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好色老頭的日常——荒木經惟「Last by Leica」

文:何阿嵐 | 圖:Over The Influence、何阿嵐 | 本文轉載自2017年6月號(vol 71)《△志》

荒木經惟愛自稱為攝影天才,向以性來表達個人觀點,他口不擇言地高舉性和女性為人生所有,肆無忌憚觸碰模特兒敏感部位,還有其帶點窩囊的外型,常惹來衛道之士狠批,但其粉絲則擁戴其毫無顧忌且率性的攝影手法。正於Over The Influence 畫廊展出的「荒木經惟個展」,帶來這位日本攝影界性格巨星的最新系列作品「Last by Leica」及近期完成的20張寶麗來新作。

拍下攝影師與被攝者的關係

若初次接觸荒木經惟的作品,總會被他那獵奇性的題材所吸引,而他早年作品早被查禁和罰款。情慾往往是他攝影生涯最常觸及的題材,在其中一個名為《色情花》系列,他會在花卉上一層油漆,刻意將花的造型做出與性器官或交合類近的形態,將顏色推高濃度,加上攝影角度,難免令人想入非非,而《綁縛》系列更是開宗明義拍攝女性被繩師綁緊的照片,樣式繁多。如單純以色情來理解,他的攝影只不過是傷風敗俗的照片。台灣藝評家黃亞紀對其評論卻一針見血地帶出其獨特性:「他的攝影,不是只有私、只有性。在這些私與性的背後,我們可以感到生、死,無常。」他的成名作《感傷的旅程》就是與妻子蜜月旅行時拍攝的,影集裡包括妻子的裸照及兩人親密的時光。除外,還有更多是哀傷眼神與死亡意象,濃濃的哀愁散落在黑白光影上。

荒木經惟不熱衷於追求完美的構圖,看似隨意,其實他甚著重記錄當下的慾望。他自言要逃離一般攝影方法,視攝影為日常生活必需的動作,所以他按下快門的次數比任何人都多,無時無刻都提著相機拍攝。他亦在乎與被攝者的關係,對他來說攝影不是客觀的事,當中強調與被攝者的關係。所以看他的相片,你會強烈地感到攝影師的存在——因他會花很長時間和被攝對像聊天及相處,從而發掘他們不可見的一面,在他的鏡頭下,每個人就像換上了從未展露人前的面貌。

 

日常就是題材

是次展出的「Last by Leica」為荒木經惟從2012 年開始的創作,以日記形式記錄其個人生活,及各式各樣的藝術和攝影作品,這都是他近年常用的手法,當中最特別的地方是以攝影機型號來介定這一系列作品。他採用 Leica 最後一部底片相機 M7來拍攝,對比荒木為人熟悉的大膽情色風格,「Last by Leica」所展現的,反而是日常生活裡滲透了對世界的蒼涼與悲哀感。鏡頭呈現的唯美畫面尤如自身經歷,探討肉慾的存在、發掘細小零碎的身份及社會對美之狂熱。這次展覽中,荒木經惟鏡頭下的日常物、人體模型、身體和普通人均散發出令人難以抗拒的憂鬱美學。而 20 張即影即有的菲林近作,荒木使用了 Polaroid 600 即影即有相機拍攝,配以「The Impossile Project」黑紅色 600 雙色即影即有菲林。對荒木而言,無法曝光、甚至漏光的底片可視為一種藝術覺醒,猶如神聖的接觸,他亦因此為之著迷。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攝影師
荒木經惟 (Nobuyoshi Araki)

荒木經惟生於1940年日本東京三之輪。他於1964年展開其藝術生涯,以拍攝城內兒童為主,其後將蜜月旅行時拍攝的照片輯成《感傷之旅》,奠立其攝影大師之地位。1970年代,荒木經惟逐漸摒棄傳統寫實攝影,開始發掘人類存在意義,慢慢走向情色風格。他的作品建立了獨一無二的視覺美學,以唯美手法創造出跨越國家和地域界限的人類情感。作為日本戰後攝影的始祖,荒木經惟研發一套攝影自尊概念,意味著虛構、事實和慾望之間的相互影響是如此令人著迷。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14, 2017

行走於荒誕社會 —— 朱田「最好的時光」

遊走在朱田的最新個展《最好的時光》中,作品的表現簡潔有力,卻巧妙蘊含著她對自我和社會的思考。今次展出的作品覆蓋了不同類型的創作,畫廊牆面展出...
Nov 11, 2017

當「導賞」被導賞《火花!新遊社:文創導賞員@社區》

不少人去博物館或藝術館,多少也曾參加過館方組織的導賞團,由導賞員介紹館方收藏或展出的作品,從不同角度深入淺出地講解,像老師般講說但又不會如老...
Nov 10, 2017

貫穿人與地的光《光・影・香港夜》

香港夜景聞名於世,高樓大廈燈飾絢麗燦爛,還有每晚定時放射的幻彩詠香江,吸引不少旅客或香港人於維港兩岸駐足欣賞。而於本年11月23至25日,更...
Nov 08, 2017

What a strange world we live in —— 「仙境奇遇」

「我不想和瘋癲的人在一起。」愛麗斯強調。 「這個你不能避免。」貓說「我們在這裡都是瘋癲的,我是,你也是。」 「你怎肯定我是瘋癲的?」愛麗斯問...
Nov 07, 2017

萌芽中的藝術《之後將會發生美好的事》——黃小鵬、陳嘉翹、吳佳儒、沙麗娜、何銳

The best is yet to come,歌詞也有得唱,「最好的尚未來臨」這句話訴說著對未來的憧憬及期盼,同時也是對現況的不滿足,渴求...
Nov 06,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電影與教學(二)

學習是認識世界的一種方法,是對外在環境賦予意義的過程,也是建構知識的經歷。 中二學生才十二歲,就讓他們看一套由一位十一歲男孩擔當主角的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