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Danc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即興是當下生活的訓練 — 多空間「獨舞 (4) + 緣舞場 47」

藝頻:吳天悅 | 部分圖片提供:多空間

當別人跟你說:「不如即興……?」你會選擇豁出去探索,還是站在原地安份守己?即興可以是刺激好玩,同時也充滿不安與未知之數。至於即興表演,可能有很多人覺得是亂來的,然而於表演者而言,生活的每一部分都可以是即興,他們都強調「當下」,每一場表演都是在感受當下的靈魂。

今年 5 月和 6 月份,「多空間」呈上「獨舞及緣舞場即興系列」,與觀眾來一場身體、思想與靈魂的交流。是次的獨舞與即興共有兩場演出,每場演出之上半場為獨舞或演出,下半場為不同界別之藝術家,共同即興創作「緣舞場」。

《緣舞場》十六載

《緣舞場》最早源於一種對舞蹈的重新思索,「多空間」藝術總監馬才和有感很多舞台表演都是重複又重複的戲碼,演上一百場、一千場,表演者的意義究竟在哪?「開始看到表演者沒有生命,他們很枯乾,只不過呈現那種程式出來,但裡面就失去了一個作為表演者、人最重要的靈魂,做了過千場後他只不過好像一部機器,程式化了,沒有人最重要的情感、感動,作為一個表演者在台上最美麗的一刻應該是靈魂。」

馬遂於 1998 年開始了第一個即興表演《緣舞場一.緣來如此》,至今已經來到第 47 場。每次都請不同藝術家來交流、即興創作,「我們緣舞場最特別的地方就是你做一千場,就有一千部作品。」表演者那一刻就在當下跟觀眾、其他藝術家一起分享創作過程,當下可以擦出甚麼火花是沒有人可以預知的。

即興找回自在與自由

然而,當我們處於一個充滿規限的社會時,逐漸習慣了跟隨指示做事,偶爾得到自由反而不知所措。馬才和表示,有些舞者就是被訓練為跟隨者,學習和訓練過程大多是模仿,沒有人指導就怯於獨立創作,然而他並非完全反對這種單向訓練方式,「我是想說一種平衡,怎樣在學習了那些舞蹈過程然後又忘記它,學習並不是為了那種形式去做,我不是為了跳芭蕾舞而去跳舞,我不是為了那種形式或形態去跳,應該是那種形態令你生存得更自由。」

他以小孩子為例,小孩子本身就有很多創意念頭,然而在成長過程中就將之慢慢收窄,「所以即興創作的過程裡是希望找回人類本來有的天馬行空、自由、即時性和直覺,即時去解決處理問題和怎樣應對不同的突發事件發生。」原來即興創作都可以培養的,「再深層次一點,即興的訓練可以是生活任何一部分。」

要將之融合生活當中,首先要擁有敏銳的感官。她今天穿了花裙、衣服邊有點皺摺、他有口氣、地上有一塊口香糖……這些生活微小的痕跡都都可以成為創作的符號,馬才和說:「音樂有樂譜,舞都有舞譜,但原來我們在生活裡任何事物都是譜。」只要對周遭的事物敏感和細心觀察,任何事物都可以透過直覺立刻轉化成舞蹈、音樂等藝術。

讓刀隨風起舞之「偽舞踏」

五月份的「獨舞 (4)」找來了行為藝術家、即興舞者丸仔,創作名為《刀風》的作品。上月行為藝術節,他受到多位藝術家啟發,例如西安行為藝術家相西石用刀做的作品,另外,還參加了巴西日裔藝術家田中敏的風樂 (Fugaku)工作坊,一種源於「舞踏」的新表演方式。「舞踏」本身是一種後現代舞,二次大戰後日本發展的一種當代舞,它的肢體比較上扭曲,透過想像感受身體然後去跳舞,跟西方的舞蹈很不同,沒有特定的訓練,而是從想像透過身體去表達出來。「田中敏有一個練習叫我們拿著一把扇,拿扇去撥空氣,我腦中出現的是:可不可以不是扇,而是一把刀,而一把刀可以帶我去邊呢?」他稱自己的表演為「偽舞踏」:「都有『舞踏』的成分,想像自己是一把刀的時候,我感覺到空氣、感覺到風,感受我在這個香港社會的感覺是怎樣呢……」

他覺得刀與這個社會的風氣有著密切關係,引述幾年前行為藝術家三木講過一句說話:「這是一個兇手的時代。」當時都有發生很多事,例如李旺洋事件等,但他說那時候不是很確實地感應到,反而是去到劉進圖被斬時的那「六刀」,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刀的威脅:「所有事都硬碰、很暴力……我覺得現在的社會氣氛是每件事都有把刀悍住你。」藝術節有套戲叫《鐵馬》,最後一幕的畫面,演員都是拿著一把刀,用刀作為象徵,反映著這個不安的時代。

獨舞部分同樣佔很多即興成分,「我覺得即興在香港很多人拿來做一個編舞的工具。但對於我來說為甚麼不可以就是表演本身?」丸仔覺得即興在生活每一刻都在發生,只是我們怎樣意識到,「其實是要有自覺,有了自覺其實就是追求一種自主、自由,再高層次一點,我覺得即興是一種很自然發生的事,每個藝術家可以很自在的做自己的事,同時跟其他人溝通交流。」

