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周俊輝-經典再造

文:小米
周俊輝

提起本土藝術家周俊輝,他的成名作《電影繪畫系列》在art scene 裡實在無人不曉。在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修畢學士和碩士,其創作流露強烈港產風格的他,原來在當初未有想過讀藝術,只希望個人的生活模式能夠和文化創作扯上關係,不用當一個「返朝九晚五的打工仔」。

香港風格是偶然

周俊輝的作品向來被視為帶有強烈的香港風格,比如他的《的士系列》、《電影系列》作品,便令觀者印象極為深刻。不過他坦言當初只想畫一些簡單的景物,比如畫的士是因為爸爸當日是的士司機,擁有兩部的士,他於是畫了有的士的街道。但漸漸他的作品也加進了很多香港元素,以他的成名作為例,以電影場景入畫,配上對白,並不是無的放矢、而是畫面可對應香港當下的環境狀態。

而第二個周俊輝作品的特色,便是他的「系列作」。周說:「為甚麼有系列,因為我不想掉下藝術家的陷阱,作品要分時期,這樣分會變得很典型,藝術家要跟著這樣走。」不過他強調,自己做每個系列時並沒有想過真的會持續。「比如電影系列,我畫了頭三張,只是想玩玩。那時在伙炭開放日展示,怎知這個系列似乎被人討論得最多。」

最有滿足感的作品

對他來說,最有滿足感的作品,便是每個系列的第一幅。「其實我畫每個系列的第一幅是最刺激,也最困難、最痛苦和做得最差。技術上不成熟,想法上也不成熟。比如第一張《臥虎藏龍》,整個畫面也是黑色的。當初最吸引我畫的原因,是它的對白翻譯出錯了。退出江湖怎麼繹? (I could escape the Giang Hu World) 就是因為被吸引而畫了。」攝影裝置則是《最後的晚餐》,「我做的時候沒有改變任何內容,是純形式的東西。你可說這個想法是最簡單的。影的相不講究,我用的只是傻瓜機逐格影。在創作過程中,不知道目的地在哪裡原是非常刺激的。」

怎樣看經典

周俊輝對藝術的關注,很多時圍繞對經典作品的詮釋與再創造。比如以一些電影畫面重新繪畫成油畫,或取材於文藝復興時期的東西,做成了一些行為藝術或攝影裝置的作品。周說,關於經典這回事,作家卡爾維諾對他有很大的影響。「經典是在大眾潛意識裡存在的東西,是一種我們以為知道又不知道,以為不知道又知道的東西。我們會不斷重覆去看,看完又覺得我們其實一早知道,卻又從來沒看過。比如有些人沒有看過電影《教父》,卻又知道它的畫面和電影角色。這可能是第二齣電影重覆用過它的一些橋段。」

他覺得經典是由前人不同的text 交織在一起。「講得明白一點,其實沒有任何作品是百分百原創。比如近期說『二次創作』要立法,我覺得沒有任何創作不是二次創作。一立法我們就甚麼也不用做了。基於這種想法,我覺得不如將這個經典重做一個經典,把經典和創造這些經典的方法更加著跡地表現出來。反而我後面加入的創作、我自己的情緒放得後一點。」

這也是周俊輝對繪畫的想法,「由畫一幅畫開始,可以有好多負擔,好多重量是承受不來的。比如一些訊息,一幅畫很難好像當代其他創作媒界,可以說得那麼多。又比如想表達一個政治訊息,你會否托著一幅畫去遊行?我覺得無論畫畫得有多好,也未能有效表達到這個訊息,可能你走上街拉著橫額已經能夠表達了。」

於是他覺得經典的挪用能有效解決這問題。因為每個人對經典已有一些想法或詮釋,「比如『最後的晚餐』,有電影和小說也提及,我只不過是其中的註腳,但這些不同的詮釋,對原本不同的講法,可支持到一個很大的、龐然的故事。」

創作上的哲思:阿波羅與酒神

談及有關創作上的思維,周俊輝自言,這些年來他也不斷思索自己做藝術的方法。「尼采曾以希臘神話論兩種做藝術的方法:一個是阿波羅,另一個是酒神。我一直被這個問題纏繞,我本身是一個『很阿波羅』的人,創作時我會做research,整理一些資料,比如看電影、小說與影評,然後化作一個系列,我創作這些畫的過程,是很理性的。」

