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劉博智-以攝影記錄海外華人足跡

文:小米 | 本文轉載自2011年3、4月號(vol 1)《△志》

被別人冠以「海外華人攝影家」的劉博智,這幾十年來一直以驚人的毅力和靭性拍攝他的代表作:遊歷五大洲,把世界不同角落的華人腳踪以攝影記錄下來。作品題材由他們的家園、房間、日常物件、姿態、眼神也有。看他的作品,你會覺得每一幅照片背後各自有一個耐人尋味的故事。他的攝影,充滿著對這個民族的關懷;對於文革的苦難,他有一份不能不說的使命。

和 海 外 華 人 的 緣 份

愛把海外華人成為他鏡頭主角的劉博智說,攝影改變了他的人生。「我覺得攝影影響我如何交朋友,帶著攝影機會讓我接觸到不同的人和事,也改變我如何用眼和心去看事物。」

「我的作品大多圍繞海外華僑的生活,比如有一段時間在加拿大東面一個小阜做廚,我和這些人也算是一同工作,炒餸、炸甜酸、咕嚕肉。他們全是由中國窮鄉出走的,大都沒怎樣受教育,由五十至八十多歲也有,是一般人眼中的小人物。

「我和他們沒有任何隔閡,可能因為我父親從前做士多,隔離有講客家話、上海話和台山話的鄰里,我和他們很易相處,他們也很接受我。」劉有很多作品和他們有關,和他們熟絡後,他走進他們住的唐人街巷,逐家逐戶以相機記錄他們的生活。因為他想追溯他們為何離開中國,走到這麼遠 的地方。這個攝影概念在當時很前衛。

「他們多是老一代的男人,女的通常不離開,選擇留在鄉下、廣州或香港生活。這些人物後來成了我的拍攝對象,他們生的孩子,有些是混血,有些不,有些不懂講中文。比如其中一個在墨西哥生活了幾十年的老華僑,巳經記不起唐話,當我說起一些詞彙如『萬金油』、『老師』、『醫 院』,尚可勾起他的回憶,不過他們的下一代真的不懂了。」

和他們的相處裡,不時有一些令他印象深刻的經歷。例如最近到古巴,認識了一個生在古巴的女人,巳經79歲。她完全沒有中國血統,卻深受廣東文化影響,「她會講廣東話、台山話,能上台表演粵劇,這些全拜她的中國籍養父所賜,她和養父有很深的父女情。所以她有一個心願,就是返 台山拜祖墳(在開平的石塘里)。我看到這個古巴女人對中國有這麼濃的情懷,實在引起我很多反思。」

為 何 從 事 攝 影 ?

影像對劉博智的吸引力,始於中三,那時在他就讀的英華中學,有一間黑房,攝影對他來說就如表演魔術,一切是這樣有趣和新奇。他坦言如果不是也因為理科算術不好,也不會和攝影這樣「一拍即合」的。

「我走到外國學攝影,是因為香港好像沒甚麼機會,我並不想做父親的士多,因為那時開始有超市。我在69年試過到墳場上班,返晚上十點至早上七點,做了幾個月覺得無前途,父母當時為我想辦法,借錢給我到外國讀書。」他當時並沒有藝術基礎,於是他的一個中學同學仗義請槍為他畫一幅自像,作為申請入學之用,「就在這非法與合法之間,我混到外國唸攝影,當時對攝影完全入了迷。我到了夜晚四五點仍然在黑房曬相,看的聽的和接收的完全和攝影有關,在視覺、技術和理論上不斷吸收。」

關 於 攝 影 教 學

現職美國堪薩斯大學美術學院教攝影的劉博智說,教攝影一點也不易,學生自己有自覺性很重要,「自覺性是你對自己的要求。現代人只顧看手機和電腦,就算眼睛睁開也看不見似的,忽略了用眼和心觀察事物」。

他曾因為一幅照片有感而發:在雲南一間茅屋,牆身白色的,牆上寫了幾個字:最可憐的人就是白瞎眼。「眼未開也等於心未開,有時心開了也會眼不到,眼看心應,用手按快門,按多久,如何將那一刻延長,這很難教的,攝影師本身要有決斷力。」