聚集喜歡玩的藝術家

「藝術家都是一個喜歡玩的人,而不是被框框住。」馬才和說。下半場《緣舞場 47》邀請了來自五湖四海的藝術家,有玩聲樂的李鎮洲、跳現代舞的施卓然、燈光設計的羅文偉、玩音樂的史嘉茵和邱立信等。他們在演出前會舉行工作坊,互相交流和衝擊,並討論對「即興」的看法,李鎮洲和施卓然都認為是一種直接、真誠的交流。羅文偉則表示:「很多舞者會說是一個探索自己內心的過程……至於我站在燈光設計的角度,其實就是在有限的工作資源裡要不斷發揮自己的即時創作……」而史嘉茵於 7 年前已第一次接觸「緣舞場」,她說:「即興是要打開自己所有感官,不單指耳朵,如果一個人自顧自玩,不理別人在做甚麼,其實會『打架』,玩即興音樂要感受,完全在當下一刻,接收到甚麼就再輸出甚麼。」

最後馬才和謂每一場表演都是一個成長、修煉和提升的過程:「《緣舞場47》都不是一個完結或成果,只是生命過程中的一個點。觀眾來看即興都可以抱著一種較中庸、開放和沒有期望的態度來,正如我們做即興都不應該有甚麼期望,每一次都是那麼當下。」

獨舞及緣舞場即興系列

獨舞 (4) + 緣舞場 47        

日期:10/5/2014

時間 : 20:00

地點 :「多空間」Y-劇場

票價 :$120, $ 80

 

獨舞 (5) + 緣舞場 48        

研習工作坊日期及時間 :18-20/6/2014    14:00-18:00

演出日期:21/6/2014    

時間:20:00

地點:「多空間」Y-劇場 

票價 :$ 120, $ 80 (門票現於「多空間」辦公室發售。)

優惠及詳情:www.facebook.com/events/499240873532785/?context=create&source=49

「多空間」網頁:http://www.y-space.org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馬才和 Victor Ma Choi Wo

於 1995 年聯同嚴明然創立舞團「多空間」,香港演藝學院舞蹈學院首屆畢業生,畢業後隨即加入香港芭蕾舞團,至 1990 年重返演藝學院修讀戲劇。1996 年獲亞洲文化協會利希慎獎學金,前往美國考察當代舞蹈及劇場,2000年獲香港藝術發展局列斯大學志奮領獎學金前往英國修讀表演研究碩士課程。曾為多個香港及國際藝術團體擔任編舞及形體設計,創作超過60多部作品。重要作品包括《冇關係》、 《不是雙人房》、《昏迷》I及II 、 《「舞」可能I- IV》、 《緣舞場1-40》、 《呼吸I及II》等。

丸仔(袁堅樑) yuenjie MARU

行為藝術家、即興舞者、藝術工作坊導師,亦從事編舞、劇場、繪畫、文字和裝置藝術創作。丸仔為香港社區文化發展中心「共生舞團」藝術總監,以DanceAbility舞蹈方法為基礎創展「共生舞蹈」,並於2015年擬定「共生舞譜」。

相西石 Xiang Xi Shi

藝術家、獨立策展人。創作行為作品、水墨作品。曾於日本、法國、斯洛伐克、波蘭等地發表行為作品。2000年至今,持續在西安、北京等地策劃行為藝術展,包括每年的「谷雨行動」等,並致力推動西安行為藝術交流活動。

施卓然 Sze Cheuk Yin

施卓然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修畢舞蹈學院藝術學士(榮譽) 學士學位,主修當代舞。在校期間獲獎學金赴上海世博作交流及演出。

李鎮洲 Lee Chun Chow

李鎮洲曾為中英劇團全職演員及助理藝術總監,並演出大部份劇團 製作和導演多部作品。 1991年,李氏於英國跟隨菲利帕.高利亞研習演藝,其後更獲香港 藝術發展局頒發助學金,赴英國倫敦密德薩斯大學修讀東西方戲劇 研究。

史嘉茵 Sze Ka Yan

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主修音響設計及音樂錄音。在學期間曾到蘇格蘭皇家音樂 戲劇學院作交流生。曾擔任香港演藝學院《日落音樂會2008》監製,以及《魔 方變奏》和《無際空境》之音響設計。舞蹈製作包括香港舞蹈年獎2011、《3D動 屋》、《簫邦 vs Ca幫》、《英雄@降E大調》和舞在平行線系列《流。白》,並於 《同闖新天地II:我的身體版圖》中擔任工作坊導師及展覽聲音裝置設計。

羅文偉 Law Manray

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主修燈光設計。致力於學習劇場中不同崗位,專注於劇場創作。曾於不同舞台演出中擔任燈光設計、導演、編劇、舞台設計及演員等。設計作品包括:香港演藝學院《六個尋找作家的角色》、《熒.睿》;國際學院舞蹈節—香港選段;動藝《言逐》;多空間《冇關係》、《舞在圍村III—2046小牛講古仔》;黎海寧X多空間《突然之間》;深港城市/建築雙年展開幕展出等。

邱立信 Nelson Hiu

畢業於夏威夷大學人種音樂學系(Ethnomusicology),在各地參與實驗音樂、聲音、舞蹈及劇場音樂創作逾三十年,成立不同的實驗音樂團體,亦曾發表多張實驗音樂專輯。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