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世界的蜷川——蜷川幸雄劇團《蜷川馬克白》

文:何阿嵐 | 圖: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 本文轉載自2017年5月號(vol 70)《△志》

日本已故劇場導演蜷川幸雄,曾在他的自傳《千刃千眼》中記載了一個故事,不知道孰真孰假,因為太古怪,也太不可思義,但他借此說明了自己面對劇場、觀眾以及創作的觀念。時為1972年,蜷川在當時日本小劇場雖只執導了五部作品,已引起不少爭議,他更曾在咖啡廳遭到一名左翼青年拿著刀想向他行刺,他問蜷川:「你能高談希望嗎?」當時蜷川沒有答,青年再問,蜷川也沒有答,青年收起了刀就離開。蜷川事後說:「如果劇院裡有一千名青年,他們手裡就等於握著一千把刀,我要創造一個足以對抗一千把刀的舞台。這就是我的使命。」

蜷川幸雄可說是現代日本劇場中、最受世界矚目的劇場導演,著力以前衛形式及元素為劇場帶來革新,日本劇場界稱他為「世界のニナガワ」(世界的蜷川),而他的舞台作品題材多元,涉獵極廣,幾乎是整個莎士比亞的劇目也導演過。他對希臘悲劇也極感興趣,找來男演員扮演復仇女神美狄亞,雌雄莫辨,更混合了日本能劇、歌舞伎與希臘歌隊,營造詭異的氣氛;更試圖將現代生活的景況融入古典悲劇,從而令觀眾產生共鳴。不論日本劇作與文學,寺山修司以至村上春樹,在他手中也幻化出獨特的舞台體驗,而無論哪一種劇目,蜷川幸雄也總會為觀眾帶來不一樣的驚喜。

他的手法一如在舞台上表演的魔術師,精緻華麗是他劇場上一個代名詞,不停在舞台上創造出令觀眾驚喜不斷的場景,牽引觀眾進入一個前所未有的想像。他離世前曾在港上演的《鴉よ、おれたちは弾丸をこめる》(港譯:《烏鴉,我們上彈吧!》),一班老人受槍擊一刻,他們突然在舞台上消失,變成一班年輕演員竭盡全力地吶喊,轉變一刻,只是發生在短短的幾秒,如果沒有精準的舞台場面調度、聲音與燈光運用變化的緊密扣合,這種視覺衝擊、讓觀眾屏息一瞬間的緊張氛圍,也難以順利達成。

蜷川喜愛運用明星偶像演員,與一般人的想法不同:他認為能得到普遍觀眾喜愛的明星,自然有他厲害的地方。二宮和也、滿島光、前田敦子等偶像也曾參演他的製作;他也是反覆磨練演員的導演,這一點眾所周知——藤原龍也是由他一手栽培的演員,就連對公認的好戲之人、渡邊謙和宮澤理惠也可以毫不留情,令他們大叫痛苦,然而他們卻還是一次又一次參與蜷川的製作。所以,他的劇場至少有兩面:一面是商業全明星作品、專業的製作團隊、大手筆製作以及從不失利的票房;另一面是帶著充滿怒火的革命青年形象,而兩者的身份其實分不開,就算是商業製作,他的舞台永遠有商業劇場所無法衝擊主流價值的部份,比如他早年製作的《馬克白》會在舞台上播放警察驅散示威者時投擲的催淚瓦斯發出的爆炸聲,那在在說明了他就是到了老年仍然無法平息,那份對社會的憤怒,一種由60年代學運而來對社會的不滿。

除了哈姆雷特,《馬克白》一直是蜷川最常改編的莎劇。他在離世前,也執導了現時所看到的版本,有評論者認為蜷川執導下的莎士比亞戲劇植根了日本文化氣息,卻不失原著的神態——「在整個職業生涯裡,他的目標從不是重新闡釋或改編莎士比亞戲劇,而是通過視覺化與日本化的手法,令它融入現代世界,令觀眾(主要是日本人)更容易理解。」今趟《蜷川馬克白》將莎士比亞筆下背景設定為十六世紀末的日本安土桃山時期,原著的蘇格蘭戰士搖身一變成為日本武士,勃南樹林轉化為櫻花樹林。蜷川過去的《馬克白》版本中,就使用了大量鏡子作為道具,捕捉舞台上現實與虛擬的畫面,隨著毀滅與死亡情節的展開,令人聯想起日常生活中的二重性。今次的版本更有多次演繹馬克白的著名劇場演員市村正親,與《阿信的故事》女主角田中裕子分別飾演野心勃勃的馬克白及馬克白夫人。但,沒有了蜷川幸雄的《蜷川馬克白》,不知能否如過往一樣,令觀眾看到充滿勁道、非一般的劇場經典呢?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an 16, 2018

經典之重構《聊齋 Why We Chat?》 林奕華、黃詠詩 創作是寄托自己

“Midnight, not a sound from the pavement / Has the moon lost her memor...
Jan 09, 2018

貓出沒注意!史上最受歡迎音樂劇之一《CATS》再度來港演出

“Midnight, not a sound from the pavement / Has the moon lost her memor...
Jan 08, 2018

異世代的創作者舞曲——訪《迂迴曲》編劇許晉邦、導演余翰廷

作為職業演員,許晉邦笑說這身份看似風光,但實際而言卻十分被動,往往也是有劇團邀請才能全情投入到演戲中。於是他決定作主動——從戲劇中不能缺少的...
Jan 08, 2018

重塑徐訏撲朔迷離的仙氣愛情——室內歌劇《鬼戀》

繼2013年《蕭紅》和2015年《大同》之後,作曲家陳慶恩的第三套室內歌劇《鬼戀》將於月內首演。之前兩套作品刻畫的,是近代為人認識的歷史人物...
Jan 03, 2018

花非花霧非霧

《親密Claustrophobia》是一場既疏離又親密的感官旅程,踏進劇院帶起耳機一刻,觀者已把感官交給作品。帶著耳機的我就像走進不同人物的...
Dec 27, 2017

《等待》中的女人

一生裡數不清的等待 以「等待」為題,著名演員Thembi Mtshali-Jones以獨腳戲娓娓道來她一生的故事。一個南非黑人女人可以經歷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