現實世界。」所以,在這二十分鐘的舞蹈裡頭,楊雲濤為自己營造一個空間,一個只屬於自己的世界,不用一直記掛自己是甚麼身份,而是一個跟自己完全坦白的溝通,可算是為自己而編的舞蹈,每一次排練都有不一樣的感受,都是一種修行。

如此個人的舞蹈,為甚麼要給觀眾看?「這是給觀眾的另一個選擇,我們常說,我們不能在觀眾的後面走,即是觀眾要甚麼我們就做甚麼,那不是藝團,是生意、娛樂公司的做法。」楊雲濤又談到show與performance的分別,前者是為了給觀眾看,後者卻是把自己呈現出來,他指出,香港舞蹈團有時要和觀眾走在一起,有時要走前一點,這才是推動舞蹈藝術。

大觀生命曹雪芹——何應豐《假語村的一塊石頭》

對於《紅樓夢》,若說黎海寧讀到的是對受壓迫人們的同情,楊雲濤讀到的是同在紛陳世事中尋找純粹的自我空間,那何應豐便是讀到了曹雪芹大觀生命的眼光。

何應豐談到現今社會都把人的概念、價值拿走,公司、機構甚至舞團中,每個人都只是結構體系中的一員,只有角色,沒有自己,沒有生命,在網上社交平台中,隻字片語,幾張照片,就是一個生命,所以,《假語村的一塊石頭》是一個有關三十年後的預言,那時,每人都不見樣子,不把自己呈現出來然而紅樓裡頭的大觀園卻叫每個人都在當中找到了只屬於自己的生命,何應豐形容曹雪芹擁有大觀生命的眼光,正是當今社會所需要的眼光。「我覺得我不是要演《紅樓夢》,而是要用《紅樓夢》的眼光看世界,去尋找這種書寫的筆觸。」他以此概念,做了這場舞蹈實驗,他讓舞蹈員脫離舞團的結構,不再為表現技巧而起舞,而是考究自己為甚麼要動起來,重拾對生命的慈悲之心。他讓每位舞蹈員敘述自己身體的故事,大家不再跳一模一樣的舞蹈,只有導演,沒有編舞,全由舞蹈員按當下對自己、對同伴的生命所思所感誠實表現自己,舞出同一主題,甚至連燈光、音樂都是現場即時決定的。「其實在我的世界裡沒有分舞蹈戲劇歌劇,我所有的創作都是在舞台寫詩,完全劇場一直都是我創作理念的核心。」而這詩,何應豐不打算獨力去寫,反而是要和一眾舞蹈員、後台人員合力去寫,而且每次排練都有不一樣的化學作用,這樣的實驗,可謂顛覆了一直以來我們對舞台創作藝術的概念,這場演出,是一場未知的冒險。


三場實驗舞蹈,三個不同與《紅樓夢》的對話角度,這場超出我們所能預想的表演將於星期五上演,來與三位創作人和一眾舞者們一同冒險,找一個看世界的全新視野。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何應豐 (Ho Ying Fung)

表演藝術、教育及文化工作者,美國侯斯頓大學戲劇系文學士及藝術碩士, 從事藝術工作三十多年。 1993 年與鄧樹榮聯合創辦 「剛劇場」,開香港獨立專業藝團先河。1996 年創立「瘋祭舞臺」,建立獨特的藝術風格。2011 年改名為「何必。館」,進一步藉藝術作文化橋樑,進行多邊多角度文化工作。何氏亦在過去10 年,以「表演藝術用於社群」為課題進行學術研究,並獲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頒發哲學博士學位。現仍堅持以獨立創作人身份,從事演藝探索、培訓、文化教育及藝術用於社會等工作。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12, 2017

漫遊純真的世界 探索愛與責任——城市當代舞蹈團合家歡舞劇《小王子》

「我就在其中的一顆星星上生活。我會站在其中的一顆星星上微笑。當你在夜晚仰望天空,就彷彿看到每一顆星星都在笑,而你,唯獨是你,才能擁有會笑的星...
Jun 12, 2017

Being There 2017──聲音掏腰包、ART CAMP TANGO

由聲音掏腰包及ART CAMP TANGO所主辦的Being There 2017主要分成兩部份,其一是於夏天到日本京都府京丹市舉辦藝術家駐...
Jun 05, 2017

跳入劇場的《大娛大慾》──陳頴業

八、九十年香港經濟發展蓬勃,上流人士天天大魚大肉,低收入人士則幻想著要成為有錢人,渴望著有甚麼時機輪到他們去大魚大肉。然而,經歷過經濟衰退後...
May 19, 2017

兒童遊戲入舞 解放肢體語彙 ——法國五月《西門說》舞蹈劇場

法國五月藝術節的表演節目包羅萬有,除有法國藝術家的精彩演出,也有不少是由法國與本地藝術家共同創作的成品——比如由不加鎖舞踊館聯同Emmanu...
Mar 07, 2017

觸摸實相?還是拆解?──《後感性‧實相》舞作中的戲劇訓練

「實相」到底是甚麼?這佛家用語,我不能說我完全懂得。「實」相對的是「虛」,從實相我反而想到現實種種虛妄。心經說「五蘊」,說色、受、想、行、識...
Feb 10, 2017

俗文化的對壘:評《佛‧像》

流行文化,泛指當下盛行的生活文化,特別是廣為大眾接受的文化產品或活動。千禧年以降,南韓成功通過電視劇、流行曲打造「韓星」、製造全球性K-P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