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Danc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再「知天命」的發光旅程 ──《Almost 55喬楊》

文:梁蔚澄 . | . 圖:城市當代舞蹈團 . | . 攝:陳長志 . | . 本文轉載自2019年1+2月號(vol 89)《△志》

常言道「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可對舞者而言,年歲彷佛是一種限制,尤其多年來習舞在身體上累積的傷害,又或體能下降等原因,大多會轉為編舞或導師。假若舞者過了半百仍然在跳,究竟為何而跳?資深舞者喬楊於城市當代舞蹈團擔任全職舞者至今已度過23個寒暑。她是中國第一批現代舞者,更是國際舞蹈界中少數仍然在舞台上躍動的舞者。即將於2019年初上演的《Almost 55喬楊》,是她首個獨舞演出,也是舞團成立40週年來首個長篇獨舞製作,邀來台灣著名編舞家周書毅擔任編舞,資深劇場服裝設計林璟如為服裝顧問及本地資深劇場創作者組成團隊。今次組合由三十多歲至接近七十,將產生怎樣的火花?透過喬楊的身體所盛載的經歷及時間,又可看到甚麼?周書毅說:「我想以小見大吧……探討一個人的價值感。」

重回困惑與天命之境

一個慢慢踏進不惑之年,另一個則知天命,要明白對方的身體狀況也有難度吧。周書毅笑言,沒經歷過,當然不理解,「我每天一點點去嘗試,看看她的極限是甚麼,結果比我想像的更誇張,體力也比我想像中好很多很多。」三年前,他給CCDC舞者幾堂課時已察覺舞團很有趣,大多舞團的年紀上落不會差太多,在這裡有新生代、中生代,也有資歷較多的人還在詮釋作品。「她的狀態很不同,在課堂上很堅定……她的身體有很長的歷程,你會發現她的界限,也是她的優點,所以我從『限制』出發。」他笑言自己好像是在寫小說,以喬楊為中心來取材,又用身體感受主題,再與創作夥伴碰撞,最後在劇場內以她為一面鏡,反射當下生命給觀眾。他重視的不是樹上開了花,而是她的根跑到哪裏去,所以由去年一月開始,共花六個月來排練,甚至來趟尋根之旅,與喬楊同遊陝西寶雞市家鄉及接受舞蹈訓練的地方。「『喬楊』對我來說,不只是一個人名,她像是一棵長了55年的樹。」

你感受到身體的變化嗎?「非常感受到,也是非一般的感受。」當喬楊決定接受獨舞演出時,心裡其實很擔憂,深怕對方把自己的強項扔給她,「我知道書毅的身體很棒,靈活關節,自己做不了那些東西,而那種質感是他獨有,我達不到他的要求。」怎料,他把喬楊過往所學的都洗刷掉,由最簡單的開始做起,「當時我就像木頭人,每天的工作量,就像上了一台或一台半的演出。回家後也很痛苦,心想著我有這麼笨嗎?我對他說,你跟我這樣排,我根本不會跳,他說,不要緊,慢慢來,我們有的是時間。」

兩星期後,她開始發現身體有些轉變,3月時開始敢嘗試不同動作,雖然她向周書毅打下「預防針」,或會因排練舞團的其他作品而把所學的通通忘掉;直至10月正式排練時,卻發現箇中樂趣,很享受自己的身體,「可能是潛移默化,他給你的東西已慢慢生長在你的骨子裡,你慢慢敢放開,不管是對抑或不對。我就明白為何書毅要那麼長時間,因為身體改變是需要累積。」

林老師:我不做回顧展 看見新的喬楊

林璟如曾為雲門舞集、優人神鼓等多個頂尖藝術團隊製作服裝,周書毅鍥而不捨地邀請林老師,甚至不斷給她看喬楊的錄影、相片等資料,因為沒有誰更了解55歲女性的身體變化,他認為老師是這次的關鍵及鎖匙。直到去年10月,林老師雖明白是次題材需要以成熟的思想去觀察,但她仍是考慮中,「我馬上到七十歲,我只想看一些不一樣的東西,不想做太老的東西,因為我不想做回顧。」當她來香港看綵排時,發現所看的不是喬楊,而是全新的她後,決定接受挑戰。她表示有不少台灣及香港的圈內人十分期待喬楊的獨舞,不是說要在舞台上跳得多好,呈現甚麼,因為告別作才會是這樣子。真正讓她感動及參與的原因是:「54歲,她願意用一個新的訓練,重新調整自己,試問哪一個舞者可以做得到?這真的很重要,真的是太難太難!我自己都已準備打包走人,跳得再好,也像是一個神主牌放在那個地方,哪有重新再學之說?」

