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中國國家話劇院《北京法源寺》 導演田沁鑫的晚清敍述

本文轉載自七月號(vol 61)《△志》

歷史是由一連串事件組成,你可幻想過進入劇場體驗時光倒流,重返現場,感受一眾演員舉手投足活現每一個舉足輕重的歷史時刻嗎?田沁鑫導演曾經多次接受委約並著手改編名著經典,例如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朱麗葉》和李碧華的《青蛇》,今年七月她將會把改編自李敖先生作品——《北京法源寺》帶到香港,跟觀眾分享她從歷史所得的啟發。

以唐代寺廟為載體  重塑歷史人物

原著小說《北京法源寺》以戊戌變法(又稱百日維新)為骨幹,藉由民間、寺廟和宮廷裡不同角色的對話將各種觀點道出,反覆辯正了多個主題,例如生死、因果、僧俗、仕隱、家國、忠奸、夷夏、群己、情理等等。田導演坦言編劇時遇到困難,因為小說以片段形式敍述,寺廟裡小和尚和方丈的對話、民間知識份子的討論和宮廷內的議論分成片段描寫不同層面對百日維新的見解。編寫過程首先要將各人的觀點區分,然後融合一起寫成一個完整、流暢的故事線,將一本長篇小說濃縮至約三小時長的話劇絕不容易。即使田導演從一開初就決定了借用自己最感興趣的佛教作為全劇背景,借用佛家樸素和充滿智慧的語言,貫穿整齣戲,但亦為此改了十二次稿才滿意。

慈悲眾生

劇中,田導演虛構了小和尚異秉這個角色,藉由他與普淨方丈一老一少議論百日維新,解說佛教對這場政治變法的闡釋,包含了「假作真時真亦假,真作假時假亦真」的意思和複雜性,同時反映佛家觀照萬物的智慧。在另一層面,譚嗣同是戊戌變法的靈魂人物之一,他也是一名虔誠的佛教徒,用出世的心做入世的事,其中一幕與梁啟超在法源寺結拜,觀眾不難發現佛家思想始終環繞其中。

困局中求變

為了更全面瞭解這場改良,田導演參考了很多資料,包括茅海建教授的《戊戌變法史事考》。談及戊戌變法的各種觀點,導演帶出當時每位歷史人物的考量不同,並以這場事件之中的一個要點做例子︰「1890年代末,美國、英國、日本等實行資本主義的國家都由自由貿易戰爭變成爭相瓜分殖民地,中國大部分沿海島嶼和城市被列強瓜分。慈禧太后當時面對這個嚴峻時刻,對於康有為提出邀請退休日本首相伊藤博文來做大清戊戌變法顧問,以及李提摩太提到合邦的問題,認為等同拱手將大清讓給了日本人及洋人,是不能接受的。」

怎樣才能扭轉當時的局面?導演認為整個進程如果可以稍為慢一點,慈禧太后和光緒之間的溝通可以更加理想,可能會導致不一樣的結局。慈禧在劇中尾段反思:「如果我是一個卓越的政治家,皇帝依然在紫禁城主政,六君子也不會人頭落地,變法依舊進行。」普遍人認為戊戌變法失敗,歸咎於清朝上千年古國,歷代君臣皆昏庸無能,然而田導演覺得這場戊戌變法最終的敗局雖然令人感嘆「天公無語對枯棋」,但並非一敗塗地,它讓國民省悟國家要進步。她指出當時情況錯綜複雜,即使再聰明的人,也難以一時三刻綜合所有觀點改良方案。劇中提倡改良的義士只希望國家求變,要改良進步也是無庸置疑的,在不可被遏制的大形勢下,劇中人作何選擇,為何選擇,是值得大家共同思考的問題。

歷史與人性

認清歷史需要從多角度思考,客觀地考量各個層面所渴求的目標。每個人有自己的政治判斷力及考慮因素,不論孰對孰錯,康有為、譚嗣同、光緒、慈禧等歷史人物都在《北京法源寺》裡得到申訴的機會,發表觀點。晚清這段歷史,波詭雲譎,影響了中國,這部戲看大事件中的志士仁人,看社會精英,看一個國家級的困局中,更多的側面。是傳奇,是故事,是真實,是志士;是啟示,是傳承,是精神,亦是佛儒。田導演笑說︰「《北京法源寺》包含了很多台詞,對香港觀眾來說也許會是個聽力考驗,幸好現場將設有中英文字幕輔助。」田導演形容這齣戲很包容,運用多重空間,多重論點來看戊戌變法,並在戲劇結構上,踐行「中國戲劇」之品格,之審美,之義理,之精魂,希望香港觀眾會喜歡這劇目。

演員當中,大家可能會察覺到一張為人熟悉的臉孔。他是曾在膾炙人口的電視劇《還珠格格》飾演福爾康的演員——周杰。這次他將與奚美娟及黃小立等國家級演員攜手演出,相信會繼北京首演及重演22場全滿後,再創票房佳績。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田沁鑫,中國國家話劇院導演,作品以當代藝術觀念和東方美學相融合,複雜的時空結構,強烈的視覺衝擊,在中國的戲劇舞臺上獨樹一幟。代表作品包括《生死場》、《狂飆》、《趙氏孤兒》、《紅玫瑰與白玫瑰》、《明朝那些事兒》、《四世同堂》、《羅密歐與茱麗葉》、《青蛇》等。

李碧華 Lilian Lee Pik-Wah

畢業於香港著名女子學校香港真光中學。曾任記者、電視編劇、電影編劇及舞劇策劃。在香港暢銷報刊撰寫專欄及小說,結集出版逾百本,並有多國譯本。小說《胭脂扣》、《霸王別姬》、《青蛇》、《秦俑》、《潘金蓮之前世今生》、《川島芳子》、《誘僧》、《餃子》等被改編拍成電影,廣受好評,雖獲獎無數,卻如已潑出去的水,只希望最好的作品仍未寫就。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