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劇場共融——視形傳譯與口述影像

圖:由香港話劇團、一條褲製作及受訪者提供 ■ 本文轉載自四月號(vol 58)《△志》

香港算是一個共融社會嗎?
假如你失去感官,再不能像以前般跟人溝通,你會怎樣?
那時候,欣賞藝術是否從此變成不可能?

缺陷的環境

由政府到民間,都常說要建設一個共融社會,但到底怎樣才算共融?像上面的提問,視障或聽障人士進入劇院欣賞一場演出,能否像普通人一樣分享到藝術的樂趣?曾接受賽馬會藝術通達服務中心口述影像訓練,並多次參與口述影像服務的姜綺雯 (Yumi) 提出了重要的一點:「“disabled” (有缺陷) 的不是該位觀眾,而是觀演環境,它缺少了一些令殘疾人士能完整地欣賞演出的東西。『通達服務』就是要去補足這個環境不足,令任何人都可以享受藝術。」Yumi 的說法,或許跟很多人認為「通達服務」是為了協助某一部份人而加諸於一個演出身上的想法相反。所謂共融社會,是否應該能顧及不同人士的需要?

由2011年開始,「香港展能藝術會賽馬會藝術通達服務中心」便為各藝團和場地提供藝術通達服務及諮詢,令更多長者、兒童及殘疾人士能接觸藝術。香港展能藝術會執行總監Myra Tam指出,來年除了原有的服務之外,會加強觀眾拓展項目:「我們當然希望有更多藝團加入提供『通達服務』。另外是舉辦更多演前和演後座談會,因為很多殘疾人士因怕不能理解演出,而不願意入場欣賞。」通達服務中心提供的「通達服務」當中,「劇場視形傳譯」和「口述影像」可以說是跟表演藝術關係最密切。或許讀者會問,現時很多劇場演出都設有字幕,為甚麼還需要視形傳譯?擔任了手語傳譯員二十多年的劇場視形傳譯員陳國勇 (Bosco) 說:「字幕無法令受眾感受到角色的情感,所以劇場視形傳譯需要加上身體和面部表情去演繹角色的說話。」

話說回來,既然手語是聽障人士的日常溝通方法,當然手語會更直接和有效地傳遞演出信息。而口述影像方面,表面上只需敘述舞台上所見的東西,但原來當中也有不少規則,Yumi說:「我們要清楚導演想呈現的舞台效果和他的意圖,例如要明瞭一件道具是否重要,假如視障人士不知有該道具的出現,便可能會錯失很多資料。但同時又不能過度表達個人的解讀,以避免影響受眾的聯想。我們希望他能像個健全人士一樣,可以接收到所有舞台上發生的資訊。」

由準備至演出

要令視障或聽障人士全面地理解演出,Bosco和Yumi需要如何去準備?Bosco說:「先要從劇本思考一下如何表達,例如《都是龍袍惹的禍》中有很多詩句,太過詩意地表達的話,受眾會較難理解。如果有歌曲便要設計成手語歌。還有角色分配,一般舞台演出會有兩至三位傳譯員,男女分配未必平均,但主角一般會由同一位傳譯員負責。曾經負責過的《莎翁的情書》,兩個人要演二十多個角色,還有二十多首歌,實在是很大的挑戰!」Yumi說:「同樣是需要看採排和演出,之後就開始口述練習。開場前十五分鐘會有演前簡介,描述一下佈景、服裝、場次和角色等,讓受眾有一個完整的概念。由於轉景時間有限,燈滅燈亮之間場景已變,因此我們會為每個場景起一個名,讓受眾馬上想像到舞台上發生的事。但有時對演出做足準備都未必足夠,曾經有演員在彩排時做了一些動作,我花了很多時間練習如何描述,但到演出時他卻沒有做,那一刻的確被難倒了!」除了排練和演出外,原來Yumi 還會定時和其他口述影像員見面,交流心得,她說:「畢竟受眾來自不同階層,對語言的接收和理解會有所不同,因此找出最多人共用的詞語和描述方法變得很重要。例如『翻滾』一詞,一般人會理解為『翻騰』,但亦有人會理解成『將湯翻熱』,我們的聚會就是要避免類似的誤會發生。」