「有一段時間我刻意不想做酒神。不過我也很羨慕有些朋友充滿情緒,尤其是那些畫抽象或表現性的,反面一點說,你覺得他畫得最好的時候,可能是他生活最差的時候」。

「話說回來,我怕做這些,可能是因為我在逃避,不想在作品裡提及太多很私人的情緒。有時又會想,說出來也沒用吧,觀眾也沒有興趣去知你的內在,開心或不開心。追隨酒神式的創作方法,我可能要把自己很內在、尤如光著身子般展露人前。這可能也歸因於自己的性格。」

輕鬆的行為藝術創作

當了十年藝術家的周俊輝,其表達形式除了繪畫,還有攝影裝置和行為藝術。「行為藝術對我來說是一些很輕鬆的東西。因為它不像畫畫要花那麼多功夫。通常我做的video 也不會多於5 分鐘。當然,對比國內藝術家所做的行為藝術,香港藝術家並沒有那種沉重的負擔。」

周俊輝以一個作品為例,「比如有一個國內藝術家,拿一條肋骨出來,和不同國籍的女士一起影相,帶有一種象徵聖經裡「肋骨」故事的含意。我也很佩服他們。對大陸人來說,人體或人的生命有時是很便宜的。在大陸,有些人會輕視自己的身體。沒有甚麼大不了嘛,我就拿出來給你看。當然有一些人會說你在嘩眾取寵。總之大陸的行為藝術是可以去到這個地步的。」周說這種作品帶出的訊息很大聲,與之相對他的作品便顯得輕型了。不過這也和香港藝術家的成長背景有關,喜歡表現「英式的黑色幽默,皮笑肉不笑地去講gag。」

周自言他的作品也有這個取向。他也想在作品中,表達香港現時「政府搞藝術,地產也搞藝術」的狀況。早前他試過在Art Fair 做一個行為作品,再造馬奈《草地上的午餐》,和品牌上海灘合作。周刻意地把鏡頭倒轉,向著觀眾,把他們也放進相片裡,於是他們也參與這件事。周說行為作品對他而言,是一個預計不到結果的小刺激,「這其實是一個注定失敗的作品,因為原本是諷刺的作品再重現時,訊息注定被消化了。但我回想馬奈在當時的表達,其他人可能也未必這麼快就接收到訊息吧。」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周俊輝 (Chow Chun Fai)

周俊輝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先後取得藝術學士及藝術碩士。近期曾參與展覽包括意大利威尼斯雙年展軍械庫的“威尼斯集合點” (2015)、香港文化博物館的 “時間遊人” (2015)、利物浦雙年展(2012 )。周氏的作品為德意志銀行藏品、香港文化博物館、香港藝術館、上海喜瑪拉雅美術館及瑞士希克藏品所收藏。周氏現於香港居住及工作。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7, 2018

從正面直視潘玉良的世界

旅法中國畫家潘玉良的傳奇身世,總能引起觀眾種種遐想:自小父母雙亡、十歲被舅父賣落妓院、十八歲時得蕪湖海關關道潘贊化贖身娶為小妾、婚後開始學習...
Dec 14, 2018

香港藝術館第六次獲贈吳冠中無價作品

香港藝術館 於8月22日在禮賓府舉行了一場接收吳冠中家屬捐贈藝術品的儀式。這已是第六次,至今藝術館累計藏有其作品及個人文獻超過四百五十項。今...
Dec 13, 2018

歷史之重攝——李泳麒《褪攝影》

當相片流傳下來,總是會被視為客觀的歷史紀錄。但影像,通過色彩、物象、構圖的組合,能夠創造某種氛圍、某種感覺——那可能是攝影師或設計師,刻意想...
Dec 07, 2018

極簡主義的政治抵抗及美學表現

最近香港卓納畫廊帶來了四位代理已久的「極簡主義」(Minimalism)美國藝術家,分別是唐納德.賈德(Donald Judd)、弗瑞德.桑...
Nov 29, 2018

香港居住空間的無限聯想——《可以居——想像寮屋》

由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啟德」研究與發展中心推出,「可以居」計劃的第一部《可以居——白沙澳鄉》集中在說一條村裏人際關係的不同故事,今年推出...
Nov 26, 2018

【雕文嵐女】舊物與創作

最近有一個我喜歡的展覽,叫「張三李四收藏展」,以收藏舊物為基調,再將收藏物/收藏精神的意義延伸。舊物舊景,本身就是城市記憶的一部份。攝影師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