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Danc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不一樣的紅樓——香港舞蹈團《紅樓.夢三闋》專訪

圖:香港舞蹈團

《紅樓夢》是眾所周知的經典作品,歷年來紅學研究豐富,改編作品多不勝數,而香港舞蹈團即將要表演的項目中,竟也包括了以《紅樓夢》為主題的《紅樓.夢三闋》,更是實驗舞蹈劇場。到底黎海寧、楊雲濤、何應豐三位創作人將會如何舞出紅樓?

紅顏如何不薄命——黎海寧《夢未完》

《紅樓夢》中最為人所知、最惹人憐愛的,莫過於故事中的薄命紅顏,她們的悲慘命運,早於第五回薄命司冊子中透露。而認識《紅樓夢》的人都知道,曹雪芹未寫完《紅樓夢》便已去世,所以嚴格來說,曹雪芹的《紅樓夢》確實是未完的。那如果夢未完,大觀園的女子能否打破判詞預言的命運?黎海寧指自己見書中各人命途悲慘,當然想她們打破命運,然而若在當時的社會而言是不太可能的了,所以她以一個現代人的眼光,給她們一個不願逆來順受的現代靈魂,與命運來一場掙扎的舞蹈,看能否找到出路。

《夢未完》中以《紅樓夢》中十二位有提及名字的伶人來演十二釵,她們沒有固定角色,時有替換,角色的身份如此模糊,只因她們的命運相仿,甚至可看作一體。「我取了她們的共通點,如受壓迫、孤獨、離鄉別井,還有一些人的結局是毀滅、死亡,以此為主題。」除了十二金釵,男舞蹈員也飾演不同時期、面對不同女子的賈寶玉,寶玉既同情受壓迫的女子們,他自己卻也是受壓迫的一員。「剛才談到這些女子追求自由,我覺得其實寶玉也是其中一個追求自由的人。」然而是否來到了現代社會就沒有封建痕跡了呢?「封建的遺跡?或者未必用封建二字,但例如賈政要寶玉做學問,現在的家長也是如此呀,也是舊時影子。」要想追求自由,舊時不可能,現代之中也不是易事,然而看舞蹈員在劇院舞台上為十二金釵掙扎,到最後掙扎還是有盡頭,劇院還是有出路的,我們找得著現世尋找自由的出路嗎?

大地白茫茫一片真乾淨——楊雲濤《白》

《紅樓夢》,賈府一代顯赫,在極盡奢華的紅樓裡頭紛紛擾擾,結語還是一句「大地白茫茫一片真乾淨」,萬事轉眼成空。楊雲濤經過多年來的舞蹈生涯,到了今天這年紀,在雜亂的環境、工作的壓力、家庭和生活的各種瑣事之下,不由得對「大地白茫茫一片真乾淨」一句心生觸動,便以這次舞蹈提醒自己,無論世事如何紛紜,這片大地最終還是會回到白茫茫一片。

楊雲濤形容他的這場舞蹈,其實是在尋找和自己、和《紅樓夢》的對話,他談到自己已到40歲是個很重要的時期,因為人生已經起了頭,不能從頭再來,所以要有堅持下去的動力。「我覺得不要讓自己機器化做事,我不是要做甚麼新的事,但每一個人,尤其我是一個創作者,都是要有想像的,所以至少讓我的想像的世界有靈魂、空間,讓自己重新重視這個世界,不要只顧面對現實世界。」所以,在這二十分鐘的舞蹈裡頭,楊雲濤為自己營造一個空間,一個只屬於自己的世界,不用一直記掛自己是甚麼身份,而是一個跟自己完全坦白的溝通,可算是為自己而編的舞蹈,每一次排練都有不一樣的感受,都是一種修行。

如此個人的舞蹈,為甚麼要給觀眾看?「這是給觀眾的另一個選擇,我們常說,我們不能在觀眾的後面走,即是觀眾要甚麼我們就做甚麼,那不是藝團,是生意、娛樂公司的做法。」楊雲濤又談到show與performance的分別,前者是為了給觀眾看,後者卻是把自己呈現出來,他指出,香港舞蹈團有時要和觀眾走在一起,有時要走前一點,這才是推動舞蹈藝術。

