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動盪時代的藝術的意義—— 白雙全及Chris Evans雙個展

文:林琬娸 | 圖:Para Site藝術空間 | 本文轉載自2017年10月號(vol 75)《△志》

Para Site「白雙全及Chris Evans雙個展」於9月22日開幕,今次展覽以雙個展的方式進行,策展人周安曼說,2010年台北雙年展擔任助理策展人時,邀請的廿四位參展藝術家,白雙全及Chris Evans皆身在其中。通過那次合作,令其對他們建立深切瞭解,「雖然他們呈現的手法各有不同,但他們創作的概念可謂相互呼應,形成有趣的對話。」

周安曼於2015年移居香港,並主理Para Site,自言一直思索「自己可透過藝術展現甚麼?藝術到底又能做些甚麼?」此時白雙全和應說:「周女士在如此動盪的時代重新反思藝術的功能,當時就想這不就和我的『法院計劃』不謀而合嗎?」在2015年6月15 日的這一天,白雙全偶然走入觀塘法院聽審避靜,並發現法院內冰冷、寂靜和嚴肅的氣氛,有助他重組佔中整件事發生的過程。從那一天起連續兩年,他出入各區不同法院,集中追蹤及旁聽近年佔領運動相關的審訊。他做筆記畫草稿,即席素描了抽象的符號,更記錄聽審過程浮現的圖像,最終整理了一系列在法院產生出來的創作,可說是把內心深處的狀況重新整合並體現出來。周女士認同著說:「在佔中期間,白雙全消極到不得了,根本把創作都停了下來,由於不在狀態,都推卻了我們之前的邀約。這個『法院計劃』之前雖在廣州做過,可都是初步階段。透過攝取各局部片段,在無意識狀態下的塗鴉,他重新解讀並詮釋法院案件。這過程猶如自我療傷,把恐懼解放,並重找信心的出口。」

她續指,這正正和Chris Evans的創作有異曲同工之妙,二人皆調整了內在混亂的狀態,於此才開始可以和外在複雜的世界對話。Chris Evans亦同意說,「我將自己置身於不同的社會情境,從參與經驗來探討人與社會之間的交涉,試圖提問如何在崩壞的體制與系統下妥協或拉鋸。」在其《工作面試》這一作品中,可見他邀請十位同是藝術家朋友創作短篇故事,以輕鬆幽默的方式探討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結構,由此打破溝通的障礙,並探索不同情景。特意以「工作面試」命名,好比嘲諷如盲約般,有意識並希冀把最美好的一面表現出來。另外一組五個好像是旅客入境時和海關辦理手續的關卡裝置,透過上面的圓形通話氣孔,邀請觀眾進行對話,望能反映和投射溝通的重要性。周女士提醒道:「雖則這趟開幕活動才是Chris Evans的第二次到港,他不會和白雙全一樣對佔中充滿感慨,但同樣他經歷了英國脫歐和屢次的恐怖襲擊。他以嬉笑怒罵的心態回應,而白雙全則以沉重的個人感想出發反擊。」Chris Evans笑說:「我於今年五月才第一次來港準備展覽,你不要看作品似是裝置簡單,實則皆經過繁複的工序。例如我真的在香港鄉郊找來頭牛來舔我們的模具,並倒模複製在裝置上。就算今次訪港,我也沒有時間外出活動,我也是待在藝術空間和大家、當然尤其和同為藝術家的白雙全交流。」

白雙全的作品多來自生活,容易引起共鳴,令人發出會心的微笑,來探討藝術創作的定義與價值。例如為了拉近人與人的距離,他打電話給電話號碼上的鄰居說聲「恭喜發財」;在歐洲旅行行李被偷後,一無所有的處境令他尋找旅行的真正意義;在中國旅行時特地找尋「台灣」,在陌生的地方讓自己不斷迷路;又在不同海域收集海水,分別倒進透明樽,再排成直線,以留住今天的海岸線。他的創作充滿策略,特別在舊作《與視覺無關的旅行》,將身體的記憶印象留下,而非靠眼睛感受而已。另外,於兩年前在M+展出、創作於2006年的作品《等一個朋友》中,在沒預約的情況下,在某一個地方呆等一位友人的出現。他曾說過「我想把生活中所有的時間當成我的作品。我從不把創作看成是我的工作,因為我做的只是自己覺得重要和有趣的事。又有一次,我經過一幢大廈,看着它,突然閃出一個念頭,就是想等大廈裏所有人睡去。這個念頭很有詩意,我和一幢大廈的所有人隔住空氣用一個黑夜連繫了。整個過程都很自然,但當我想拿相機拍一張相記錄的一刻,我抽離當下的時空,這記錄的想法令到當下這件事失去了完美。」

