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Danc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到塞維爾跳佛蘭明高 - 王麗虹的舞蹈專訪

【圖:由受訪者提供】

佛蘭明高舞蹈給你怎樣的印象?激情澎湃?或是遊走於冷靜與熱情之間?舞者王麗虹從數年前就被此舞蹈深深吸引,兩年前更獲獎學金到佛蘭明高發源地,西班牙的塞維爾進修。就在她即將回港之前,先為讀者送上一個她的越洋專訪!

陳:陳健迅
王:王麗虹

 

陳:你是怎樣喜歡上佛蘭明高舞蹈的?
王:說來有點機緣巧合。從演藝畢業後數年,儲了些錢本來打算要到美國參加美國舞蹈節(American Dance Festival),但卻發現不太足夠。一天,媽媽從雜誌讀到介紹塞維爾的文章,說是佛蘭明高的發源地。家人便鼓勵我去學佛蘭明高舞蹈,反正都是舞蹈的一種。又或是當作旅行也不錯。於是我便用這筆錢到了塞維爾,亦正式踏上了我的佛蘭明高之路。

陳:甚麼驅使你再到塞維爾進修佛蘭明高舞蹈?
王:佛蘭明高是這麼一回事,一旦愛上了,就會進入瘋狂狀態!2005年第一次接觸後,斷斷續續的回到塞維爾上一些短期課程。當時或許只可以說是喜歡,直到2010年留下來一年學習,從此可以說是真正愛上了佛蘭明高。在塞維爾的課堂上是有結他手和歌手一起上的。他們對佛蘭明高舞蹈很重要,可以說是靈魂所在。那一年跟現場歌手及結他手跳舞,帶給我很大的震撼。現場音樂令人非常投入,舞者與歌手的直接交流是最吸引我的。我終於知道自己是屬於佛蘭明高舞蹈的!

陳:可以簡介你在塞維爾的學習經歷嗎?
王:對我來說,佛蘭明高舞蹈可能是世上最難學的舞蹈,可以說是「難學難精」。我在學習上遇到很多困難,因為佛蘭明高的起源是吉卜賽人用歌聲來宣泄生活的痛苦及被不公對待的狀況。當初佛蘭明高亦只有歌曲而沒有舞蹈及樂器伴奏,只能用手拍打出節奏來伴著歌曲,因此大家可以看到佛蘭明高舞蹈有很多拍手的動作。後來發展則加入了舞蹈及結他伴奏,演變到現今的佛蘭明高舞蹈。另外是佛蘭明高舞者除了要鍛鍊自己身體外,音樂及歌曲的認識亦很重要。一位舞者同時亦是一位歌手及結他手的混合體,因此學習上我遇到的困難比以往學習其他舞蹈多。

陳:遇到甚麼苦與樂和難忘事嗎?
王:先說苦吧。我想語言是最大問題,在塞維爾的課堂裏,老師都是用西班牙文授課。來到這裡當然仍然要學習西班牙文,花了年半時間才明白六成左右的老師講解。還有需要學習唱歌、歌的種類及歌詞,這些都有助編舞。特別是因為舞者需要聆聽歌詞來舞動,及以歌曲名字的種類來與歌手溝通,如果不精於西班牙文,的確會學少很多。另外是當地舞者的程度實在很高,她們的節奏感很強,而且大部份都是從小便開始學習佛蘭明高舞蹈。但我這位「老人家」起步較遲,追得很辛苦。但我學會了有任何不明白的地方,就一定要發問。我以往在香港很少會這樣積極,來到這邊卻改變了學習態度,實在使我獲益良多!
愉快的事當然也有不少。這一年在塞維爾有很多演出機會,包括在學校和自己製作的表演。排練過程中從歌手及結他手身上學到怎樣把舞步加入歌詞之間,使編排出來的舞蹈更精彩。最難忘的表演是在Flamenco Museum , 因為是首次有中國人在這裡跳佛蘭明高“ Flamenchino”。除了歌手之外,演出集合了中港台的舞者及結他手,是一次很好的經驗。

