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契訶夫的《凡尼亞舅舅》

圖: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藝術節辦事處 | 攝:Viktor Vassiliev

契訶夫曾說過,看自己新劇作的首演尤如面對大棕熊,只是觀眾比吃人的巨熊更可怕。身為短篇小說家的契訶夫,才華早就得十九世紀末的沙俄文藝圈肯定,但劇場創作之路卻出奇地不順:先有《林妖》被皇家劇院拒絕了,在商業劇院公演又慘被傳媒批評得體無完膚,他因此停止劇本創作整整五年;七年後首演的《海鷗》更是一場災難,觀眾大聲喝倒采,女主角在台上驚訝至失聲,作家中途逃離了劇院,在冰冷的街頭蹓躂至夜深,隔天就跳上火車,不願在聖彼得堡多留一秒。我想像那個在寒夜獨行的背影,那夜的契訶夫,大抵就像他筆下那些小人物:沮喪、失意,並深感人生不過是一場徒勞。

經歴《海鷗》的慘烈失敗後,原本發誓不再寫劇本的作家,還是大幅修改了《林妖》,終於寫成了《凡尼亞舅舅》。1899年,《凡》劇在莫斯科藝術劇院首度公演,由契訶夫的好友兼拍檔史坦尼斯拉夫斯基執導,獲得空前成功,住在鄉郊的作家整晚忙着收賀電,首次為名聲所累以至無法成眠。當時不少觀眾感動落淚,甚至有一位女士激動至歇斯底里症發作,在演出中途被人抬走。

李維.朵金眼中的《凡尼亞舅舅》
這次帶着《凡尼亞舅舅》來到香港的李維.朵金(Lev Dodin)笑謂當然不想任何觀眾被擔架抬離場,但「很希望香港觀眾也有強烈的感受,一如曾在世界各地觀賞《凡》劇的人。我最想觀眾與角色同哭同笑,甚至對一切發生在角色上的事情感同身受──這就是契訶夫戲劇藝術的精髓。」

《凡尼亞舅舅》講述老教授帶着第二任妻子伊蓮娜,從大城來到他名下的莊園,打破了莊園的寧靜。教授亡妻之弟凡尼亞,長年為姐夫打理莊園,卻因發現教授的平庸而深感人生被虛耗了。他和醫生阿斯特羅夫一同愛上貌美的伊蓮娜,伊蓮娜卻似是甘於順從暴君般的丈夫;同時老教授與亡妻的女兒桑妮亞一直暗戀着阿斯特羅夫,但從未得他青睞。

單看簡介,我們大概難以理解百年前觀眾的激情,甚至會嫌契訶夫的風格太平淡,然而朵金卻不同意。「契訶夫的劇作,確實很容易被導演的手法或演員的表演方式弄得異常沉悶,但那絕不是作家的錯。問題是演員永遠不及角色大,契氏的角色看起來就像你我般平凡,但其實出自偉大作家手筆的人物永遠大於生命。無論如何,只要製作確實是活的──不是演員們穿着戲服在台上一邊走來走去,一邊努力背誦台詞──那就絕不會令一位傑出劇作家的作品感覺沉悶。」

俄語說白  讓觀眾感受契氏的詩性語言
《凡尼亞舅舅》將以俄語演出,朵金認為雖然把契訶夫的戲劇翻譯成別的語言可以讓人們發掘作品的另一些意境,但俄語版本演出是個獨一無二的體會,讓觀眾聆聽契訶夫的詩意語言,即使不懂俄語還是可聽得到當中的音樂性。「契訶夫發明了很多全新的短語和詞彙組合,他的創作不僅豐富了戲劇,更滋養了俄國的語言,從此俄羅斯人能以新方式訴說我們的情感,想法和希望。我經常問不同國家的翻譯員:為甚麼你不直接翻譯這句話?他們就會說,我們的語言中沒有這樣的話。我總是告訴他們:在契訶夫之前,我們也沒有這說法的。」

