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周俊輝-經典再造

文:小米
周俊輝

提起本土藝術家周俊輝,他的成名作《電影繪畫系列》在art scene 裡實在無人不曉。在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修畢學士和碩士,其創作流露強烈港產風格的他,原來在當初未有想過讀藝術,只希望個人的生活模式能夠和文化創作扯上關係,不用當一個「返朝九晚五的打工仔」。

香港風格是偶然

周俊輝的作品向來被視為帶有強烈的香港風格,比如他的《的士系列》、《電影系列》作品,便令觀者印象極為深刻。不過他坦言當初只想畫一些簡單的景物,比如畫的士是因為爸爸當日是的士司機,擁有兩部的士,他於是畫了有的士的街道。但漸漸他的作品也加進了很多香港元素,以他的成名作為例,以電影場景入畫,配上對白,並不是無的放矢、而是畫面可對應香港當下的環境狀態。

而第二個周俊輝作品的特色,便是他的「系列作」。周說:「為甚麼有系列,因為我不想掉下藝術家的陷阱,作品要分時期,這樣分會變得很典型,藝術家要跟著這樣走。」不過他強調,自己做每個系列時並沒有想過真的會持續。「比如電影系列,我畫了頭三張,只是想玩玩。那時在伙炭開放日展示,怎知這個系列似乎被人討論得最多。」

最有滿足感的作品

對他來說,最有滿足感的作品,便是每個系列的第一幅。「其實我畫每個系列的第一幅是最刺激,也最困難、最痛苦和做得最差。技術上不成熟,想法上也不成熟。比如第一張《臥虎藏龍》,整個畫面也是黑色的。當初最吸引我畫的原因,是它的對白翻譯出錯了。退出江湖怎麼繹? (I could escape the Giang Hu World) 就是因為被吸引而畫了。」攝影裝置則是《最後的晚餐》,「我做的時候沒有改變任何內容,是純形式的東西。你可說這個想法是最簡單的。影的相不講究,我用的只是傻瓜機逐格影。在創作過程中,不知道目的地在哪裡原是非常刺激的。」

怎樣看經典

周俊輝對藝術的關注,很多時圍繞對經典作品的詮釋與再創造。比如以一些電影畫面重新繪畫成油畫,或取材於文藝復興時期的東西,做成了一些行為藝術或攝影裝置的作品。周說,關於經典這回事,作家卡爾維諾對他有很大的影響。「經典是在大眾潛意識裡存在的東西,是一種我們以為知道又不知道,以為不知道又知道的東西。我們會不斷重覆去看,看完又覺得我們其實一早知道,卻又從來沒看過。比如有些人沒有看過電影《教父》,卻又知道它的畫面和電影角色。這可能是第二齣電影重覆用過它的一些橋段。」

他覺得經典是由前人不同的text 交織在一起。「講得明白一點,其實沒有任何作品是百分百原創。比如近期說『二次創作』要立法,我覺得沒有任何創作不是二次創作。一立法我們就甚麼也不用做了。基於這種想法,我覺得不如將這個經典重做一個經典,把經典和創造這些經典的方法更加著跡地表現出來。反而我後面加入的創作、我自己的情緒放得後一點。」

這也是周俊輝對繪畫的想法,「由畫一幅畫開始,可以有好多負擔,好多重量是承受不來的。比如一些訊息,一幅畫很難好像當代其他創作媒界,可以說得那麼多。又比如想表達一個政治訊息,你會否托著一幅畫去遊行?我覺得無論畫畫得有多好,也未能有效表達到這個訊息,可能你走上街拉著橫額已經能夠表達了。」

於是他覺得經典的挪用能有效解決這問題。因為每個人對經典已有一些想法或詮釋,「比如『最後的晚餐』,有電影和小說也提及,我只不過是其中的註腳,但這些不同的詮釋,對原本不同的講法,可支持到一個很大的、龐然的故事。」

創作上的哲思:阿波羅與酒神

談及有關創作上的思維,周俊輝自言,這些年來他也不斷思索自己做藝術的方法。「尼采曾以希臘神話論兩種做藝術的方法:一個是阿波羅,另一個是酒神。我一直被這個問題纏繞,我本身是一個『很阿波羅』的人,創作時我會做research,整理一些資料,比如看電影、小說與影評,然後化作一個系列,我創作這些畫的過程,是很理性的。」