不只是喬楊接受是次挑戰,周書毅亦表示這次算是他蠻大膽的一次,當提出一個提案後,腦袋卻完全空白,只以強大的好奇心支撐他創作。林老師呢?「我做服裝設計40年,這次幾乎是最困難,是心理上及整個思考的挑戰。」她一直以觀眾的角度看她,過往的獨舞服裝設計都是以某種環境、意境及世界來創作,這次需要讀懂一個人,純粹得很。快到從心所欲之地,她卻說自己的高峰還未到,笑言攀過這個困難後,肯定會去另外一個高峰,「她經過幾十年的舞蹈生涯,到今天有人為她做一個以《喬楊》為名的作品,這就是一個舞者的高峰。」喬楊一直以來感到誠惶誠恐,坦言自己是個普通舞者,只是喜歡跳舞,「這次陣容強大,那麼多的『星』來襯托我這個小人物。」即使如此自嘲,多年來的堅毅煉成她獨有的氣質及累積眾人的期待。周書毅說:「有很多人以為《喬楊》是自傳體,我覺得這個誤會跟事實都對,她亦可以是一個象徵意涵,我想帶出一個人的價值感……當周遭不斷變換跟淘汰,我們要如何看待人與環境?」

整個製作團隊經歷400天的創作,當中的困難在此一言難盡,但我從對話感受到的,是眾人不斷追求、熾熱且源源不絕的生命力。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舞者
喬楊 (Qiao Yang)

喬楊生於陝西,十二歲開始學習中國舞。1987年參加廣東省舞蹈學校現代舞班;1990年獲法國巴黎國際舞蹈大賽「現代舞雙人舞金獎」。1992年成為廣東現代舞團創團成員,並多次獲廣東省藝術節表演及編舞一等獎,曾隨團參加美國、印度、法國、香港、新加坡等多項國際性演出。1996年加入CCDC,並於2003年獲香港舞蹈年獎及被列入「香港傑出舞蹈藝術家名錄」。

......
藝術類型: 編舞, 舞者
周書毅 (Chou Shuyi)

[may 2016]周書毅生於台灣,10歲習舞,高中時進入舞蹈專業科系就讀,畢業於國立台灣藝術大學。20歲初試啼聲,獲選兩廳院新點子舞展,開啟獨立編舞與舞者的藝術生涯,透過舞蹈直敘生活、旅行的感觸,審視自身生命,鏈結身體與環境、社會的關係,提出「屬於我們的身體語彙」。

......
藝術類型: 設計師-服裝
林璟如 (Lin Ching-ju)

台灣劇場界最資深的服裝設計師,目前擔任風之舞形舞團服裝顧問、工寮企業社負責人。多年來合作對象遍及國內外各知名團體,參與演出設計作品超過兩百齣。作品廣泛包括傳統戲劇、現代戲劇、現代舞蹈、古典芭蕾、歌劇、兒童劇、偶劇、音樂等多重類型,橫跨東方到西方,傳統到現代,其作品以大膽將傳統服裝元素融入當代設計見稱。

......
城市當代舞蹈團 (City Contemporary Dance Company)

城市當代舞蹈團是香港首個全職專業現代舞團,於1979年由曹誠淵創立,以體現香港當代文化及推動現代舞蹈發展為宗旨。三十二年來,舞團保留了超過二百齣本土編舞家的完整舞碼,每年演出六十多場,參與人數超過五萬人次。自一九八零年以來,舞團開展頻密的國際文化交流活動,先後代表香港在美洲、歐洲、澳洲及亞洲共三十多個主要城市進行了共一百九十九場海外演出,備受國際藝壇重視。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an 24, 2019

點睇當代舞?「賞‧識」連結劇場與學校

現今社會重視藝術,然而我們與藝術的相遇未必那麼順利,若找到入門方法,或許能讓我們更易發現箇中之美。相比芭蕾舞與民族舞,現代舞的動作、服飾,甚...
Jan 17, 2019

再「知天命」的發光旅程 ──《Almost 55喬楊》

常言道「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可對舞者而言,年歲彷佛是一種限制,尤其多年來習舞在身體上累積的傷害,又或體能下降等原因,大多...
Jan 15, 2019

平靜下的無可阻擋的強悍——「賽馬會藝壇新勢力」壓軸呈獻「風平草動」

野草無比強韌、不畏艱難、在任何惡劣環境下均能生存、探尋一己空間的特質。在黎蘊賢策劃及監製的跨界演出《風平草動》中,將有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精彩...
Nov 28, 2018

一場重遇、重識故人的實驗 ── 評《紫玉成煙》

李益、霍小玉的情緣自唐代蔣防《霍小玉傳》、延續到明代湯顯祖《紫釵記》,再到唐滌生改編的《紫釵記》。一段才子佳人的傳奇被不斷改編,作品的意義受...
Nov 21, 2018

香港舞蹈聯盟理事委員會會員白朗唐博士離世

香港舞蹈聯盟理事委員會會員及榮譽退休主席白朗唐博士於2018年11月18日早上因癌病離世,終年70歲。白朗唐為香港舞蹈聯盟創會成員之一,自1...
Nov 17, 2018

觀後有感—— 《茫然先生》

「茫然先生」的概念來自城市當代舞蹈團 (CCDC)的駐團編舞桑吉加十年前閱讀的一本Paul Auster所寫的《密室中的旅行》書中的角色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