大觀生命曹雪芹——何應豐《假語村的一塊石頭》

對於《紅樓夢》,若說黎海寧讀到的是對受壓迫人們的同情,楊雲濤讀到的是同在紛陳世事中尋找純粹的自我空間,那何應豐便是讀到了曹雪芹大觀生命的眼光。

何應豐談到現今社會都把人的概念、價值拿走,公司、機構甚至舞團中,每個人都只是結構體系中的一員,只有角色,沒有自己,沒有生命,在網上社交平台中,隻字片語,幾張照片,就是一個生命,所以,《假語村的一塊石頭》是一個有關三十年後的預言,那時,每人都不見樣子,不把自己呈現出來然而紅樓裡頭的大觀園卻叫每個人都在當中找到了只屬於自己的生命,何應豐形容曹雪芹擁有大觀生命的眼光,正是當今社會所需要的眼光。「我覺得我不是要演《紅樓夢》,而是要用《紅樓夢》的眼光看世界,去尋找這種書寫的筆觸。」他以此概念,做了這場舞蹈實驗,他讓舞蹈員脫離舞團的結構,不再為表現技巧而起舞,而是考究自己為甚麼要動起來,重拾對生命的慈悲之心。他讓每位舞蹈員敘述自己身體的故事,大家不再跳一模一樣的舞蹈,只有導演,沒有編舞,全由舞蹈員按當下對自己、對同伴的生命所思所感誠實表現自己,舞出同一主題,甚至連燈光、音樂都是現場即時決定的。「其實在我的世界裡沒有分舞蹈戲劇歌劇,我所有的創作都是在舞台寫詩,完全劇場一直都是我創作理念的核心。」而這詩,何應豐不打算獨力去寫,反而是要和一眾舞蹈員、後台人員合力去寫,而且每次排練都有不一樣的化學作用,這樣的實驗,可謂顛覆了一直以來我們對舞台創作藝術的概念,這場演出,是一場未知的冒險。


三場實驗舞蹈,三個不同與《紅樓夢》的對話角度,這場超出我們所能預想的表演將於星期五上演,來與三位創作人和一眾舞者們一同冒險,找一個看世界的全新視野。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何應豐 (Ho Ying Fung)

表演藝術、教育及文化工作者,美國侯斯頓大學戲劇系文學士及藝術碩士, 從事藝術工作三十多年。 1993 年與鄧樹榮聯合創辦 「剛劇場」,開香港獨立專業藝團先河。1996 年創立「瘋祭舞臺」,建立獨特的藝術風格。2011 年改名為「何必。館」,進一步藉藝術作文化橋樑,進行多邊多角度文化工作。

......
藝術類型: 文字創作

曹雪芹(1715年6月4日-1763年)名霑,字梦阮,号雪芹、芹圃、芹溪,内务府正白旗旗鼓佐领下人。2012年3月2日复旦大学发布的对中国大陆境内与曹雪芹有关的曹姓人群进行了DNA检测表明,现有的曹姓DNA数据支持曹雪芹祖籍“乳山说”,而不支持“丰润说”、“辽阳说”等众多学说。相关报道见《科技日报》报道:《DNA检验结果显示曹雪芹祖籍在乳山》,有人認為他是三國時代軍事家曹操的後代。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https://scontent.fhkg10-1.fna.fbcdn.net/v/t31.0-8/28235030_1637826066272038_4215011084756575876_o.jpg?_nc_cat=0&oh=8bca72f14c5f85ef05cc0b8e9abec47b&oe=5B554BE2
Apr 20, 2018

回塑投射的體驗《愛與痛的練習曲》Betroffenheit 或許是遺憾 • 也是美麗

加拿大基德皮沃舞團(KIDD PIVOT)與電動劇團(ELECTRIC COMPANY THEATRE)2015年的舞作《愛與痛的練習曲》B...
Apr 06, 2018

從澳門城市藝穗節觀看表演藝術如何旁述、介入、聯繫社會

放眼全球,藝穗節於近年漸成為城市裡常見的藝術節目。若節目規劃成熟,像台北藝穗節和愛丁堡藝穗節,它可為城市帶來龐大的旅遊經濟收益。很多表演藝術...
Apr 03, 2018

給香港訣別的歌《香‧夭》 —— 訪伍宇烈、伍卓賢

舞者進場,躍動展開,當音樂再不是預先錄製的聲軌,而是由人聲即場演繹,兩者會有怎樣的火花? 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今年舞季首個劇目《香....
Dec 29, 2017

港日韓台比舞較藝 跳出亞洲當代舞拼圖

舞蹈作品不能久存,既不能成書、又不能以影像紀錄所有畫面及感受,只能在舞台上躍動的那一瞬間才成永恆。但在港能讓舞者發展及受眾觀賞當代舞的場地有...
Nov 10, 2017

非洲現代舞之母 謝曼恩.阿科尼(Germaine Acogny)——首度訪港上演舞作《當初》、《本相》

現年七十三歲的非洲現代舞之母謝曼恩.阿科尼(Germaine Acogny)將首度來港,在「世界文化藝術節—躍動非洲」中親身上陣演出兩場,令...
©Youri Lenquette
Oct 13, 2017

世界文化藝術節2017「躍動非洲」——從閃亮耀眼的藝術,展現非洲的現代多元性

兩年一度的世界文化藝術節(下稱藝術節),不經不覺邁入第七屆,今年的主題為「躍動非洲」,於10月20至11月19日期間,向觀眾呈獻十三個別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