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十年一度 記明斯特雕塑展

文、攝:AY | 本文轉載自2017年10月號(vol 75)《△志》

走在德國明斯特(Münster)的街頭,是個很有趣的經驗。行人好可能錯過了在街頭的藝術雕塑而不自知;也可能以為平常不過的事物是藝術作品。
十年一度的明斯特雕塑展探討的就是公共空間、藝術及觀眾之間的關係。

就以Michael Dean 的作品為例,他的裝置作品《Tender Tender》參與2017 年度的雕塑展。在明斯特的街頭及LWL美術館內,都能看到其展示《Tender Tender》 。街頭的版本體積較細,藝術家將小型的裝置以單車鎖或掛鎖繫在電燈柱旁,看來就像被隨處棄置的建築廢料。而在 LWL 美術館內的展品則佔據了整個中庭,從地面樓層伸延至一樓,以相同的物料——膠袋、混凝土、沙石、膠樽等做成的大型裝置。將作品分佈於市內街頭及美術館內,正是展覽的目的,喻意將都市空間與藝術空間扣連一起,這個不單是 Michael Dean作品的詮譯,也是從 1977 年以來明斯特藝術展一直探索的題目——公共空間、藝術、日常、時間、塑雕在彼此間的相互界定。

明斯特是位於德國西北面的一個傳統的天主教小城。回溯上世紀七十年代,美國藝術家George Rickey將一件三塊「太陽能板」的裝置藝術品《Drei rotierende Quadrate》放在明斯特市中心,即時引起當地居民很大反應,他們認為這件公共空間的裝置破壞小城的空間美感。為回應當時情況及改變市民對藝術的看法,時任市立文化及歷史博物館館長Klaus Bussmann舉行了一系列探討公共藝術的講座,更聯同路德維希博物館 (Museum Ludwig)的策展人Kasper König舉辦了首屆明斯特雕塑展作為伸延活動。時年1977年,從此十年一度的雕塑展便開始了,四十年後,《Drei rotierende Quadrate》亦成為了這個小城地標之一。

時間不單見證了人、事、觀點的改變,更是記錄了當中千絲萬縷的關係。明斯特雕塑展以十年作為間距,因為轉變要經歷時間。從2007到 2017 十年間,世界各地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十年前,人們對智能電話的概念仍很模糊;今天,它已成為日常生活的必需品。科技在頃刻之間拉近了一切,也摧毀一切;發展成就創造也加速破壞,各種的邊界也被模糊了。今屆的明斯特雕塑展叩問當下人類面對的種種悖論。法國藝術家 Pierre Huyghe 的《After A Life Ahead》彷彿是天地盤古初開的微縮版,也是末日之後的世界。作品展示的是一個生物科技的系統,由位於明斯特市邊緣的一座溜冰場改建而成。Huyghe 將溜冰場改建成一個低於地面的山勢地景,內有蜜蜂、細菌、藻類植物、甚至魚類等寄居其中。整個作品就是一項生物及科技作媒介的工程。藝術家還會把各生物的活動集成數據,用作控制那倒掛金字塔形的天窗的開合時間。當今天我們的環境不斷被破壞,人類與各生物應如何面對受損的自然生態,亦是藝術家透過作品的叩問,讓我們反思如何利用科技把地球從滅亡的邊緣走向重生。

大抵都是因為科技將各種的邊界都變得模糊。難民、邊界圍牆等事件所定義的國家之間的邊界,已經不是單純的實體物理國界。國籍已經超越膚色及種族,變成一種文化認同。美國藝術家 Mika Rottenberg 的展品《Cosmic Generator (working title)》,利用市內一家已結業的雜貨店,內設錄像裝置,並將被遺棄在店內的貨品——罐裝椰漿、花雕酒、聖誕裝飾及吹氣水泡——重置成為裝置的一部份,更有亞裔「店員」看守。(「店員」其實是雕塑展的工作人員,都是來自當地大學的亞裔學生。)店內另一隅改成放映空間,播放一套疑幻似真的錄像。片中沒有設定時空,內容卻是人類現今要面對及處理的問題,如全球化、廉價勞工、勞動剝削等。片中出現很多被塑膠花、玩具、聖誕裝飾等包圍著似乎是亞裔的面孔,發展中國家的廉價勞工問題都不是新鮮事。另一個讓人難忘的影像是這些女工推著車子在邊界的圍牆下走過。在科技以超光速推動人類向前走的時候,已經不能再是各家自掃門前雪,若你仍然以為邊界築圍牆是事不關己的時候,世事早已是蝴蝶效應般不能置身事外,共業再不只是佛家的概念了。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3,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電影與教學(三)

高中學生可以看些比較嚴肅的電影,其中一套我極力推薦的是:《烏龜也會飛》。導演Bahman Ghobadi是位伊朗籍庫爾德(Kurdistan...
Dec 11, 2017

光的旋律《Memento Mori: Sonata for Light》——陳一云

燈光是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同樣也是藝術作品中的必需品。如何運用燈光,無論是劇場演出或畫作展出,與作品的配合是每個創作者需要面對的問題。燈光的重...
Dec 11, 2017

當價值與立場,不再鮮明如昨—— 關尚智「藍是新的黑」

關尚智於馬凌畫廊展出的最新個展「藍是新的黑」,延續其一貫機智的幽默感和敏銳的批判性,風格更見成熟和多元,作品媒介以裝置和影像為主,展覽題目中...
Dec 08, 2017

「老辣橫行胡鬧有之」——王公懿個展「湖光山色」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這用來形容王公懿的作品《桃花灼灼》再恰當不過。走入展廳,很難不被《桃花灼灼》吸引,這一多聯宣紙畫作高達2米,長達8米...
Dec 01, 2017

Spring workshop告別作「共存」Tiffany Chung及田中功起 編織香港近代史

Spring Workshop最後一個展覽「共存」,策展人李綺敏表示展覽很organic,有回顧香港歷史的含意,亦貫徹Spring向來策展方...
Dec 01, 2017

【雕文嵐女】修來的藝術家——楊東龍

最近,在我臉書上的電台專頁有了新突破,看帖、收聽者打破了這三年來的紀錄, 前後約有三千人。為甚麼介紹一個不經常露臉的油畫家貼子,會有這麼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