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在香港藝術館所看的是一片怎樣的風景?

文、圖:何阿嵐 . | . 本文轉載自2020年4+5月號(vol 101)《△志》

要串連香港藝術館8個展覽,我認為可以用「風景」兩字代表了這首階段所有展覽的一個重要命題。無論藝術館內新增的永久展廳「吳冠中藝術廳」,還是原本已有的虛白齋藏中國書畫館,都收藏了大量風景或山水的景象。中國山水畫表現出的視覺元素,筆觸一度令西方畫家為之驚訝,山水畫不是模仿自然,而是如何將景觀縮小,簡化,將之重組,還有自由間接體式的遊離視點,也將自己的世界觀寄情於中。

生於北宋的藏書家與書畫鑑定家董逌,對山水的洞見為準確說出山水畫的觀點邏輯,「山水在於位置,其於遠近廣狹,工者增減,在其天機務得收斂眾景,發之圖素,惟不失自然。」

在「觀景.景觀——從泰納到霍克尼」展覽中,76件藝術品,略略將風景畫在過去逾三百年的發展呈現,西方的風景畫在處理視覺上受透視法影響,古典主義推崇的對稱與唯美,將壯麗大自然景觀以最戲劇化的方法表現,但來到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年代,藝術家借由風景畫探索人的記憶與身體,關注主觀意識影響所見之物的了解。巨型畫作《華特附近巨樹群》(Bigger Trees near Warter) 不是追求自然的「真實」,更似是拼貼方式追問藝術家對所見的風景記憶,霍克尼不在現實物前繪畫,反而借用照片,從遠看不會發現,但近看時圖與圖之間留有名顯的差異,並不統一連接,圖像因此產生不穩定的狀態,獲得時間和視角的延續和疊加,每一張就成為獨立個體。

不論風景畫還是山水畫都改變了我們觀看事物的方式,而我更好奇是,重拾對本土關注的藝術館,究竟會透過藝術家的作品展示怎樣的香港「風景」?重開的藝術館亦將焦點從自身出發,「小題大作」是從他們58年來的收藏中,從外銷藝術、中國文物、中國書畫,以至現代與香港藝術四個範圍之中,選取展品來講述藝術館的故事。

藝術館其中一大館藏是19世紀的外銷畫,如今看來似是相機還未發展前用來紀錄事物的方式。其精確之處正是需求畫作的商人,要畫家準確地反映原貌,無論畫面中的位置、建築物等都要如實地反映。像館內現存最早的藏品,一張描繪19世紀維多利亞城的外銷畫,為我們捕足了英國從大清帝國割讓香港島後的發展,在太平山下,近現今灣仔和中環一帶已出現大量殖民地式建築,而海上的船隻也反映當時商務發展的情況,這張外銷畫在藝術館展出也有對應,望出館外就是絕佳觀賞風景的位置,能觀賞維港海景。

70年代的本地藝術發展,很多時候只能在書本上了解,早年深受西方印象派影響的陳福善,本醉心於描繪香港旖旎平和的自然風光,其創作技巧之高雖使他贏得「水彩王」的讚譽,但傳統的創作觀念一度令他感到失落,就在大會堂的美術博物館(即現今香港藝術館的前身)舉行的「今日的香港藝術」展覽中,落選不獲入圍,此事促使他下決心要不停的變革。他筆下的山水,並非荒天迥地、寧靜致遠的獨絕之境,而是奔湧著《山海經》式的離奇荒誕,極具視覺刺激的東方魔幻主義。今次展出的《聖誕老人拜訪圖》是他後期的「城市人物」系列,以國畫材料、水彩的技法,展現現代浮世繪眾生相,作品全長達20米,勾勒出整個香港現代藝術界的人事沉浮。對應「小題大作」的回應展「原典變奏——香港視點」中,陳福善的畫作啟發了插畫家羅浩光的創作,《奇想夢幻世界》以塗鴉和動畫,將陳福善的原畫中的奇異生物穿梭於城市之中。

「香港經驗.香港實驗」讓人失望的地方,是採取了最為保守的說法,以中西文化結合為視點,確實這是一度令香港人引以為傲,在華人社會中也代表著先進、前衛,帶領著華人社會的文代發展。展覽中強調中西文化交融後藝術家對傳統形式的更新和探索,不限於媒介的運用,又追問自身身份。我們看到新水墨派裡的呂壽琨、劉國松和周綠雲,如何運用西方媒材,配合華人裡的世界,展現對宇宙的觀念。而當代香港藝術家們也常常描述他們看到的風景,如石家豪的《香港環覽》,亦是對香港建築的記憶,畫內的建築物本是他眼見着興建,但更多已經拆掉,香港城市的急促變化如更換衣服般的常換新裝, 大樓穿在工筆女性身上,把中國銀行變成大裙襬、國際金融中心二期剪裁成禮服,讓原本陽剛味濃的建築物添上一份嫵媚。周俊輝所畫的《蛙王郭——「的士司機見到我這裝束不敢停車」》背景是旺角朗豪坊外的街頭,尋常街頭與造型非常突出的行為藝術家蛙王郭(原名是郭孟浩),但細看用色,在他周邊發生的多姿多彩的事件,把日常生活與藝術之間的分界變得糢糊,看似隨機的角度,實際上是藝術家告知我們在身處的環境裡,那種多變而不斷流動的形態。