「有一段時間我刻意不想做酒神。不過我也很羨慕有些朋友充滿情緒,尤其是那些畫抽象或表現性的,反面一點說,你覺得他畫得最好的時候,可能是他生活最差的時候」。

「話說回來,我怕做這些,可能是因為我在逃避,不想在作品裡提及太多很私人的情緒。有時又會想,說出來也沒用吧,觀眾也沒有興趣去知你的內在,開心或不開心。追隨酒神式的創作方法,我可能要把自己很內在、尤如光著身子般展露人前。這可能也歸因於自己的性格。」

輕鬆的行為藝術創作

當了十年藝術家的周俊輝,其表達形式除了繪畫,還有攝影裝置和行為藝術。「行為藝術對我來說是一些很輕鬆的東西。因為它不像畫畫要花那麼多功夫。通常我做的video 也不會多於5 分鐘。當然,對比國內藝術家所做的行為藝術,香港藝術家並沒有那種沉重的負擔。」

周俊輝以一個作品為例,「比如有一個國內藝術家,拿一條肋骨出來,和不同國籍的女士一起影相,帶有一種象徵聖經裡「肋骨」故事的含意。我也很佩服他們。對大陸人來說,人體或人的生命有時是很便宜的。在大陸,有些人會輕視自己的身體。沒有甚麼大不了嘛,我就拿出來給你看。當然有一些人會說你在嘩眾取寵。總之大陸的行為藝術是可以去到這個地步的。」周說這種作品帶出的訊息很大聲,與之相對他的作品便顯得輕型了。不過這也和香港藝術家的成長背景有關,喜歡表現「英式的黑色幽默,皮笑肉不笑地去講gag。」

周自言他的作品也有這個取向。他也想在作品中,表達香港現時「政府搞藝術,地產也搞藝術」的狀況。早前他試過在Art Fair 做一個行為作品,再造馬奈《草地上的午餐》,和品牌上海灘合作。周刻意地把鏡頭倒轉,向著觀眾,把他們也放進相片裡,於是他們也參與這件事。周說行為作品對他而言,是一個預計不到結果的小刺激,「這其實是一個注定失敗的作品,因為原本是諷刺的作品再重現時,訊息注定被消化了。但我回想馬奈在當時的表達,其他人可能也未必這麼快就接收到訊息吧。」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周俊輝 (Chow Chun Fai)

周俊輝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先後取得藝術學士及藝術碩士。近期曾參與展覽包括意大利威尼斯雙年展軍械庫的“威尼斯集合點” (2015)、香港文化博物館的 “時間遊人” (2015)、利物浦雙年展(2012 )。周氏的作品為德意志銀行藏品、香港文化博物館、香港藝術館、上海喜瑪拉雅美術館及瑞士希克藏品所收藏。周氏現於香港居住及工作。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5, 2018

重塑時間與記憶——白立方作品與文獻展

白立方畫廊為慶祝成立25年,特意在香港於即日起至25日舉辦紀念展「溫故而知新:作品與文獻回顧」。畫廊挑選了超過30位藝術家共展出36件作品,...
Aug 13, 2018

荷蘭與佛蘭芒黃金時代

五月尾香港蘇富比在其金鐘藝術空間展出一系列荷蘭與佛蘭芒油畫鉅作,展現了西洋藝術史其中一段重要時期的珍貴作品。十七世紀的荷蘭正值黃金時代,無論...
Aug 04, 2018

懷念及延展「丁公」 慷慨精神 「筆墨留情——丁衍庸與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門生友好的藝緣」

被譽為「東方馬蒂斯」及「現代八大山人」的丁衍庸,既是西方現代藝術傳入中國的先驅,亦為中國水墨開拓新風的功臣。適逢丁公辭世四十周年,他的學生兼...
Aug 02, 2018

如果城市可重來——“Post-Industrial Landscapes 5.0: Urban Scan”

那天我走進Osage的白盒子,看見了一個感覺陌生的景色——展場裡有一個個捲成圈圓的圖畫,上面有對內、對外的一幅幅城市景象。彷彿你擁有走進去,...
Aug 02, 2018

共存的意義——馬玉江「夜未央」

才踏入「夜未央」馬玉江個展展場,就教人感到有點壓迫。空間小小的,三面牆都貼滿了黑黑白白的紙,上面依稀印有些模模糊糊的字。望向左面的白牆,寫著...
Jul 30,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2)

每次世界發生大型社會運動,藝術與音樂都從不缺席。1968年法國學生運動,出現了大量精彩海報,而音樂人亦以音樂回應。 就以2014年香港佔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