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Danc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在「無用」中找到另一種力量——訪舞蹈家王榮祿、周書毅

文:小亂 ■ 圖:不加鎖舞踊館 ■ 攝影︰阮漢威 ■ 本文轉載自五月號(vol 59)《△志》

不加鎖舞踊館將於五月上演最新舞作《無用》,六十後的香港編舞鬼才王榮祿,邀來八十後的台灣舞蹈才子周書毅合作,共同演繹「無用」的狀態,這也是二人繼《男生.男再生》後的再度合作。問及「無用」這樣的主題是否會令人覺得很灰,王榮祿坦言以前會害怕作品很悲傷,因為覺得那是很負面的能量,但有時候在排練時,他能真切地發覺到自己很負面的能量,奇怪的是,這種能量反而會讓自己有力量站回來:「如果能讓觀眾也感受到這個的話,我覺得那個是一個真誠的時候,會找到另外一種力量。」

對於周書毅而言,這個作品則讓他更找到了跟這個時代的對話,也讓他意識到「無用」才是我們要誠實面對的那個階段:「原來這個才是最難面對的,因為大家不可能朗朗上口,每天都談無用,會死的,但我覺得可以透過這個階段來談,不管是社會的事情,或者是之於世界你那一點點的力量,我覺得能找到這個的話,值回票價了。」

「在無用的日子裡,人生的意義才慢慢浮現」

「很多像我這種年紀的舞者,會說不要找我跳舞,但其實心裡很想跳舞。」王榮祿笑言。他對很多退休的舞蹈家的生活很感興趣,因為清楚自己總有一天也會走到這個階段,尤其是身體的傷,也讓他思考是否有可能繼續跳下去,以及應該用甚麼樣的心情去看待自己的舞蹈。去年王榮祿去了台東,找到停下工作,隱居在那裡的周書毅,希望透過彼此的交流或者合作尋回對舞蹈的熱情,不巧的是那時二人都處於沒有力氣創作的狀態,周書毅原以為王榮祿會就此放棄,殊不知半個月後王榮祿就發來了邀約。

「這次的合作,看到自己原來有很多東西是很脆弱的,身體也很脆弱,但自己是可以去接受脆弱的,也可以擁抱沒有這樣好的身體、形態,我覺得有這個想法的時候,自己又能進入到另外一個階段,沒有卡在去台東之前不要叫我跳的狀態。」王榮祿說。

「那你也過了那個坎了嗎?」我問周書毅。這一年多來他停下新作創作,甚至停下舊作巡演和舞團工作,他直言自己並不是過不去這個坎,而是沒有要過去,就是先放下:「我只是覺得說如何把這樣一個過不去的階段放上台,一種假死亡的狀態。所以《無用》這個合作才慢慢浮現。」就如他在海報中寫的:「在無用的日子裡,人生的意義才慢慢浮現。」

將演出回歸到日常性

談及今次的演出,王榮祿和周書毅都提到這次他們將表演性降到很低,更歸於日常性。「我從佐敦搭車過來,每天看到的都是同樣的,幾點的時候有一個阿婆在那裡掃地,那邊有一個流浪漢,我覺得日常性的滾動代表他/她是某種有用的存在的。」周書毅如此說。王榮祿續道《無用》不像以往的作品,有一個明確的主題,他更希望透過作品找回日常,找回有用的自己。他指出《無用》已經脫離了我們經常說的「有用的觀看經驗」,演出中並沒有很多刺激感官的東西,以讓觀眾快點進入作品的世界,他們這次想做的是讓觀眾集中。「但我們也有想過觀眾可能無法集中,但無法集中的時候也是一種很好的狀態,如果你能夠意識到,原來你是無法看這種less的演出的時候。」

聊到一半時,周書毅播放了演出的預告片給我看,舞台上方在燈光的籠罩下,有一個龐大的白色垃圾袋在飄動,這是今次舞台設計的概念之一。周書毅解釋他們並非想講環保,但是垃圾其實充滿在我們的周圍,只是只有在足夠多的時候我們才會意識到自己會被吞噬。「無用來自很多看不到的東西,垃圾好像滿是一個源頭的,因為有一天我們都會變成垃圾。」

從「無力」中找到另一種力量

「舞者的身體有傷,城市也有傷,世界也有傷。」周書毅說。王榮祿由馬來西亞來到香港二十餘年,周書毅在台北居住多年,都是大都市。「像這幾年社會的抗爭,或者說歐洲的難民,這些都不是我們絕對要去討論的事情。只是說你每天都在觀看,改變的是甚麼?是你生活的力氣。你有時候會覺得很無力啊,這個東西我不care,我走開就好了,我不管,我發現在城市裡面這個東西越來越嚴重,就是人的一種無力感。」周書毅說。雖然這些並非演出要直接討論的議題,但卻是演出所呈現的一種狀態。「對於一個舞者來說,無力是由這些傷累積挫敗而來的,但對一般的老百姓而言,很多時候是跟經濟、家裡的事相關。我們不敢說去講到世界,只是從我們兩個居住的社會來說,就已經看到很大的扭曲、極端所造就出來的好像越來越沒有力量感。」周書毅續道。

在一開始研究無用這個主題的時候,王榮祿與周書毅便討論過這個問題,他們希望還是可以回到身體去應對這些問題:「當人處於某種安居樂業的社會環境,我相信某一種積極程度也會不太一樣,比如我們會說北歐福利有多麼好,我們對那裡有一種期待,但反而忘了把自己做好。」今次的演出他們從觀眾席上去實踐,募集大家將不要的椅子捐過來。這些椅子將成為觀眾的席位,觀眾走入劇場,面對的將不再是排排陳列的一模一樣的座位。「我常常覺得便利會帶來很大的毀滅,比如塑膠袋,在台東生活沒有很便利,很少沒有看到這些東西。我們想從觀眾席,從零開始去建構這件事,建構一個人的意義。」周書毅如此說。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周書毅 Chou Shuyi

[may 2016]周書毅生於台灣,10歲習舞,高中時進入舞蹈專業科系就讀,畢業於國立台灣藝術大學。20歲初試啼聲,獲選兩廳院新點子舞展,開啟獨立編舞與舞者的藝術生涯,透過舞蹈直敘生活、旅行的感觸,審視自身生命,鏈結身體與環境、社會的關係,提出「屬於我們的身體語彙」。

王榮祿 Ong Yong Lock

王榮祿出生於馬來西亞,1989年加入香港舞蹈團,1993年加入城市當代舞蹈團。王氏為南群舞子創辦團員,1997至2001年間出任南群舞子藝術總監一職。2002年為香港演藝學院創作芭蕾舞《新舞動 — 4in》,憑其巧妙編排獲香港舞蹈聯盟頒發香港舞蹈年獎。2002年迄今獲香港藝術發展局委任為舞蹈界別之藝術顧問,並於2014獲頒「 香港藝術發展獎」舞蹈界別的年度最佳藝術家獎。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