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以當代馬戲創造美好新世界——訪瑞典「心之馬戲團」藝術總監狄露特.碧約科斯

文:Lam Chan . | .相片:Mats Bäcker . | . 本文轉載自2019年9月號(vol 96)《△志》

今屆的世界文化藝術節主題為「北歐五國」,來自瑞典最具規模的當代馬戲團「心之馬戲團」(Cirkus Cirkör)將於十月底在沙田大會堂舉行一連兩場的表演《界限》。作為一部當代馬戲作品,《界限》表面上極具視聽之娛,其主題卻是從大愛角度探索難民危機。究竟當代馬戲的獨特之處在於甚麼?又如何以雜技藝人的身體,展開嚴肅的政治、人道議題?在此我們邀得其藝術總監及創辦人之一,狄露特.碧約科斯(Tilde Björfors)接受訪問。

▲:▲志

▲:馬戲團多為合家歡、老少咸宜的節目,你們沒有動物表演,主題又是富深度的社會議題,那你們的觀眾群還是一家大小嗎?如不,誰又是你們主要的訴說對象呢?
碧約科斯:我們希望透過當代馬戲來改變世界,故此我們訴說的對象自然是世界上每一個人。我們為家庭、學校,甚至為護老院創作特別節目,更會為不同年齡階段的學員提供馬戲訓練。至於巡迴世界各地進行大型演出,其主題多具有較深層的意義,激發觀眾反思,一般十歲或以上的皆能領略其中。 
 
▲:放眼歐洲,尤其是北歐諸國當中,瑞典特別成功地將馬戲發展成正統藝術項目,可否藉此為香港介紹這個嶄新的概念?
碧約科斯:我們作為當代馬戲團,將馬戲帶到劇院舞台,並受各式各樣的藝術形式所影響,包括戲劇、舞蹈、視覺藝術、音樂和街頭藝術等。本質上,當代馬戲表演較為戲劇性,且常有敘事的故事線索,其舞台不一定要在帳篷內,可以在課室、劇院,甚至搖滾場地;沒有動物表演的當代馬戲,實有別於一般觀眾的固有想法。但和傳統馬戲一樣,對體能的要求是仍是充滿挑戰性的,只是借助其他藝術形式來表達,並創造出跨界的表演。
 
▲:《界限》娛樂性與社會性兼容,透過表演藝術來探討社會議題。當初為何有此構想?有評論質疑你們沒有足夠重視社會問題的複雜性和嚴重性嗎?
碧約科斯:馬戲這一媒介為我們最熟知的,所以我們通過它來創造一個美好新世界。我們將社會大眾關心的議題納入表演,望能激勵、震撼和影響觀眾。猶記得那時我看完生平第一次的當代馬戲,感覺到萬事皆有可能,而界線是旨在被跨越打破。馬戲表演者用身體來證明種種的限制是可以克服的,並且鼓勵和說服觀眾嘗試挑戰自我及心理壓抑,或許我們可以將這些風險看作並轉化為機遇?回顧歷史,美好的事情大都先由改變而生。我們所收到的評價都是積極正面。我們總是從大愛出發,創作我們認為至關重要的表演,這也是我們深受觀眾愛戴的原因吧。 
 
▲:此作通過馬戲的高難度而又唯美的表演,探討難民這一當前急務。在走難過程中稍一不慎下錯決定,更是賠上性命,這不是正好呼應著馬戲的特質?你們把馬戲與難民連結起來,是因為上述原因,或是還有其他的緣由?
碧約科斯:一個有自由意志而選擇去承擔風險的馬戲團雜技演員,和一個為了生存而逃難的人,兩者之間有很大的不同。走難的人別無選擇,然而,他們處理風險的方式是一樣的。一個逃難的人了解恐懼的感覺,同時又要勇敢面對。他們知道,當冒險進入未知世界,只有堅強的信念才能讓你繼續前進,所以對自己和他人的信心是必要的,因為別無選擇。我創作了三齣以難民為主題的表演。這是一部三部曲,其中《界限》是第二部,也是唯一的巡演演出。對我而言,當時幾乎每天都看到有關於難民在海上遇溺的新聞,便很自然地創作以此為主題的馬戲表演。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