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你不用討厭我,但也不要喜歡我——Charline Von Heyl 「蛇眼」

文:何阿嵐 | 圖:部份網上資料圖片 | 本文轉載自2018年8月號(vol 84)《△志》

當代藝術跨越不同領域和創作形式,藝術家往往不喜歡被定位成某派別或某類型,美籍德裔藝術家 Charline Von Heyl亦如是。她以平面創作為主,雖被定為抽像主義藝術家,但她反對各種標籤她的論說方式,在創作上她也抗距令人記得的風格,『無風格』才是她最想要的。要描述她的畫作,確不是易事,有時簡潔得只有筆觸,有時她會將各種元素混合在一起。她對評論者、記者非常嚴格,毫不客氣,似乎想要了解她之前,大家都需先抹一抹汗……

參觀她的個展「Snake Eyes」,觀眾可能有兩種不同反應:一是感到挫敗、迷惘,惆悵畫家要表達甚麼?30多張平面圖像作品,除了少數一兩張尺寸大小相等外,看不到統一的畫作風格,有部分像一位設計師繪製書籍或唱片封面設計的初稿,有星星、線條、三角形等,抽象得令人無法梳理畫上發生何事,要不就是被她細膩的處理風格所深深吸引。她善用流行文化符號,例如2009年的作品《Woman # 2》(女人#2),一個女性黑色剪影,姿態如007電影海報的邦女郎,貼滿各式不同圖案。
 
她的表達方式多元化,用拼貼,用繪畫,不同的人對其作品都有不同的觀察。因此Von Heyl對觀眾或評論人的第一個反應和印象有這樣的解讀:「有些人不理解,不明白我的作品,亦有人很喜歡,即時便很想買下來,對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反應,我都不以為然,你不用討厭我的作品,但也不用喜歡。」

看完整個展覽,對她的作品,依然感到迷茫,舉例如那張1995年畫成的《Untitled (2/95, II)》(無名 (2/95,II),以油畫、塑膠彩顏料在帆布上,畫的中間明明清晰呈現馬的後半身,但馬的前半身卻被一組黑色和黃色的粗線遮擋著,令畫面在3D和2D之間遊走。另一張2015年完成的《Spoudaiogeloion》 (可譯為嚴肅、認真的事),畫面中間,如草間彌生的高彩度對比的圓點花紋,三條肉色的灣三角形,底部還有一個淡黃的鵝蛋形圖案。藝術家似刻意在風格上作出大膽實驗,將不同元素混在一起並構成衝突,意圖破壞畫面上的和諧感,但又令人們不期然聯想見過的圖案和風格。
 
「(對於創作)我經常要問自己怎樣才能破格、創新?」她曾在過去的專訪聲稱自己的創作並沒有歷史感的 (她用上 ahistorical person來形容),對於要持續某種風格和形式也不感興趣,她沒有否認在20多年的創作過程中,已漸漸形成出一種固定的創作方法或方向,但絕非是系列式創作。在2012年的一個訪問中談到她的創作原由「我不時在想『原創』是甚麼一回事?為何日復日,週復週走入工作室創作時,仍舊有創作新作品的慾望,我認為(這習慣)是來自於從小開始就有的戀物癖。每當在街上看到一些閃閃發光的東西時,就會撿起來,並嘗試用它創造出另一些東西,那管最後成品好與否。」現今,在以圖像為主的世代,藝術家都將創作變成了一個載體,Von Heyl把不同圖像放入畫作之中,看似隨機,無特定意義,但正是在挑戰我們對繪畫的觀賞概念,高雅與低俗文化藝術,具象與抽象概念的一些分歧。自有攝影技術後,傳統繪畫藝術開始開闢另類創作方式。如早年的抽象藝術家蒙德里安(Piet Cornelies Mondrian)會用色塊來構成畫面;近年也有藝術家以斧頭或火藥將畫紙劈開,燃燒來留下烙印,Charline Von Heyl也可稱為當中之一員。
 
是次展覽名為「Snake Eyes」,除指蛇的眼睛外,另一解釋是賭博遊戲裡的俚語。在外國賭場,有一玩雙骰子遊戲,凡擲出的骰子點數為一,即共兩點,就稱為snake eyes。蛇的一雙眼睛和兩隻一點的骰子在圖像上相似外,就沒有其他關連。尤如Charline Von Heyl的作品,留下很大的空間讓讀者去理解。在2012年的訪問中,她還談及畫畫的感受,她說當在牆壁上看到指紋,猶如成千上萬的小東西在畫紙上各處等待你發現,就好像進入一個膨脹的宇宙,這個想法會令人想要成為一位畫家。 

Charline Von Heyl :Snake Eye 
 
日期: 即日至23/9/2018
時間: 11:00-18:00(二至六)
地點: 堤壩之門美術館 (Deichtorhallen Hamburg) Deichtorstraße 1, 20095 漢堡, 德國)
 
個人展將於11月美國華盛頓舉行
地址: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 (Independence Ave and 7th St Washington, DC 20560)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4, 2018

香港藝術館第六次獲贈吳冠中無價作品

香港藝術館 於8月22日在禮賓府舉行了一場接收吳冠中家屬捐贈藝術品的儀式。這已是第六次,至今藝術館累計藏有其作品及個人文獻超過四百五十項。今...
Dec 13, 2018

歷史之重攝——李泳麒《褪攝影》

當相片流傳下來,總是會被視為客觀的歷史紀錄。但影像,通過色彩、物象、構圖的組合,能夠創造某種氛圍、某種感覺——那可能是攝影師或設計師,刻意想...
Dec 07, 2018

極簡主義的政治抵抗及美學表現

最近香港卓納畫廊帶來了四位代理已久的「極簡主義」(Minimalism)美國藝術家,分別是唐納德.賈德(Donald Judd)、弗瑞德.桑...
Nov 29, 2018

香港居住空間的無限聯想——《可以居——想像寮屋》

由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啟德」研究與發展中心推出,「可以居」計劃的第一部《可以居——白沙澳鄉》集中在說一條村裏人際關係的不同故事,今年推出...
Nov 26, 2018

【雕文嵐女】舊物與創作

最近有一個我喜歡的展覽,叫「張三李四收藏展」,以收藏舊物為基調,再將收藏物/收藏精神的意義延伸。舊物舊景,本身就是城市記憶的一部份。攝影師劉...
Nov 21, 2018

以行動做藝術——阿斯葛.瓊「沒有邊界」

策展人將丹麥藝術家阿斯葛.瓊(Asger Oluf Jorn) 和美籍德裔藝術家 Charline Von Heyl作雙個展似乎有種不同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