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告別坐定定——劇場可以是體驗加遊戲!

【圖:由受訪者提供】 本文轉載自十二月號(vol 55)《△志》

近年歐洲劇場興起需要觀眾高度參與的表演模式,例子如英國Shunt 和Punch Drunk等劇團,將廢棄工廠大廈重新佈置成演出場地,給觀眾隨意遊走及跟演員互動。香港亦有劇團試圖將這種“Immersive”表演形式帶進香港,還加插遊戲元素,創造出具香港特色的新劇場。

接觸體驗式劇場

“Immersive”是「身歷其境」、「三維虛擬實境」的意思,聽起來有點大膽和前衛。以此為製作方向的本地藝團Banana Effect,其藝術總監陳安然是在英國求學期間愛上體驗式劇場:「那時剛好是“Immersive Theatre”最流行的時候,加上我的老師是劇團Shunt 的創辦人,整個課程都跟這方面有關。」安然說老師在第一堂教的就是要學會提問,其次是定下此模式的規則。而每日的課堂都會分組實習,不停以新方式去打破傳統劇場模式。她補充說:「要做到“Immersive”,就是要將一個空間重新建立成另一個世界,然後給觀眾進入。例如將咖啡室變成《馬克白》中的皇宮房間,而且觀眾可以走進去。又例如Punch Drunk的演出The Drowned Man 就把倫敦一幢幾層高的工廠大廈佈置成具有片場、森林、家居等地方的空間。因此“Immersive”又跟主張運用環境特質的“Site-specific”(環境演出)不同,因為當中涉及將空間改造。」

為甚麼要突破框框?

年輕人總愛反叛,體驗式劇場到底是純粹為顛覆傳統觀看者與被觀看者的關係,還是為了跟YouTube、Facebook和3D 電影抗衡,爭奪觀眾的招數?安然說:「與傳統劇場相比,我們是透過製作去提出問題和跟觀眾連繫,而不是硬要觀眾接收某些訊息。像體驗式劇場等當代藝術,就是要跟觀眾當面對質,要『拳拳到肉』。歐洲大多數觀眾已不甘於安坐著接收資訊,同時質疑劇場的真實和即時性。體驗式劇場強調的就是『你』的現場參與,這是電視和YouTube 等媒體做不到的。」

劇場與所有其他藝術一樣,一直力求突破,安然認為當中的演變,其實都基於一個原因,就是要去刺激觀眾:「希臘悲劇用上歌詠團和面具去放大演繹;莎士比亞運用音律豐富的詩詞去令觀眾在腦海中浮現美妙的意境;到了現代劇場運用形體等,都是要突破固有的演出模式,找尋新方法去刺激觀眾。我希望能透過體驗式劇場去跟社會和世界有所連繫,但我知道路還是很漫長的。」

 

對觀眾也有要求

路之所以漫長,很大原因是基於香港觀眾都習慣站在一個安全的位置去觀看甚至批判演出。要放棄旁觀者的心態,對香港人來說無疑是一項挑戰。陳安然在製作《你喪心‧我病狂》的時候,就收到不少查詢,問有沒有只「看」而不用參與的門票。安然對此有點失望:「觀眾需要有一個角色,有份參與,才算“Immersive”,否則就完全不符合體驗的概念。在演出中觀眾會接收到很多資訊,但因為身處其中,一般人會來不及思考,而在演出後卻有時間慢慢消化和反思。那是第一身經驗才能獲得的啟發,而不是『冷眼旁觀』就可以。」安然指《你喪心‧我病狂》演出後有收到意見說太前衛,亦有回應指過份保守。結果可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跟新觀眾開啟了對話之門:「有位觀眾在演後座談會告訴我,基於演出的遊戲性質,他帶了七位從來未入過劇場的朋友一起來玩。我想是這次製作最大的收穫!」看來體驗跟遊戲很能吸引新觀眾,然而安然卻希望能當傳統劇場觀眾和新觀眾之間的橋樑:「不過最糟的是傳統觀眾太習慣『坐在黑暗中窺看別人生活』,彷彿重頭去建立一群對體驗和遊戲感興趣的新觀眾還來得容易。但如果流失了傳統劇場觀眾我又會感到很可惜。因此我仍然在努力探索中,希望觀眾們都可以享受體驗式劇場。」

發展具香港特色的演出

在回港發展之前,安然在英國已經跟友人組過劇團Level5,團員來自不同國家和文化背景,演出Psychopomp還有不錯的成績。「演出以徘徊生死狀況為背景,由於我們希望接觸多些年輕觀眾,因此決定在酒吧內演出。結果一共演出了四次之多,由最初需要親自找演出場地,到後來有機構主動邀請我們演出。」在英國雖然得到不錯的成績,但安然回港後更希望能塑造具香港特色的體驗式劇場,亦因此加入了遊戲元素:「製作會加入較多遊戲成份,香港觀眾比較受落。而我們也將演出定位為「體驗式遊戲劇場」(Immersive Game Theatre)。我認為香港需要具本土特色的創作,而不是單純去跟隨Punch Drunk 或 Shunt的風格。12月劇團將會到冰島演出,今次作品還會加入皮影戲!」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演員
陳安然 (Chan On Yin)

陳氏現為自由身演員、BANANA EFFECT 創辦人及體驗式遊戲劇場(Immersive theatre) 創作者。 陳氏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獲頒藝術學士學位,主修表演。在學期間曾獲毛俊輝獎學金,並在校內獲得傑出演員獎 。畢業後隨即加入香港話劇團成為全職演員,直至2011年離港到英國Royal Central School of Speech & Drama進修當代劇場 。陳氏擁有超過10年的演出經驗, 參與的劇目超過30齣.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5, 2017

《禁式極樂園》迷失在現實與擬真中間的科技匱乏

當人把虛擬世界的事件視為真正的罪惡,那科技就接近了信仰。一如《美國眾神》(American Gods)所描述的新神,科技成為一種神話性崇拜,...
Dec 14, 2017

《不是女僕》 紀錄劇場搖擺於紀實與概念之間

《不是女僕》是一個誠意可嘉的作品,從四語字幕(中英加上印尼語和菲律賓語)便可見一斑。摒棄單向的線性敘事,角色扮演與疏離效果結合,呈現訪談所得...
Dec 07, 2017

「用120﹪的力量去演好每個角色」——林澤群專訪

臨近聖誕,總令人想重温經典的聖誕故事,狄更斯筆下的A Christmas Carol當然是其中之一。香港話劇團將於12月重演音樂劇《奇幻聖誕...
Dec 06, 2017

「企硬」、「不認命」的真.香港精神——演戲家族《一水南天》音樂劇圍讀演出

三位劇場人,同時是三位爸爸;四年前一次家庭聚會,由「湊仔經」談到各自心目中的夢想音樂劇,幾個創作人走在一起,彷彿注定會有事發生!音樂劇《一水...
Dec 04, 2017

建構跨文化交流網絡《香港_帶_路文化交流會議2017》——榮念曾、進念・二十面體

提起一帶一路,便讓人聯想起中國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然而除了與不同城市談經濟之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在文化及藝術的層面...
Dec 04, 2017

「成長就是不斷地打碎又重組自己」——訪《培爾.金特》導演鍾肇熙

天邊外劇場請來鍾肇熙參與其舉辦的「新導演運動」計劃——在一個三四百人的中型劇場,執導這齣享負盛名的《培爾.金特》,他對此深感興奮。鍾肇熙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