演出重群體原則
李維.朵金曾受教於Boris Zones,他是史坦尼斯拉夫斯基在三十年代所收的最後一批弟子其中一人。所以,朵金可謂史氏表演系統的重要傳承者。十九世紀末,年輕的史氏對當時的俄國劇場文化相當不滿,演員只懂重複學校教授的演戲慣例,往往浮誇且造作,更連對白也背不全,要倚賴提示。他要找尋一種嶄新的演繹方式,嘗試把角色融入生活中,揣摩不同人物的個性、思想和感情。他後來發展出的表演系統首重群體原則,不再把焦點放在一兩個大明星上,與契訶夫的劇作是絕配;演員們除了必須熟讀劇本,更要發揮想像力,積極參與創作過程。

長期排演 成就經典劇作
朵金領導的聖彼得堡小劇院一直延續這個傳統,每一齣劇都非常注重排練,例如同樣出自契訶夫手筆的《無名劇》就斷續彩排了五年,《凡尼亞舅舅》的排練時間稍短,也彩排了兩年才首演,而且經過十年的磨練,台上的角色更趨鮮活、透徹。「我們劇團中都是長期合作的演員,劇目裏有許多常演戲碼,最長壽的一齣已演了廿五年之久。這套以常備劇目為骨幹的劇團運作模式由史坦尼斯拉夫斯基及其拍檔湼米羅維奇(Vladimir Nemirovich-Danchenko)大力推動,它容許眾多演員發展成一個藝術共同體,並在角色中成長,演繹手法經長時間打磨而變得愈發洗練。對我來說好的表演就像一本好書,每次閱讀都會帶來全新的感受和發現。」雖然這種模式常見於俄羅斯劇團,但朵金強調聖彼得堡小劇院是一個「藝術性常備劇目劇團」,關鍵詞是藝術創作,縱然長期演出相同的戲碼,但每一次製作都是新的實驗,在文本與演員的互動之中,也總能發掘新的東西。

優秀的藝術創作永遠不會過時,這是朵金的信念。「我深信,現今每一位嚴肅的劇場工作者的使命仍一如既往,即莎士比亞所言:舉起鏡子,反照自然,也就是說嘗試表現我們時代的複雜性。」契訶夫的《凡尼亞舅舅》正正是一面鏡子,朵金和演員的再創造,讓我們在凡尼亞、阿斯特羅夫、老教授、伊蓮娜之中看見自己,並為那些錯過的機會,虛耗的光陰,失落的理想低迴不已。但契訶夫絕非虛無主義者,他的角色在驀然醒悟人生竟是了無意義之後,仍然選擇懷抱着痛苦與希望生存下去,我們最終看到的,是這些平凡人物的巨大勇氣,還有人性中的幽微亮光

 

《凡尼亞舅舅》聖彼得堡小劇院——歐洲劇院(俄羅斯)
日期:1-2/11/2013 (19:30),  3/11/2013 (14:30)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香港葵涌興寧路12號)
票價:HK$480/$380/$280/$180 (1-2/11); HK$440/$340/$240/$140 (3/11)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李維.朵金是俄羅斯著名戲劇導演,亦是歐洲劇場獎、羅蘭士.奧利花獎及史坦尼斯拉夫斯基獎得主。他被喻為當今史氏表演系統最出色的繼承者,將寫實主義推向高峰。

俄國的世界級短篇小說巨匠,其劇作也對20世紀戲劇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他堅持現實主義傳統,注重描寫俄國人民的日常生活,塑造具有典型性格的小人物,藉此忠實反映出當時俄國社會現況。他的作品的三大特徵是對醜惡現象的嘲笑與對貧苦人民的深切的同情,以及作品的幽默性和藝術性。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第二十九屆香港舞台劇獎」頒獎禮

香港電台, 香港戲劇協會 Jun 25, 2020

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首屆理事會選舉結果

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 Jun 12, 2020

「IATC(HK) 劇評人獎」2019 得獎名單公佈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 May 27,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