「 紅 牆 」 是 浸 出 來 的

以國人受文革壓抑的「紅牆」系列,曾分別在北京和上海展出,是劉博智在攝影生涯中最有滿足感的作品。他說這一批作品是經過一段時間「浸」出來的。他雖然在香港出生,也沒有返過中國,直至1979 年還是他第一次踏足內地。「中國在1966年經歷文革,令我不敢返去,為何在珠江三角洲流出這麼多屍體?我當時覺得這一切很難理解。」因為文化大革命,他沒機會返國內見他外公,到加拿大唸書時外公剛過身,這對他來說永遠是一個遺憾。

「後來1981、82年,我在美國的圖書館內,看了很多關於文革的資料,包括明報月刊,當時我的眼開了。很多牆油了灰白色,文革的東西全被蓋過,問別人,別人不願多說,問多兩句別人說我多口。在古巴,我問過當地的華人,他們也不願多說。81年我去了開平,我外婆的鄉下,入了一家可能是領導住的房子,看到有字寫著:政治是統帥是靈魂,我影了相。一個女人問我要菲林,我說文革巳過了這麼久,為何還這麼敏感?我後來把寶麗萊菲林給她,其實是空的,真菲林我留著。」

他憶述當年香港的攝影畫報由陳復禮辦理,因他和中國有生意來往,劉博智在他的雜誌發表文革、毛澤東後,陳吩咐編輯不要再登他的東西,劉和香港的攝影從此脫勾,也再沒有在香港發表甚麼。「幾十年後,我已經認識了很多文革的受害人,他們也不願說甚麼,我問點解,他們說忘了就是忘了。如果身為受害者,但你又是研究文化和歷史的人,可能會受很大的沖擊,我不是身受其害的人,我知道了這些,我便決定要說了。」

劉博智將1979 至1981年拍攝的牆上痕跡,加上2004年在廣州和上海拍到文革留下的遺跡,就是統戰的語錄、毛主席說過甚麼的,他很著意去影。

「1979年後,白牆所掩蓋的,2004年這些牆開始剝落,我看見毛語錄在這些泥灰下,於是再拼合79年、81年所影的相,那時的攝影開始有意思了。我把黑白、彩色湊合在一起,色調上有修改的地方,改到我認為在訊息傳遞上有深刻的意義。毛語錄、毛澤東的肖像被人用釘刮到花哩綠,即是說這個影像表露了憎恨的感受,把米奇老鼠帽戴在毛主席頭上,MickeyMao。我在北京一家工廠出面看到這些:一顆紅星代表女紅衛兵流血,這讓我看到人性的黑暗,利用政治權力,去欺凌女性。女人要用性交換她們的自由,就好像陳沖拍的《天浴》一樣。我覺得有人要說甚麼,於是把這些珍而重之拍下來。這不單是藝術,是對歷史、文化的傳遞。無論我的聲音有多細小,我也要開始傳遞,這是我人生的工作。」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劉博智 Lau Pok Chi

劉博智,1950 年生於香港,19 歲到加拿大及美國追尋他的攝影夢。1975 年獲布魯克斯攝影學校美術學士學位,主修工商業及科學攝影;兩年後獲加州藝術學院頒發碩士學位,專業為社會紀實攝影。現職美國堪薩斯大學美術學院設計系教授,自1967年開始以華人的遷徙、生存、變遷、精神世界、價值觀為核心主題,由香港到北美洲,穿梭縱橫數十年,長期從事系統性拍攝。

陳復禮 Tchan Fou-li

陳復禮,生於中華民國廣東潮安,香港著名攝影大師之一,曾創辦《香港攝影畫報》、《香港中國旅遊》等雜誌。

毛澤東(1893年12月26日-1976年9月9日),字潤之,中國湖南湘潭人,是中國共產黨第一任中央委員會主席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的第一代最高領導人。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