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New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倪匡:我鼓勵大家寫科幻小說

文:Lam Chan . | . 圖:香港貿易發展局 . | . 本文轉載自2019年8月號(vol 95)《△志》

即使受社會近期連串運動影響,今年書展的入場人數下跌,以「科幻及推理文學」為年度主題、請來香港科幻小說巨擘倪匡分享的講座,卻座無虛席。演講甫開始,倪老先生便分享了自己對科幻及推理小說之優劣的理解:「我至今寫過不同文體,連電影劇本也寫了逾四百部,當然有嘗試過寫推理小說。唯我覺得推理比科幻小說更難寫,因為它需要根據道理去寫。所以我很佩服日本的推理小說作家,但我發覺東野圭吾的文字有時過於冗長,太詳細及囉嗦了,看了描述街景的洋洋幾萬字後,一路追下去以為和主線有關,殊不知最後竟然全無關係,真是睇到反白眼、口吐白沫,火滾添啊!我認為香港推理小說作家陳浩基寫得比他更出色。相比起推理題材,只需要你有天馬行空的想法,你想怎麼寫科幻小說,就能怎麼寫。所以我鼓勵大家寫科幻小說,皆因其創作題目可以是無限的。」

小說最重要寫得好看

然而在他心目中,終究科幻小說也是小說,只有好看與不好看之分。「當然其中的文字技巧和創意同樣重要。好看的小說必須有曲折的情節,令讀者萬分錯愕、意想不到,卻又能在合情合理的故事中進展。當然生動跳脫、彷彿躍出書本的人物角色,其行為亦要根據他們的性格而發展。就拿亦舒的小說為例,隨手翻去哪一頁都可以讀到尾。金庸的小說更是拿了上手便放不低,他是這世界上寫小說最好看的人。然而古龍或我寫的衛斯理就不可以了,總要讀上至少五百字才弄清來龍去脈。」他自言其寫作一直都不理文學意義、社會責任和道德宣揚,只以寫得好看的書為目標。觀乎這幾十年來他的書一直有人看,至今看其小說的人已踏入第三代,有十多歲至60歲都有人在看,這無疑印證了其想法,其著作便是「好好看的小說」。他卻從不以才子自居,不恃才傲物,行事為人只像一個謙謙君子。他表示自己甫坐下就知道怎寫,從不苦心經營,也不知怎評論自己的文采。
 
「想像力從不乾涸枯竭」

倪匡在四十年間寫出了一百四十五篇《衛斯理系列》,篇篇幅度宏遠,奇趣橫生,而又不乏幽默。作品中充滿外星世界的奇思妙想,為人處世的則盡顯濁世清流的不羈灑脫。早年的《老貓》、《迷藏》、《沉船》、《屍變》及《換頭記》固然精彩紛呈,好評如潮。最令人喜愛是他在七十年代中繼科幻類別六年後復出的中興之作,如《無名髮》、《天書》、《木炭》、《眼睛》、《尋夢》和《迷藏》。可見其靈感洶湧而至,題材信手拈來。他自己也坦言:「想像力從不乾涸枯竭,腦電波玄想連接外星啦,或是心靈遙遠感應隔世,出幽入冥之間,探尋生死之秘。衛斯理的早中晚期風格各有不同,很少人喜歡晚期,但我倒是較喜歡那時的風格。」他更似是有分身般,幻化出衛斯理、原振俠、羅開等多個故事主角。其敘事環環緊扣、步步進逼,推理情節驚奇,令讀者喘不過氣來。甫翻開書便令人停不了下來,猶如著魔般,甚至仍不能自已地再三回想,因為書裡潛藏許多曲徑通幽的伏筆,如夢魅般纏擾著讀者的心。他在《追龍》裡的預言,不正是隨著香港的演變,彷彿得到了證實嗎?

最喜愛衛斯理

當被問及在眾多角色中,最喜愛的又是哪個呢?他不諱言說「畢竟寫衛斯理最多嘛,那自然是他。但我討厭他為人諸事八卦,我份人全無好奇心,唔關我事嘅,那聽來作甚?千祈唔好話俾我聽,那些所謂告密揭秘的至為討厭。」然則很多人認為原振俠最能代表他獨立、自主的個性。原振俠英俊瀟灑,但因處處留情,戀事凡俗事多,內心備受煎熬折磨,最後為避情苦而自我流放於宇宙之間,不知歸期為何時何日。當眾人為他之獨立孤清而傷心時,他反而享受其中,還說因為可以毫不受到別人干擾,毋需考慮別人,那自然就能真正隨心而行。

倪匡這位曾自稱世界上寫漢字最多的人,在近半世紀的寫作生涯,一週寫足七天,每日寫數萬字,文思豐茂不絕。繆思一直從不間斷來訪,題材如湧泉不盡溢出,卻突然有一天,忽然間覺得唔知寫甚麼好,甚麼都寫不出了。他回想說:「從前下筆都不用想的,到最後要坐著等靈感到時,就知道我這世的寫作配額已用完。倒是書名《只限老友》改得幾滿意,這不是已明白地說明了嗎?不是老友的話,千萬不要看,因為一定會鬧的。畢竟這本書就是這麼突然,寫到一半就寫不下去,毫無先兆可言,後來也是幾經辛苦才勉強寫完。要是一場老友嘅,那便將就些、是是旦旦看完就算,反正都是最後一本了。」其表情一如玩世不恭的頑童,淡淡然彷佛說他人之事般描述自己封筆的過程。

所有人經歷的事都有配額

他認為所有人經歷的事都有配額,一旦用盡,萬事皆休。他慨嘆著說:「酒色財氣的配額早就相繼用盡,現在連令我飽暖富足、名成利就的寫作本能亦突然用罄,那就不得不封筆退隱,從此只顧吃喝玩樂,遊戲人間。」他連吸煙也包括在人生配額內,並回憶說「印象至為深刻的就是失去吸煙的配額。我從十六歲開始吸煙,一天可吸上五包。我連擦牙的時候也可以叼著根煙,就是唔捨得放下嘛!那時家裡有一幅白牆,三年後都被熏成啡色了。朋友笑說要是有倉魚在家,都會被變成煙倉魚。就這樣忽然有一天唔想再吸了,戒煙雖然是困難,但配額用畢就唔到你唔戒。」其理論可謂道盡人類所面對的冥冥之數,不可思議。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倪匡(1935年5月30日-),原名倪聰,字亦明,祖籍浙江寧波鎮海,生於上海,華東人民革命大學肄業,知名的香港作家、編劇,被喻為「香港四大才子」之一,亦是女作家亦舒的兄長,先後使用過的筆名包括:衛斯理、沙翁、岳川、魏力、衣其、洪新、危龍。1957年由中國大陸來到香港,1986年改奉基督教,1992年移居美國三藩市,2007年返回香港。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三角志 - 第97期 | Oct 2019

三角志 Oct 04, 2019

「Classical:NEXT實習計劃2020」現正接受申請

香港藝術發展局 Oct 02, 2019

JCCAC 職位空缺︰項目主任

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Sep 16, 2019

三角志 - 第96期 | Sep 2019

三角志 Sep 02, 2019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