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New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八荒之外的漂亮藝術— 「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

藝頻記者:潘德恩

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Microwave Festival)今年的展覽名為「天零零」,主題是人對移居太空的想像,為人類下一個棲息地進行探索。這展覽縱然表現了對人類未來的關懷,但太空與我們的日常生活相差十萬八千里,整體概念並不容易駕馭。藝術家要利用作品,將八荒之外的浩瀚太空,與我們這些站在地球上的人們,連結起來——像請企鵝移居樹上一樣,不是不可能,卻很困難。

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於1996年創立,一直主力推動新媒體藝術。他們常與科學家溝通合作,共同探索科技與藝術間的可能性。展覽中5件作品,都借助了科學技術,以表現其藝術思維,及對人類未來移居太空之可能性的想像。

目不暇給的視覺刺激

展覽的視覺元素是豐富的,能夠予人耳目一新的感官刺激。例如,《太空後傳》用投映機製作出一張會動的、巨大的太空壁畫,太空人在萬點星輝中舞動,投射出人們對活於宇宙裡的浪漫幻想。《日落太虛》中,那些反映出不同地方日落顏色的透明膠管,也能以繽紛色彩給予觀眾一場視覺饗宴。

而部分作品,如《火星玫瑰》及《飛常鵝移民倉》都能單憑作品本身,表達藝術家想傳遞的訊息。如那朵曾放於模擬火星的環境裡,而漸漸枯萎的玫瑰——能反映藝術家C-Lab、Howard Boland 及Laura Cinti對在太空生活浪漫想像的落空;《飛常鵝移民倉》中,藝術家Agnes Meyer-Brandis受小說《人在月球》的啟發,透過記錄培養月亮鵝的過程,嘗試用詩意的方式展現人類對太空的無限好奇。

難以進入的遼遠異境

然而,有些作品,其內容訊息單靠作品不易理解。裝置作品《只怕不再遇上》及《日落太虛》,若不閱讀展覽中所派發的小冊子,或聆聽策展人的導賞,大概會對其所表達的東西,摸不著頭腦。眼前那些移動著的座標代表甚麼、那些閃動著的地方意味著甚麼——都是了解作品意涵的鑰匙,然而對太空科技少一點了解,大概都沒能把握。雖然閱讀小冊子能令人對作品有所理解,但是當視覺藝術需要文字解述,就令人懷疑作品本身表達的力度不足。

而事實上,即便讀過了藝術家陳述,掌握了作品中所包含的元素,亦未必能對它產生感應——或許,是太空實在離我們太遠吧。如,《只怕不再遇上》傳達了一個訊息︰太空垃圾的存在,會對人類日後駕駛太空船有所障礙。這確實在關懷人類的未來,不過似乎離我們實在太遙遠了。當我們為生存煩惱,計算要何時才買到屬於自己的蝸居,工作上的碰壁,香港模糊不清的未來——我想真的很難花力氣去關心,清除太空垃圾對我們的重要性,那對筆者而言,是恍如八荒之外的藝術,並非為日常生活苦惱的人所能夠理解的。

欠缺互動的新媒體藝術

若真要以這遼遠的無主之地作命題,展覽就必須要竭盡心力去和別人溝通,清晰地表達自己的意思,或與人們展開互動,以吸引人參與其中,令他們嘗試認識、了解。本來,「互動」這元素,就是新媒體藝術作品的存在意義,可是於今次展覽中的作品裡,都找不到能展開互動的地方。筆者個人覺得,這展覽視覺享受縱充實,但由於主題本來已與大眾日常生活距離甚遠,加上並未利用新媒體的優點吸引觀眾——所以無論在精神上或是身體上,觀眾都與作品容易產生距離,難以找到接觸彼此的入口。

個人而言,藝術品若無貼近人心或生活的力量,外表縱有多絢麗絃目,或許就如太空中的一顆星——它璀璨地閃耀著,為夜空添上光彩,但它崩壞、毀滅,我們仍然毫不動容。在為學習及工作忙翻天的白晝裡,我們總習慣把它忘掉。

不過,正如光年以外的一顆星,對天文學者而言,有著相當特別的意義;背景、經歷徑庭的人,看展覽自然各花入各眼。人人對藝術的要求與理解,判別優劣的標準各異,難以一概而論。對太空有著好奇、對科學研究有熱心、對新媒體藝術有著偏好的觀眾,對此展覽自然別有一番感受。然而,原諒筆者不過是凡夫俗子,連報紙都沒時間好好閱讀,連工作都還沒完成,又如何漫遊太空呢?

展覽雖已完結,但明天還有一場最後的放映會,播放德國電影《無重狀態》,奏起是次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的尾聲。《無重狀態》是一齣混合酷兒及女性主義思維的科學虛構小說的電影,內容講述一名女性主義者嘗試打破框框,飛往太空的奇幻異想。雖然免費入場,但是座位有限,有興趣的朋友請通過電郵預約。

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天零零」放映節目——《無重狀態》

日期︰23/11/2013

時間︰15:30-16:30

地點︰未來電影工作室(九龍塘達康路18號邵逸夫創意媒體中心L6 (M6094))

預約電郵︰info@microwavefest.net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