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光的旋律《Memento Mori: Sonata for Light》——陳一云

文:阿彬

燈光是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同樣也是藝術作品中的必需品。如何運用燈光,無論是劇場演出或畫作展出,與作品的配合是每個創作者需要面對的問題。燈光的重要性無庸置疑,然而與其他藝術相比較,光影藝術的歷史卻短得多,也較少得到重視。在香港,以光影藝術為主創作的藝術家更為稀少。在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光影作坊舉行的《Memento Mori: Sonata for Light》,是藝術家陳一云個人展覽,即以燈光裝置藝術,探討攝影,時間及死亡的關係。

進入到陳一云的燈光裝置藝術空間之中,地上鋪滿了大小不一的白色卵石,觀眾行走於上即發出聲音。空間內布置了多部攝影機,快門自動操作下發出聲響,除了攝影機外空間內亦有多個燈光裝置,或一閃即逝或緩緩亮起。在空間的正中央有個白色方塊,上方放了一個白色少女雕像,下方則寫了法文「l'inconnue de la seine」。

 

陳一云於這次創作主要使用燈光裝置為主,以光影及空間的角度與攝影互動。裝置並非單一使用燈光,攝影也是其中一項主要原素,「接受邀請這次創作時,我希望能找到自己與這個空間的關係。光影作坊這裏經常舉辦與攝影藝術相關的活動,所以我也借這個機會尋找自己與攝影之間的關係。」陳一云為此做了不同的資料搜查,並在前人一些經典的攝影作品中吸收養份,「這對我有很大的啟發,像是『A Camera is clock for seeing.』攝影是維繫觀看與時間的關係,而我則希望在燈光創作進行探索;另外我也很希望能運用一些不同的元素,在攝影中建構成為奏鳴曲,一直發展下去。」

 

關於這次的作品,最惹人疑惑的少不了在中央的橫躺雕像。陳一云解釋這是來自法國的典故,雕像下方所寫的法文:「l'inconnue de la seine」,意思為「塞納河的無名少女」。以往未發明攝影之前,為了紀念去逝的死者,人們會用蠟把死者的形貌倒模,製成死亡面具(Death Mask)。在法國的塞納河經常也能夠找到一些溺死之人,某天他們撈起了一具女性屍體,按慣例把屍體運到公眾殮房。傳說那時的驗屍官看到女性屍體的樣子,這位女性一點也不像溺死,十分漂亮,甚至還露出微笑。驗屍官看過後十分喜歡,忍不住把她的樣子倒模成死亡面具,直之現在也能夠在法國的工房中找到。而這個死亡面具也締造了當時法國的潮流,不少人家中也添置這種模型,而現時的急救公仔也是以這個死者的樣貌來製作。陳一云提到「在創作時我想不停思考著攝影的本質,光影與攝影的關係。而在這雕像中則或多或少包含了這種關係。這女性的死亡只是她一個人的事,但卻被加以捕捉,同時以另一個身份復活。」逝去的女性時間經已靜止了,但又經歷創作再次重生,原本死亡的一瞬間變得不再短暫,而是可以連綿地流傳下去,就像攝影一般。

 

燈光與時間,兩者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卻在這次的創作中一同成為主題。陳一云為此解釋:「光同時間似是兩個不同的原素,但如果追溯到宙宇黑洞或大爆炸,二者其實是一體來的。而我自己在藝術上的探索,希望著力於光的音樂性,從而與時間建構關係。」光與時間在劇場中經常拉上關係,但在其他的創作媒介上音樂性或時間性未必能完全表達出來。因此她希望嘗試讓光影在這個空中間建構一首樂曲,讓光與時間,甚至攝影連上關係。攝影本來就是與光不可分割,問題只是大家可以在哪個地方扣連,而她則決定用這個空間去構建。

 