追問何為「風景」,不應該只關注手法和技巧上的創新,還有為單純追求的真實,風景並不是靜止不動的死物,日本攝影師中平卓馬曾主張的「風景論」乃藉由不斷地凝視地景面貌,讓視覺宛如解剖刀般對準狀似完美無瑕的世界,藉以揭示狀似圓滿封閉的「風景」表面,所可能出現的(權力的、政治的、社會的)裂縫與漏洞,得以揭發世界背後的「不確定性」。台灣評論人張世倫曾指出中平眼前的「風景」的不安:即使光滑明亮,宛如塑膠,在短暫、偶發的雜訊以外,仍然晶瑩剔透的「風景」雖毫髮無傷地永續存在著,因此必須將此對抗著「我」的「風景」,用「雙手」將其「縱火」點燃,這樣的「風景」終會流露出破綻裂縫,其彷彿毫無情緒的冰冷容貌將會被擾動,中平認為或許就像人類回到原初洞穴狀態的取暖與照明,既是都市叛亂的號角,亦是混亂中的希望來源。藝術館內讓我們看到藝術家對風景不斷的思考,但更大的風景變化都在藝術館外發生,特別是剛過去的 2019年,亦不停改變著人們內心,藝術館在11月底開幕後不久,在對出的彌敦道上發射催淚彈,警察無理攻擊市民,無論身處其中,還是在新聞影像爆發的狀態下,我們為所見之事隱隱作痛,風景會改變人心,如果我們都記在心上的話。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香港藝術館 Hong Kong Museum of Art

香港藝術館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轄下博物館之一。藝術館創立於1962年,最初設於大會堂高座,至1991年位於香港文化中心的新館落成,乃移遷到現址。藝術館轄下還有茶具文物館分館,位於香港公園之內。

......

英國畫家、版畫家、舞台設計師及攝影師。

福伯在 1920 年代末開始以英國風景水彩的技法描畫香港景色,畫風的轉變陪伴著半個世紀的都市文化劇變。1960年代創作的迷幻世態畫把他帶進了社會的潛意識,也讓他踏進了戰後一代人的心理天地。清末出生的第一代「西畫」畫人,如同輩的林風眠徐悲鴻等,沒有比陳福善更接近我們這個時代的觸覺。

呂壽琨(1919-1975) Lui Shou-kwan

呂壽琨被譽為「香港新水墨運動」的先驅,培育了無數的香港水墨畫家,包括王無邪、周綠雲、梁巨廷、靳埭強等,對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影響深遠。呂氏出生於廣州,父親是畫家和學者呂燦銘(1892-1963),於廣州經營古董書畫店。呂氏自幼受其薰陶熱愛繪畫,臨摹歷代國畫大師的傑作,包括明代八大山人、清代石濤和近代的黃賓虹,亦曾短暫拜師黃賓虹學畫。

劉國松 Liu Kuo-sung

生於安徽,祖籍山東青州。 1949年定居臺灣,曾任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主任、美國愛荷華大學與威斯康辛州立大學客座教授、臺南藝術大學研究所所長、大陸多所重點大學與美術學院的名譽教授,現任臺灣師範大學講座教授。劉國松14歲在武昌開始學習傳統國畫,20歲改習西畫。 1956年臺灣師大美術系畢業後,隨即創立「五月畫會」,發起現代藝術運動,主張全盤西化。

周綠雲(1924–2011) Irene Chou Lu Yun

周綠雲是新水墨時期極具影響力的藝術家之一,將傳統中國書畫轉化為她心中大膽設想的宇宙。儘管她探索各種創作媒介的運用方法,例如油彩、水彩及壓克力,然而觀其熟練的作品,卻能發現她總以水墨表達出最強烈的聲音。其作品中強而有力、抑揚頓挫的筆觸,構圖的有機形態、揮灑自如的色彩運用,投射出萬物再生的意象,濃縮了蘊含堅忍與意志的宇宙觀。

石家豪 Wilson Shieh

石家豪生於香港,獲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的文學士及碩士學位。他於1998年在香港藝術中心舉辦首次工筆畫作個展,其後廿年間參加多次本港及海外展覽。石家豪的畫作現於英國牛津大學艾希莫林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展出,展題是「過去一世紀中國藝術裏的女性形象 (A Century of Women in Chinese Art)」。

周俊輝 Chow Chun Fai

周俊輝(1980 年出生於香港)是香港最著名的藝術家之一,以使用香港流行電影中的畫面而聞名。

郭孟浩 (蛙王) Kwok Mang Ho (Frog King)

「蛙王」郭孟浩在四十年藝術生涯中,從事繪畫、雕塑、裝置,以及觀念、即興、行為藝術等超過三千項活動。他的藝術行為每每出人意表,在世人眼中他是一個行為怪誕,甚至近乎瘋癲的人。 「我是下一個世紀的藝術家,因為我的藝術走在時代前端,現在的人無法理解。」

Born in Tokyo, Nakahira attended the Tokyo University of Foreign Studies, from which he graduated in 1963 with a degree in Spanish.

董逌(生卒年未詳,1129年尚在世),字彥遠,東平府(今山東東平)人,一說益都府(今山東青州)人。因其郡望廣川(今河北景縣一帶),故所著皆以「廣川」冠之。北宋政、宣年間,曾為秘書省校書郎,歷考秘閣所藏古器圖書。靖康朝,官國子監司業。靖康二年(1127)三月,權(偽楚)國子監祭酒;四月,受張邦昌之命率太學諸生詣南京(今河南商丘),勸康王趙構進帝位。建炎初,官尚書禮部員外郎。南渡後,建炎二年(1128)二月,進宗正少卿。三年五月,除江東提刑;七月,以中書舍人充徽猷閣待制。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