陳:甚麼人適合學習佛蘭明高舞蹈?需要具備甚麼條件嗎?
王:佛蘭明高文化很可愛,在這裡看了很多表演,從劇院到Tablao (傳統看的地方),再到街頭和酒吧等,他們真正做到佛蘭明高就是生活一部份,當地人大部份都能唱能跳。有一次,一位當地人問我來這裡做甚麼,我說來學佛蘭明高舞蹈,他便很高興的要跟我一起跳。甚至在沙灘上,我亦都見過他們載歌載舞。佛蘭明高適合每一個人,無論肥瘦高矮,年輕的年長的跳起來都好看。我的老師六十多歲仍在跳,豐富的人生閱歷令演出更具味道!

陳:回港後會有甚麼計劃嗎?
王:回到香港後,會主辦工作坊和課程。我感到不少人對佛蘭明高有誤解,我希望將真正的佛蘭明高文化帶回香港,將舞蹈和歌曲知識推廣開去,使佛蘭明高在香港得以發展。將來則希望與中國及台灣的朋友再次合作交流表演!

Flamenchino 14.06.2014 Museo del Baile Flamenco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舞者
王麗虹 (Betty Wong)

2002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舞蹈學院藝術學士(榮譽)學位,主修現代舞及副修編舞。2005年前往西班牙 Taller Flamenco School 修法朗明哥舞證書課程,在校期間積極參與校內不同演出,於2002年曾代表學院前往德國進行海外交流表演。王氏亦曾參與多個本地及海外的舞蹈演出及醉心於編舞工作,並曾於香港舞蹈聯盟的「舞蹈平台」中發表其個人作品《陳皮妹》。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26, 2018

西九AND+啟動 描繪亞洲舞蹈圖象

香港舞蹈界發展面對的困難,其來有自:香港缺乏文化政策、教育方面支援。觀眾拓展不易,和舞蹈有關的評論和記錄亦不多。縱使近年在節目製作方面的資源...
May 24, 2018

沉醉於愛爾蘭熱情奔放的樂舞——《勁舞樂飛揚》

眾所周知,愛爾蘭的民族舞蹈中最為著名的踢踏舞—舞者挺直上半身、其細緻繁複且快速的腳步動作,加上耳畔奏起的凱爾特音樂,確實令人目眩神迷。將於六...
May 17, 2018

《芭蕾精品匯演》為觀眾呈獻現今其中三位最具影響力編舞家的作品

《芭蕾精品匯演》包含了三位國際著名的編舞家的作品:惠爾頓的《匆匆》、羅曼斯基的《動物嘉年華》及麥英泰爾《生活中的一天》。今次我們更特地請來了...
May 14, 2018

舞一場瘋狂卻無悔的愛情——英國國家芭蕾舞團 x 艾甘.漢《吉賽爾》

誕生於十九世紀浪漫主義時期的《吉賽爾》一直是舞迷心中最完美的芭蕾經典,若是放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它可會是怎樣的一個故事?該劇由法國作曲家阿道...
https://scontent.fhkg10-1.fna.fbcdn.net/v/t31.0-8/28235030_1637826066272038_4215011084756575876_o.jpg?_nc_cat=0&oh=8bca72f14c5f85ef05cc0b8e9abec47b&oe=5B554BE2
Apr 20, 2018

回塑投射的體驗《愛與痛的練習曲》Betroffenheit 或許是遺憾 • 也是美麗

加拿大基德皮沃舞團(KIDD PIVOT)與電動劇團(ELECTRIC COMPANY THEATRE)2015年的舞作《愛與痛的練習曲》B...
Apr 06, 2018

從澳門城市藝穗節觀看表演藝術如何旁述、介入、聯繫社會

放眼全球,藝穗節於近年漸成為城市裡常見的藝術節目。若節目規劃成熟,像台北藝穗節和愛丁堡藝穗節,它可為城市帶來龐大的旅遊經濟收益。很多表演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