他把玩「時間」成為作品原始的構想,將隨機及偶發的當代藝術元素演繹得淋漓盡致。是次「法院計劃」的創作,表面上與過往這些靠攝影及錄像來記錄行為展演或體驗旅程大為迴異,因為如《噩夢牆紙》及手稿均為實實在在的物品。但事實上在法庭內,白雙全默默地觀察、沉思、隨機素描,並拼湊圖像,何嘗不是一種行為藝術?作品體現了創作策略的伸延,把香港的政治前景問題當作是自身的問題來解決。他分享到「整個佔領期間好比一部浪漫的電影,但當結束後,由於原先位於的高峰太高,跌下來才會有這般傷勢。」在庭上透過素描慢慢記錄情境,他墮入了靜止沉思的狀態,理想幻滅後的空虛感逐漸被填滿,情緒略感紓緩,心情亦稍為平逸安靜。在《噩夢牆紙》這一作品中,他將聽審的筆記圖繪,正反並列重複,製成牆紙背景,更特意將冗長的案件編號及字母加入於作品名稱,並補充說:「不知道背後的故事,表面上還以為它是一款高貴典雅的家居裝飾品。但當你知道它背後的暴力時,你就會猶豫要不要接受。牆紙是具滲透性的,並能軟性地切入議題。」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藝術家-画作
白雙全 (Tozer Pak Sheung Chuen)

1977年生於中國福建,1984年移居香港。2002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副修神學。從事攝影、繪畫及概念藝術創作,作品關於人與人與城市和自然之間的感通。喜歡豐子愷的漫畫,陳百強的歌,喜歡旅行。2003-07年星期日《明報》專欄創作人,出版《七一孖你遊香港》、《單身看:香港生活雜記》及《單身看II:與視覺無關的旅行》。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20, 2017

賈科梅蒂《行走的人》‧該往何處去?!

瓊丹帶著一點好奇,一點徬徨,繼續探索牠的路。牠知道這個探索旅程是需要無比的堅韌意志及勇氣,但要超越,就要付出,這是牠的選擇,牠想要做命運的主...
Nov 14, 2017

行走於荒誕社會 —— 朱田「最好的時光」

遊走在朱田的最新個展《最好的時光》中,作品的表現簡潔有力,卻巧妙蘊含著她對自我和社會的思考。今次展出的作品覆蓋了不同類型的創作,畫廊牆面展出...
Nov 11, 2017

當「導賞」被導賞《火花!新遊社:文創導賞員@社區》

不少人去博物館或藝術館,多少也曾參加過館方組織的導賞團,由導賞員介紹館方收藏或展出的作品,從不同角度深入淺出地講解,像老師般講說但又不會如老...
Nov 10, 2017

貫穿人與地的光《光・影・香港夜》

香港夜景聞名於世,高樓大廈燈飾絢麗燦爛,還有每晚定時放射的幻彩詠香江,吸引不少旅客或香港人於維港兩岸駐足欣賞。而於本年11月23至25日,更...
Nov 10, 2017

朱興華:「投入生命及感情於其中,才成藝術」

香港六七十年代是一個華洋雜處的狀態,當日中西藝術文化交滙所激盪出的變化與革新,引來一場現代藝術運動;當時展覽場所不再限於藝術館、白盒子內,一...
Nov 08, 2017

What a strange world we live in —— 「仙境奇遇」

「我不想和瘋癲的人在一起。」愛麗斯強調。 「這個你不能避免。」貓說「我們在這裡都是瘋癲的,我是,你也是。」 「你怎肯定我是瘋癲的?」愛麗斯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