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在台北向我城回眸

文:王天仁

香港、台北,兩處經歷各有異同的土地,聽說落差越來越大。首次踏足,以數天片面的感覺而言,是的,至少那差距,比一個多小時的機程來得遠。

遼闊、湛藍、嫩綠、長橋、涼風、騎車、打球、跑步,難以想像是繁囂城中一隅的畫面。同樣是大都市,人家能闢建一大片綠帶供大眾使用,而非成了華美豪宅的國界;同樣是新舊交替,人家能為歲月的痕跡抹上創意和活力,而非水泥、規管或官商勾結。車站如鯽的人潮,卻是秩序井然,上落從容;大集團、連鎖店的背後,仍有古早味的老店風情和親切,也有滿載青澀、汗水和夢想的小店,這一切調和起來的,也許就是我們本來也擁有,現只能嚮往的城市面貌,這面貌構成的,是生活。

我城呢?

層層錯落的蜿蜒屏障,夜看雖燦若繁星,是旅人口中的“So Amazing!”,鏡頭一轉,其實卻是一個一個齷齪的樊籠,把小島圍攏得密不透風,哪管是清風送爽的海濱,或是翠綠怡人的鄉郊。昔日的風華?只會是屈辱和歷史的傷痕,必去之而後快,或模糊其面目,再加以弄虛作假的新衣,務求斷裂回憶和過去,甚至淪為商人賺錢的工具。車廂中氤氳著的,是忟憎的情緒、不安的躁動、平板電腦或手機播送著的擾人聲浪,矛盾和衝突總是一觸即發、如箭在弦,哪管只是兩個陌生手肘的輕輕一碰。

至於舊城窄巷,我們當然已找不到,愛不愛又如何談得上?在蒼白無力但厚面皮的旋律下,街巷根本不必再擁有不同的名字,因同一個模樣的臉孔已是悶得中人欲嘔。人情味?是不善管理的象徵;話當年?我們即將啞口無言;談夢想?那是逃避現實,對社會發展毫無經濟效益的絆腳石。

這樣的我城,還可以談什麼?難怪我們只能聲嘶力竭地喊出沒回音的呼叫…

大家可否告訴我,以上都是片面和偏激之談?我情願是。如果,自欺欺人只能讓我城死不掉的話,我情願睜開眼,繼續在忿忿不平中嘗試勉力掙扎,感受真切而帶痛楚的生活。創意和藝術,最需要的土壤和空氣,是勇氣、信任、包容和互相尊重下的自由,絕不是圍起來的困局、播下來的謊話,更不是兩眼中只有錢的爭辯。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