在音樂性方面,除了在裝置內的攝影機快門啟動聲音外,整個空間的燈光也會形造出看得見的音樂性。陳一云借用作曲的原素去建做光閃亮的旋律,光影不斷連綿閃爍,隨時間富節奏地變化,而觀眾參觀時的置入,他們踏在卵石上的腳步聲或影子也會改變了空間的聲音與光的節奏,從而完成這個作品。「這種音樂性是強調在時間及流動的變化入面,音樂往往也是沿著一條時間線,當中改變它的音調或長短。我所做的也是同樣的東西,但利用的是光而並非發聲裝置。」而地上的石頭,除了音樂性外,更希望能讓觀眾融入作品中,並且在視覺上讓觀眾產生聯想。一位躺著的少女與白色的卵形碎石,可以是郊外的無人荒野,可以是河流旁,也可是墳墓,供觀眾自行想像。

 

一直以來陳一云也身兼劇場工作與光影創作,她自言自己並不是個乖乖創作一種媒介的人,反而喜歡不停發掘不同的媒介,尋找其他的創作靈感與可能性。「過往我接受的劇場工作是個很基底的訓練,但是並未滿足到我。我希望與很多不同界別人的認識,進行跨界別的合作及認識。」香港的光影藝術創作不多,雖然近期的《光・影・香港夜》或《Freespace舞台與技術實驗室》也帶起了推廣光影藝術熱潮,但也不免令人懷疑只是一個小浪潮的感覺。陳一云明白光影藝術一直以來在香港地位也不高,在視覺藝術教育中甚至沒有光影藝術的章節。而且燈光藝術歷史短,不像繪畫藝術有近千年歷史在背後支撐。「燈光雖然是很多藝術的一部份,但有關燈光的語言卻十分缺乏,往往很難有共同語言作出相關的討論,概念也較含糊,很影響如何欣賞燈光藝術。」她提到上述的活動及作品令大家注意到光影藝術是件好事,更希望能從而慢慢建立相關的藝術語言及論述氣氛。

 

《Memento Mori: Sonata for Light》

日期:2017年11月24日至2018年1月7日

時間:星期二至日 11am-1pm; 2-6pm (逢星期一及公眾假期休館)

地點:光影作坊—九龍石硤尾白田街30號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L2-10

藝術家導賞時間:2017年12月10日(星期日)、12月16日(星期六)、12月30日(星期六)下午4-5時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陳一云 (Amy Chan)

陳一云,燈光藝術家 / 戲劇工作者 / 病理科醫生。2017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獲舞台及製作藝術碩士(優異)學位,主修燈光。作品探索燈光的表演性、劇場性及音樂性,並並拓闊藝術媒體和不同領域之間的界限。燈光與空間成為其作品中的表演者。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21, 2018

【雕文嵐女】「家庭主婦」旗

在五月的母親節寫下這篇文章,真是一大諷刺。 年頭,瑞士藝術家朋友Filippo Minelli邀請我參加了在意大利南部巴勒莫(Palermo...
Jun 19, 2018

傑夫.昆斯 談藝術與創作

當代藝術市場的寵兒,當代普普藝術家傑夫.昆斯(Jeff Koons)於剛過去的三月底巴塞爾藝術展訪港期間,只接受香港大學的演講邀請,把其它商...
Jun 08, 2018

【島聚香港 X 形而】人類與機器愈見走近 審美觀也隨之改變嗎?

審美本身並沒有新舊之分,不過隨着手機、虛擬現實等科技相繼普及化,人們視覺的焦點也許有所不同。 傳統與科覺跟美學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由舊看新,...
Jun 07, 2018

艾未未:每個身處當代的人無異都是精神與文化上的難民

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帶來中國藝術家艾未未第二次在香港的個展「駁議」,對藝術家而言,香港就是各種價值的駁議之地,既有東方的傳統,又有昔日西方的殖民...
Jun 06, 2018

光影捕手,時間的記錄者 —— 單維軍「千染萬點」

充滿藝術氣息的巴黎,自古到今培育了無數畫家,能夠旅居巴黎,無疑是很多藝術家的夢想。然而當你離鄉別井,隻身去到新環境,又是怎樣的光景?創作仍保...
Jun 05, 2018

【仁云亦云】歷史

剛過去的四月,剛巧有三件跟歷史有關的事情發生,面向不同、性質不同,但同樣值得寫寫。 第一件事,是小弟母校英華書院創校200周年的慶祝活動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