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曲

Drama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以人性角度,述說《武皇陛下》的一生

【文: 李欣祈/圖: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52)《△志》

她遺詔去帝號,只稱「則天大聖皇后」,一塊無字碑立於乾陵,但沒有人會當這段歷史是空白的。不久前熱播的劇集《武則天》,無疑成為不同年齡階段茶餘飯後的話題。歷史上唯一一個登上皇帝至高無上寶座的女人,「一將功成萬骨枯」,她曾經踏過多少人的屍骸,我們無從得知。戲劇上的形象雖未完全等於真實的她,不過總算有一個實體讓我們幻想,她,傳奇的一生。新編粵劇《武皇陛下》,以人性的角度去演繹,另一個武則天。

「以人性的角度」,固然言之這次不以武則天權力鬥爭的狠辣手段為主調,反而以武則天的內心出發。過往讀史,歷史教我武則天賣官鬻爵、翻轉朝綱、淫亂宮幃、大興佛法,使得生產力下降,我從來沒有想像過,一個內心如斯脆弱的「武媚娘」。這齣戲並不是要去判斷武則天在史上的功過,而是串連她一生發生的重大事件去反映出武則天對情感方面的表現。

我作為一門外漢廢青觀眾而言,不敢評論一齣以專業人士製作的粵劇,僅以一觀眾身份分享觀後感。單以一故事來看《武皇陛下》,故事結構略嫌有少許鬆散,場與場之間有點獨立成一段。不過此亦情有可原,畢竟整齣戲由武則天入宮講到駕崩,只能抽取她一生的重大事件加以演繹,短短三小時確有難度(其實完場後發現整齣戲差不多四小時)。為了突出武則天情感方面的表現,為上位的權力鬥爭戲着墨不多,只佔十一場戲中的兩三場。最牽涉到武后權力鬥爭的一幕,也僅僅是講到上官儀請詔廢除武后,武后靠一招撒嬌搞妥高宗,最後得已臨朝,雖則未必寫實,不過作為觀眾還是不禁莞爾。不過此劇於一般以歷史人物為題的戲劇,還是比較寫實,例如亦有提到關隴集團,這個在唐代影響力一時無兩的仕族集團,皇帝亦要顧忌三分。讀過歷史的觀眾看到這裡,大概會有種熟悉感。大部份劇描述一個歷史人物都會有點為其「洗底」之嫌,把他描寫成有苦衷才如此做的。編劇早寫明無意為武氏立下定論,因此武氏不論功過都有提及。不過畢竟只抽出武氏一生重大的事件來串成故事,即使講及武氏殺女嫁禍皇后該幕,也因並不算是重頭戲而讓人有所忽略,反而武氏重用賢臣、談笑用兵等形象更令人印象深刻,因此劇終時作為觀眾會感到武氏文治武功,是個明君。

劇情並不算有驚喜,不過音樂性方面倒是非常出眾。當說到武則天用兵契丹,特意有段時間讓鼓樂獨奏,是段非常精彩的表演,鼓樂節奏上有不同的變化,會有種澎湃的感覺,並不會沉悶,此時很多觀眾都探頭望向樂師席一窺鼓手的演出。當武則天晚年垂暮之時,回想一生過去,贏得天下、失卻最愛之時,飾演武則天的尹飛燕小姐和音樂把這一幕演繹得讓人傷心得斷腸,彷彿感覺到武則天的無限落寞和孤寂。當主角演唱時,音樂只剩下二胡伴奏(好吧,我承認我分不到到底是二胡還是中胡)。二胡用弓的停頓位安排得很好,當弓盡、曲停之時,明明不再有音樂,卻發現仍使你心頭上那根弦繃緊,頓時有種戚戚然的感覺。而且,尹飛燕小姐此時以低沉的聲線來唱這段(呃……我不知道專業的名詞),有種老年人的感覺,她聲線也蘊含了一種滄桑的味道,聽坐在附近的婆婆說,她唱到流出眼淚來。過往沒多看過尹飛燕小姐的演出,因此看到今次的演出無疑讓我感到驚艷。