劇場共融

回到共融的問題上,各人心目中的劇場共融是甚麼?Yumi 說:「我相信要讓公眾更加了解『通達服務』,明白這是一件正常和該做的事,而不是特別為某一群人服務。希望將來視障人士不用特意尋求服務,而是各藝團已經有此安排,任何人只要購票就可以無障礙地去欣賞節目。試過有觀眾投訴口述影像的聲浪過大,但我希望在更多人了解口述影像之後,其他觀眾能夠包容。」Bosco 則認為要從傳譯員的水平入手:「傳譯員的底子要好,表達夠豐富,能緊貼演員的表演。另外是很多聽障人士都對身體動作有很高的理解和表達能力,我希望他們將來可以多參與演出。畢竟劇場都是關於社會及人與人的關係等,是很需要參與的。」Myra 亦同樣希望社會大眾能對「通達服務」有更多認識,因此會多到學校和社區舉辦活動,她說:「希望大眾能明白『通達服務』可以是演出的一部份,而不是硬生生的加上去。我在外國接觸過好些演出,負責手語傳譯的朋友甚至是在舞台上成為演出的一部份,希望在不久將來我們可以帶這類演出來港!」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演員
姜綺雯 (Yumi KEUNG)

自由身藝術工作者。從事設計及劇場工作十多年。現為亂世繪多媒團藝術團主席。曾參與口述影像之節目包括:自由野 2014《簡約空間》、MaD 2015、《俏紅娘》音樂劇、《相約星期二(十四度公演)》、「2014香港藝術發展獎」頒獎典禮、《藝無疆︰新晉展能藝術家大匯演2015》、《太平山之疫》等。

......
藝術類型: 藝術行政
譚美卿 (Myra Tam)

現任香港展能藝術會執行總監,曾於香港管弦樂團與香港藝術節任職發展經理,並於美國擁有76年歷史的青少年管弦樂團Arts Umbrella任行政總監。自2012年至今,於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與香港浸會大學持續教育學院任兼職導師,教授藝術行政課程。獲美國俄勒崗大學頒授表演藝術管理碩士學位和非牟利管理專業文憑,並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學士課程。

......
藝術類型: 手語傳譯員
陳國勇 (Bosco Chan)

現任聽障人士中心手語傳譯員,協助義務手語傳譯及手語班導師二十多年,1996年註冊為法庭語文組兼職手語傳譯員。曾參與傳譯之製作包括2011年至2015年香港展能藝術會「全民一人一故事劇場」、Theatre Noir《莎翁的情書》及《動物農莊》、中英劇團《頭注香》及《禧春酒店》、香港話劇團《都是龍袍惹的禍》及一條褲製作《同志少年虐殺事件》。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5, 2017

大人物《搞大電影》

神戲劇場創團以來銳意創作,維持一年一劇的模式,而劇團創辦人之一的黃秋生當然是主打角色,而每次合作的對象亦是由星級人馬擔任,《EQUUS馬》的...
Aug 14, 2017

觀後有感—— 《Hello, Dolly!》

一九六四年的音樂喜劇 Hello, Dolly! 今年於百老匯重演,拿下了四個東尼獎,包括最佳重演音樂劇。上演的劇院 Shubert The...
Aug 11, 2017

快樂演出,《快樂抗爭》——蘇子情

獨腳戲在香港從來也不是熱門的劇種,最令香港人聯想到的莫過於舞台上黃子華獨自由頭講到尾的棟篤笑,又或是上年大紅大紫的電影《La La Land...
Aug 11, 2017

從雅娜•羅斯的《海鷗》談談搬演經典

如何衡量和評價一個經典劇作的搬演[1]?這是《海鷗》完場時在我腦中所浮現的第一個問題。 《海鷗》是俄羅斯劇作家契訶夫的名作,發表於1896年...
Aug 07, 2017

是美麗的謊言 還是坦白的傷害

Michael 戀上好友的太太,這一段已有六個月的婚外情,讓他沾沾自喜,以為能夠用一個又一個的謊言暪騙所有人,老婆不會發現,老友也不會懷疑,...
Aug 04, 2017

「行走江湖的悲劇」——中英劇團《水滸嘍囉》

說起水滸,大家必想到宋江及一眾梁山好漢,但在中英劇團的新作《水滸嘍囉》中,與宋江搭配的並非英雄好漢,卻是兩位嘍囉。該劇取材於《水滸傳》,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