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喬治.康多首度來港雙個展:「Face-Off: Picasso / Condo」、「Expanded Portrait Compositions」

文:林琬娸 | 圖:蘇富比S|2藝術空間 | 本文轉載自2018年4月號(vol 80)《△志》

在蘇富比S|2藝術空間的「Face-Off: Picasso / Condo」展售會於三月十六日開幕僅一週後,緊接著Skarstedt 與Sprüth Magers畫廊於香港海事博物館攜手打造喬治‧康多( George Condo)在亞洲的首度個展「Expanded Portrait Compositions」,展期至四月六日。和蘇富比黑漆漆的環境不同,海事博物館偌大的窗戶把外面的自然光引進,照得空間一目了然。這組作品包括八件架上繪畫和五件紙本作品是康多就博物館的空間特別創作,呈現出與以往不盡相同的風格。大部分為單人肖像,而多人群像則懸在一邊小廳裏。扭曲的面龐和抽象的身體彷彿被注入了一股混沌而癲狂的能量,爆破蔓延至畫面之外。畫廊代表更言若有憾地說「早知多帶些作品來」,他們之所以這樣說皆因展出共十三件作品皆全悉數售出,有好些藏家就算在開幕日到來,都已經棋差一著、撲了個空。現場聽到藏家遺憾地說「在年輕的時候收藏莫奈,奈何年紀大了,眼睛看到強烈色彩時,才能帶起情緒的起伏,故看莫奈不如看康多時心撲通撲通的跳。」或許正如這位藏家所述,故康多廣為亞洲藏家所追捧。

當然蘇富比也有留意此趨勢,所以特意把康多拉攏和畢加索一起作展售,而畢加索固然悠來已久已備受亞洲藏家的肯定。從早期日本藏家的熱烈購藏,到現在他們主要轉為委託,而中國和東南亞等多國的藏家則爭相納藏。展售會呈獻四十多幅出自畢加索和康多的肖像畫,其中包括去年在紐約拍賣以三億五千萬港元成交的畢加索著名畫作《女子坐像,藍色裙子》,另外矚目的還有他為女兒瑪雅所繪的肖像畫《瑪雅與船》和康多的《公主》。《瑪雅與船》充滿幾何圖案的拼湊,臉龐位置突出,顏色和構圖豐富,是典型畢加索風格。而2008年的《公主》為康多初期的「莢果人」(Pod Painting)系列,結合「莢果人」與真人肖像,以類似卡通人物造型的方式表達,足見他在肖像畫中引入當代文化元素。從他的畫中既可找到蘊含傳統藝術元素的古典繪畫構圖,而通過卡通的臉龐又可看見當中的流行元素。他擅長將現實解體,然後再將相同元素重新組合為新現實,從而帶來無盡的可能,而這些可能就構成了他畫面的趣味性。展售會上康多另一幅重量級作品屬於1998年創作的《逃逸的嬉皮》( The Escaped Hippie)。畫面呈現了一個在月光下奔跑的身影,他的臉龐像極了一位卡通人物,身上穿著一件花俏的短袖圓領汗衫,那正是嬉皮士的象徵,而肩上背著一個沉重的黑包。他面露驚懼,似乎畫面外有人追趕著他,三顆釘子整齊劃一地釘在其背上,猶如在玩一場飛鏢遊戲。

生於1957年美國的康多為當代最具創意的藝術家之一,從眾多風格迥異的歐洲藝術家前輩身上獲得啟發,畢加索正是其中之一,因此不難在其作品中看見畢加索的影子。尤其是《公主》描繪眼睛融合的正面及側面,與畢加索1939年的《女子坐像》相對應。由此可見康多的畫風因而深受影響,把藝術慣用語彙置於趣怪荒謬的嶄新語境裡,再混合融入具象繪畫的肌理,既為肖像畫注入生命力,也在幽默之間顛覆了這個類別。兩人都愛繪畫人物,畢加索喜畫身邊人如家人和戀人,康多則以真實世界為靈感,結合虛構人物為主題,嬉皮士是他尤為熱衷的題材之一。畢加索以戲謔的方式表現對於現實的視覺感知,其表現對象往往被定格在一個個充滿情感衝突的瞬間。其後康多重拾了這一視覺和心理脈絡,然而兩者之間在語境架構上有顯著的區別,畢加索的立體主義強調的是一種新的觀看方式,他把物體和人物拆解為一個個塊面,以體現同一時間和空間所看到的不同視角,從而突顯畫布的平面性。而康多則更注重心理感知,亦更接近後現代主義。其視覺手法通過立體主義來勾劃自己的興趣點,即所表現的個體和正在觀看作品的觀眾的心理狀態。再者與畢加索以空間為主體的方式不同,康多所描繪的是人的全部情感潛能。

2016年對於康多來說可算是個豐收期,作品取得了亮眼的市場表現,在拍賣價格位居前十五位的作品中,有多達五件為新入榜的作品。至去年在紐約蘇富比拍賣會上他於2011年繪畫的作品《壓縮IV》(Compression IV)力壓前一年以二百萬美元締造的歷史最高成交價,以四百萬美元易手,領銜其作品拍賣價格。到上月在倫敦佳士得拍賣會上,尺幅略小於《壓縮》的另一幅畫作《運動中的形象》(Figures in Motion)以二百六十萬美元成交,進一步奠定他在拍賣市場的地位。可見正值颳起的一場席捲全亞洲的康多熱潮,絕對不是空穴來風。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15, 2018

他把身體借給了世界 ——香港國際攝影節:中平卓馬

中平卓馬(Nakahira Takuma)40年前對影像的批判,今天看來依然擲地有聲,特別是在資訊、影像爆炸的時代,他提醒我們影像所無法觸及...
Nov 14, 2018

從日常到超現實——植田正治 回顧展

「不要過度思考,只要在日常生活中發現一個主題後持續不斷拍攝,這就是『攝影』的實踐方法。我也就是這麼嘗試的。鑽研某一種東西的過程通常如此:最具...
Nov 13, 2018

稱之為愛的悲劇——Para Site「黯戀」

平日當我們說起「愛」,總是一個正面到不能再正面的的字彙。但在報紙上,幾乎所有關乎愛的事件,都離不開恐怖結局:謀殺、跟蹤、傷害……求而不得、帶...
Nov 11, 2018

【仁云亦云】難以置信

執筆之時是十月下旬,與其說整個香港都對未來熱烈地討論起來,不如說是憤慨和焦慮得不能不滿肚嘮叨。沒錯,我城本來習慣短視,「揾朝唔得晚」、「今朝...
Nov 05,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5)

日本六十年代繼反安保條約運動之後,另一場戰役是反成田機場的興建。 二次大戰後的日本,百廢待舉,政府希望發展大型基建振興經濟。1962年自民黨...
Nov 03, 2018

愉快與驚駭、高尚與低俗間的擺盪——村上隆「改變規則!」

對上一次日本藝術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在香港舉行個展已是六年前,這幾年間其創作持續演化,並從不同範疇中汲取了豐富的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