《武皇陛下》當中有許多現代的元素。開場時以倒敍法開始,以武則天晚年的孤清和那塊無字碑為始,以此為終。最後一場,武則天回想過去的時候,已死去的人物好像拍攝電影的手法,像人死前的走馬燈一樣逐個逐個走出來,現於主角的眼前。這好像是新編粵劇頗愛用的演出手法,早前看改編自《哈姆雷特》的新編粵劇《王子復仇記》也有這樣的演繹。另外,當武則天登基之時,一群舞者起舞而出,襯托起背後那座堂皇的明堂,霎時有點震撼。還有一個不停轉的亭子,劇情講到武則天擁男寵行樂後苑,當他倆踏上那亭子不久,它就開始自轉。雖然間中有點愛情的氣氛滲出,但是我看着那自轉得快到有點近乎瘋了的亭子,我還是忍俊不禁。還有一件讓我又想笑又擔心的事,可能宮廷劇的關係,無論老幼,不同演員都跪來跪去,不斷聽到膝蓋不斷硌在地板上的聲音,我看到不禁暗暗為他們抹一把汗。

每次看粵劇的時候,每每都慶幸我仍是個中六學生,因為學生大多都有半價門票!新編粵劇多數會為我帶來一點憂慮,畢竟未知其曲目和故事,不過同時有機會帶來更大的驚喜。然而以今次的演出陣容,這絕對是齣超出票價的粵劇。順帶一提,在我觀看的場次,驚覺林家聲先生也有來觀看,在其近半場時離開我才發現他,心裡暗暗大叫,畢竟第一次看到如此大師級的人馬在我咫尺距離,平時最多也是在亞視看過他以往的戲寶!不過在我寫此文章之時,驚聞他辭世,實感惋惜,在此向他致敬。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演員-粵劇
林家聲(1933-2015) (Lam Kar-sing)

粵劇及電影演員林家聲,原名林曼純,自小便隨父親出入戲院,對粵劇產生濃厚興趣。於 1941 年日治時期逃至廣州。於 1943 年,向鄧肖蘭芳拜師學粵劇排場戲,以古老排場戲「中州音」古腔演唱;同時又學國術、習鑼鼓、二胡及小提琴。他早於 11 歲時,已在《金蓮戲叔》裡演出其第一個角色「武松」。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an 03, 2018

花非花霧非霧

《親密Claustrophobia》是一場既疏離又親密的感官旅程,踏進劇院帶起耳機一刻,觀者已把感官交給作品。帶著耳機的我就像走進不同人物的...
Dec 27, 2017

《等待》中的女人

一生裡數不清的等待 以「等待」為題,著名演員Thembi Mtshali-Jones以獨腳戲娓娓道來她一生的故事。一個南非黑人女人可以經歷多...
Dec 15, 2017

《禁式極樂園》迷失在現實與擬真中間的科技匱乏

當人把虛擬世界的事件視為真正的罪惡,那科技就接近了信仰。一如《美國眾神》(American Gods)所描述的新神,科技成為一種神話性崇拜,...
Dec 14, 2017

《不是女僕》 紀錄劇場搖擺於紀實與概念之間

《不是女僕》是一個誠意可嘉的作品,從四語字幕(中英加上印尼語和菲律賓語)便可見一斑。摒棄單向的線性敘事,角色扮演與疏離效果結合,呈現訪談所得...
Nov 30, 2017

驚慄的《國慶音樂會》

我看這場演出前,未有聽過《愁空山》,完全沒有原先由中樂團演奏的印象、聲音和意義。吸引我入場的並不是這首相當出名的笛子協奏曲,更不是耳熟能詳的...
Oct 19, 2017

八和會館不满藝術總監人選 西九管理局回應

(香港──2017年10月18日)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管理局)關注到香港八和會館有關管理局新近委任藝術總監的新聞公佈,並作出以下回應: 戲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