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在旮旯處,重遇利志達

文:利志達 | 整理:一瓢 | 展覽圖片提供:Leumas To、Vic Shing | 本文轉載自2015年3月號(vol 46)《△志》

旮旯(粵音,卡喇),指的是院子裡的角落,或狹窄偏僻處,意味著與世俗或主流保持著一定距離的空間。大概,利志達由出道至今,無論是作畫的方向、主題、或是生活的方向,都處於在旮旯處。他總是堅持自己風格,不欲隨波逐流、不願嘩眾取寵,畫風奇特細膩卻又異常深邃。3年前看《JET》報道,說利志達不畫漫畫了。在香港當漫畫家從不易,收入總不及付出的多,維持生活頗困難,更何況是一向特立獨行的利志達?聽到這消息,的確失望,又擔心在未來無法再看到他的作品。

幸好近年於各展覽,竟意外看得到他的筆跡。這對讀者或觀眾而言,可謂一種驚喜吧!今年一月至二月,私畫廊辦了「旮旯」跨媒介展覽,展出利志達、陸瓷、廖偉棠和盧燕珊的作品。展覽強調藝術家創作的獨立精神,利志達在此展出其油畫作品:藍天白雲下,在暗角處有著難以辨認的可疑人影;在昏黃燈光下,西裝骨骨的人在相討事情,站在正中的人背對我們,其臉目難以看清……意念不易說明,意境卻饒有深意:利志達仍舊忠於自己。不知他接觸更多漫畫框以外的領域時,過得可好麼?

△:△志
利:利志達

△:你曾說可能不再畫漫畫了,而自2011年出版《大海盜談》及《大愛神話》後,鮮少看到你的漫畫出版,反而在展覽多看到你的筆跡。想問現在,還會不會想畫漫畫?
利:
有很多人都只關注,我是不是真的不再畫漫畫,而不是關注漫畫本身,極可悲。有一次受訪,對方好像在怪責我:「你又話唔再畫漫畫?」我在想,到底我不再畫你是否會更開心?其實畫與不畫,不少人只在乎八卦,於他們從來沒有什麼意義。又說,不少「訪問」只著重故事性,要所謂「搶眼球」,挑一些「奇情」行文。這樣的文化環境,沒意思。是呀,漫畫作品已經不多,只留一些有趣的才畫。至於出版,出版商們都令人失望;我明白生意難做,可是作者更難。不過,我也會考慮自己出版。畫畫則是另一個嘗試、另一種方式。

△:當這幾年已沒有再畫漫畫,你的生活有得到改善嗎?你滿意現在的生活嗎?
利:
漫畫是一個非常艱難、刻苦的工作,在此申明「漫畫」非插畫,其技能需求及壓力超出百倍,而且十分「夕陽」,不以它為主要工作,心理上會輕鬆些。生活還算可以。

△:今次與不同藝術家參與跨媒介展「旮旯」,你對今次參展有何感受?而這種合展的模式,會否跟你從前獨自畫漫畫不同?
利:
其實也差不多,像給《小強漫畫集》畫漫畫,其他作者畫他們作風的,我做自己的。今次嘗試一直不明所以的油彩(之前試過畫油,不太明白它)。不過用的是水溶性的,於我較易掌握,往後必定要用真的油。

△:你如何看待「獨立精神」?你很早便意識到,藝術品商業化、迎合大眾口味,才可提高漫畫的銷量。但是你一直都沒這樣做,而是堅持自己喜歡的風格;即便這不是一段容易走的路,你的想法是否仍舊未變?
利:
我的想法是反過來,非商業化的創作其實也同樣是「商業」的,當只有你才做到的,那就是另一般的「商業」。之前有人問過我,有沒有創作商業漫畫?我說我的漫畫全都是商業作品。也有這個想法:不作所謂的商業作品也可以暢銷。還有收取稿費,不就是商業行為?

△:你認為一些非主流藝術家的作品,例如你多年來所畫的漫畫,在這社會中有著怎樣的角色?你希望透過獨立創作,帶給觀眾甚麼?獨立精神的重要性在哪?
利:
充當文化的一部份。透過獨立創作,去呈現漫畫的另一種面貌,去體現漫畫的內涵究竟有多大,說大一點,創造香港漫畫歷史。

△:是甚麼引發,創作「旮旯」參展油畫作品的靈感?
利:
今次是來自近年社會上的新聞。

△:你曾指今次的作品,內容難以言語表達,看到甚麼即是甚麼。而在「旮旯」的訪談中,你曾說過,你不喜歡直接透過漫畫去表達訊息或立場——你認為,繪畫的作用是甚麼?如非為了傳意,對你而言,創作的意義在於甚麼?
利:
有太多作品都太過明繪出來,有如現今的歌星們 sell 歌,甚麼都講,什麼寓意、什麼隱含意思、什麼創作緣由——這樣的話,還算什麼?我的一位朋友,他一看這次的展品就知我在畫什麼,這樣的時間、這樣的題目、這樣的畫題,其實已十分明顯了。我是透過作品去說我想說的,但大部分都不直接,都有少少 filter(過濾)。

△:得悉你很喜歡水彩,但怎麼今次反使用油彩繪畫?
利:
一向的作畫形式都偏向水彩作法,油畫卻是反過來的,所以怪怪的,還沒太大領會,要多加練習才行。這次嘗試是失敗之下的再嘗試,碰巧家有兩個畫布框一直放著多年,就挑上它們。水彩也很久沒作,近年大部分都集中線條之上。

△:你想未來可向甚麼方向發展,希望能多畫甚麼?在以後在創作、繪畫路上,又會想有甚麼新嘗試?
利:
什麼也會,只要自己覺得有趣。在商業工作以外,找些空隙創作,看看自己的界限如何。繪畫路上,油畫、粉彩、碳筆、水墨什麼的也會想畫好。題材、內容才是真正關注點。題材因時而訂,計劃中下一本漫畫結集,暫時以《LAND》為名。不知何時成事?

△:你如何看待自己身為漫畫家的角色?如果它已成過去,那它在你的生命中處有怎樣的位置?你曾否後悔成為漫畫家,還是以自己曾全心全意去畫漫畫為榮呢?
利:
漫畫家這角色我看是走不掉的,也是我的自豪之一。漫畫也是讓我發表自己的想法的手段之一,它是個很微妙的媒介,充滿魔法的媒介,令人又愛又恨。對,我以此為榮。還有,做人從來就不應後悔。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廖偉棠 Liu Waitong

詩人、作家、攝影師。

1975年出生於廣東,後移居香港,並曾在北京生活5年。

盧燕珊 LO Yin Shan

香港理工大學設計系文憑畢業後,曾當全職記者/編輯,業餘藝術/攝影。自2008年起居於北京,作為兩城之間的「Teleporter」/專欄作者。曾出版《大山與人》和《北漂十記》,主編《盒子經:香港文化別傳》。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