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奧利花獎艾甘.漢新作《輪》 呈現歷史的另一種敘述

文:橙 | 圖: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 本文轉載自十一月號(vol 65)《△志》

曾獲英國舞台劇最高榮譽奧利花獎的孟加拉裔名編舞家艾甘.漢的最新作品《輪》即將上演。《輪》改編自世界第三長史詩、古印度《摩訶婆羅達》,當中人物關係複雜,氣象宏大,艾甘.漢卻選擇專注於安巴公主和毗濕摩的愛恨情仇之中。而演出的英文名字《Until the Lions》出自非洲的一句諺語 “Until the lions have their own historians, the history of the hunt will always glorify the hunter.”,可見艾甘.漢想藉由這個演出,為這個奇情故事尋找另一種敘述。

歷史的敘述向來多以男性視覺出發,尤其《摩訶婆羅達》所述的是戰爭歷史,少有女性出現。故事講述安巴公主與沙魯瓦王相戀,卻被毗濕摩為弟弟奇武王搶親而擄去,安巴以自己有意中人為由拒絕婚事,毗濕摩便釋放了她,但沙魯瓦王因安巴已被搶奪而不願娶她。安巴於是求愛於毗濕摩,但他以自己終身不娶的誓言所限而拒絕,安巴萬念俱灰之下決心向毗濕摩復仇,自焚轉世成為男身束髮武士殺死毗濕摩。艾甘.漢選擇了以向來被視為具有叛逆標誌的安巴公主為演出的主線,明顯是要探討女性的問題,從女性視角出發敘述這段歷史,把安巴這獨特的女性形象從男性主導的事件中提煉出來,成為故事的中心,叫人不得不看見她。觀眾可從中感受安巴公主複雜的心路歷程,追求愛情的純真、被拒絕的心碎、要報復的堅定決心和冷酷無情,思考為甚麼把報復的束髮武士從原著的男身變成了充滿力量的女身形象,看這演出把怎樣的女性形象演繹出來。

《輪》以最簡約的舞台和服飾,把安巴公主與毗濕摩千絲萬縷的關係濃縮在僅僅只有三位演出者的一小時表演之中,艾甘.漢飾演毗濕摩,而兩位女舞者簡晶瀅和姬絲汀.喬伊.利特,分別飾演安巴公主和安巴轉世後的束髮武士。編舞貫徹艾甘.漢的獨特風格,糅合古印度卡達克舞與西方現代舞的技巧,流露異國風情,其中簡晶瀅的表現也甚為亮眼,在英國圓屋劇場的表演中,她踏著具卡達克風格的舞步一如神殿的舞姬,她想與毗濕摩交纏卻總被錯開,肢體動作把安巴公主被毗濕摩屢遭拒絕的失落表現得鮮明,隨著她的動作愈見硬朗,慢慢由代表束髮武士的利特取代,蛻變成為復仇而生的戰士。簡把安巴複雜多變的情緒表達得淋漓盡致,英國媒體對她的表演激賞不已,形容她的舞蹈令人無法移開視線,她與利特的演出配合起來,既有女性的溫柔嫵媚,又有剛烈強悍的一面,把安巴公主對愛情的熾烈追求和不甘受命運擺佈的叛逆形象表現得十分立體。另外,舞台設計由憑著《卧虎藏龍》獲得奧斯卡最佳美術指導獎的葉錦添負責,舞台上一環環巨大的年輪,是一個代表時間的舞台,配合著舞者迴環的舞步、肢體的交纏離合,以及邁克爾.赫爾斯設計朦朧、神秘的光影,不難叫人聯想到輪迴的概念,安巴公主與毗濕摩的關係就困在這生死輪迴之間糾纏不清,《摩訶婆羅達》的哲學玄思在這次的表演之中表露無遺。

今年新視野藝術節以如此浩瀚宏大、動人攝魄的史詩舞蹈劇《輪》作為閉幕表演,令人引頸以待。有興趣一窺這段壯觀的古印度歷史風景的朋友,購票從速!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18, 2018

《羅生門》:塵土飛揚修羅場

在真假難辨的「後真相」年代,信心失落是時代的徵兆,反過來說,信念也正是人們最需要的。中英劇團製作的《羅生門》正逢此時。我們今天提到「羅生門」...
Jun 14, 2018

追求發亮的戲劇人生 李國威專訪

香港貴為全球工時最長、樓價最難負擔、生活費最高昂的城市,工作佔據生命大部分時間、來自工作的壓力之高,自是不言而喻。香港話劇團將於七月上演的《...
Jun 11, 2018

中國是折騰人的社會──前進進戲劇工作坊《建豐二年》

假若國民黨在國共內戰時沒有敗走台灣,假如中國一直維持1949年之前的政治狀況,後來還會出現文革嗎?六四又會不會發生?中國自此變成一個文明、開...
May 30, 2018

簡便築造的美學——觀《不太完整的棲息 在大地》

我喜歡這個演出,很純真的一種喜歡。手繪的城市場景定格,次第翻頁展開,一個本土都市童話,鋪陳於立體故事書所延伸開的繽紛幻彩空間。 這個演出是劉...
May 25, 2018

真相何價?──《新聞小花的告白》,梁祖堯、邵美君、湯駿業專訪

“No News is True News” 對你而言,這是個陳述,還是疑問句?這是風車草劇團即將上演的舞台劇《新聞小花的告白》的英文劇名,...
May 17, 2018

感受暗黑生命之詩

偏暗而冷凝的觀眾席,伸手極其量只見到朦朧的五指。台面有一個與舞台一樣闊、白色的反光拱頂,而拱頂以上用黑幕遮蓋著。舞台儼然一個白色的山洞,除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