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創造跨界劇場的驚豔 ——訪德國編舞家莎莎.華爾斯

文:小米 | 圖:Bernd Uhlig | 本文轉載自十月號(vol 64)《△志》

莎莎.華爾斯可說是個非常多元、多面向的藝術家,從她與夥伴桑廸於1993年在柏林創立的「莎莎.華爾斯與客人」舞團的名字可見端倪——顯露了她熱衷於與不同界別的藝術家合作,迄今她經已與世界各地超過300位不同領域的藝術家一同創作,實踐了一連串充滿實驗性,集結不同藝術形式的舞台作品。

身為德國耀眼的星級編舞家,她常被視為繼翩娜.鮑殊後的德國舞蹈劇場接班人。縱然兩人風格迥異:鮑殊的烏帕塔舞蹈劇場個人風格強烈,最愛從日常生活裡推敲叩問,表現舞蹈的靈魂;華爾斯的專長則是透過敏銳的空間想像突顯舞美,以創新的舞台構思與場面調度來吸引觀眾的目光。而她將歌劇與舞蹈融合的創作手法,更打造出「編舞之歌劇」這一新鮮的表演形式。今年新視野藝術節便引介了由華爾斯擔任導演暨編舞的《松風》。相隔20年再次訪港,香港舞迷將可以再看到華爾斯的舞作。

華爾斯的舞蹈風格不容易歸類,究其原因是她的動作編排皆來自舞者的即興創作,然而從她的合作對象來看,可梳理出幾條她的創作脈絡:首先是從早期開始結合各種不同元素的跨界創作,強調肢體及超現實意像的作品,如《旅行紀事三部曲》(Travelogue Trilogy)、從日常生活尋索靈感的《七點四十分》(Twenty to Eight)、身體三部曲:《肉體》(Korper)、《S》及《無體》(nobody)等;其次是身體與建築對話的作品,如她結合肢體與空間裝置的創作《翻轉》(Insideout)、強調身體和建築美學的《放射系統5》(Radialsystem. V.)、《對話06》(Dialogue 06)、和博物館的合作計劃如《對話09》(Dialogue 09),近年的她更熱衷於歌劇舞蹈作品,尤喜歡從古典樂章中編舞創作,如《黛朵與阿尼亞斯》(Dido & Aeneas)、《米蒂亞》(Medea)、《羅密歐與茱麗葉》(Roméo et Juliette)等,《松風》亦屬此類,於2011年在比利時首演。

當代舞、歌劇與能劇的創意結晶

莎莎.華爾斯與客人的《松風》,結合了歌劇及當代舞元素,由德國編劇漢娜.廸布根改編自能劇大師世阿彌的同名作《松風》。故事講述一對姐妹:松風和村雨,同時愛上一個流亡的貴族,一個答應會回來找她們的男子。多年以後,甚至當姐妹二人離世,兩人的靈魂仍在世間漂泊,流離不散,等待已死的愛人,過程中偶遇僧人,二人在自訴離恨之中,終於得到了解脫。舞台上,松風如瘋婦一般地跳舞,恍盪之間甚至錯認眼前的松樹為男子轉世的化身。

探討愛、死亡、夢境與記憶

「愛,強烈得令逝去者的靈魂縈繞不去,不願放手,是《松風》予我最深的感受。」華爾斯如是說。故事中兩姐妹詭秘的存在狀態,對愛的偏執,是她構思出這齣舞劇的切入點。於她而言,這更像一部姐妹二人的回憶錄,從中探討和挖掘關於死亡、夢境、記憶與冥想等題目,「我在當中得到了很多靈感和編舞的元素,比如我想像帽子象徵一個不再回來的人,代表一種遺忘;大自然的意象如海、風、松樹和雨水,在日本作曲家細川俊夫的音樂裡固然是重要的部分,也成了這齣作品舞蹈語彙的基調。」

《松風》的音樂由香港創樂團演奏,配以歌劇美聲詠唱,「現場演奏的樂團並不架設在舞台上,而聲樂部分是樂曲的重點,尤其是兩位聲樂家的演唱。音樂帶給我很多靈感,歐洲前衛音樂和亞洲音樂元素的融合激發了我對編舞的構想,而細川的作品更令我聯想到東方的書法。」華爾斯的作品向來強調肢體動作,甚至會安排舞者與歌者互動,聲樂家通常會一邊唱一邊跳。譬如《松風》的編舞,於華爾斯是創造一種平行的狀態,一個關於身體的樂章,「即能夠與音樂互動和溝通,並讓歌者和舞者在演繹上做到二合為一。」

松風、村雨姐妹二人將分別由兩位聲樂家、兩位舞者擔演,編舞家將舞蹈與歌劇的演唱融為一體,歌者也作形體表演,屆時他們在舞台上以黑色羊毛編織而成的巨網的裡外游移、飛舞,如蜘蛛攀爬,如天使沉降,象徵二人的靈魂在塵世與往生之間漂浮,畫面視覺想必非常強烈。

《松風》在華爾斯的編排下,作品既保留了日本能劇的神韻,極具含蓄、幽微之美,當代舞肢體強烈的爆發力、坦露激情及人性的舞蹈語彙,配以聲樂家及柏林人聲伴侶合唱團的吟唱,相信必定令香港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an 16, 2018

經典之重構《聊齋 Why We Chat?》 林奕華、黃詠詩 創作是寄托自己

“Midnight, not a sound from the pavement / Has the moon lost her memor...
Jan 09, 2018

貓出沒注意!史上最受歡迎音樂劇之一《CATS》再度來港演出

“Midnight, not a sound from the pavement / Has the moon lost her memor...
Jan 08, 2018

異世代的創作者舞曲——訪《迂迴曲》編劇許晉邦、導演余翰廷

作為職業演員,許晉邦笑說這身份看似風光,但實際而言卻十分被動,往往也是有劇團邀請才能全情投入到演戲中。於是他決定作主動——從戲劇中不能缺少的...
Jan 08, 2018

重塑徐訏撲朔迷離的仙氣愛情——室內歌劇《鬼戀》

繼2013年《蕭紅》和2015年《大同》之後,作曲家陳慶恩的第三套室內歌劇《鬼戀》將於月內首演。之前兩套作品刻畫的,是近代為人認識的歷史人物...
Jan 03, 2018

花非花霧非霧

《親密Claustrophobia》是一場既疏離又親密的感官旅程,踏進劇院帶起耳機一刻,觀者已把感官交給作品。帶著耳機的我就像走進不同人物的...
Dec 29, 2017

港日韓台比舞較藝 跳出亞洲當代舞拼圖

舞蹈作品不能久存,既不能成書、又不能以影像紀錄所有畫面及感受,只能在舞台上躍動的那一瞬間才成永恆。但在港能讓舞者發展及受眾觀賞當代舞的場地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