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好色老頭的日常——荒木經惟「Last by Leica」

文:何阿嵐 | 圖:Over The Influence、何阿嵐 | 本文轉載自2017年6月號(vol 71)《△志》

荒木經惟愛自稱為攝影天才,向以性來表達個人觀點,他口不擇言地高舉性和女性為人生所有,肆無忌憚觸碰模特兒敏感部位,還有其帶點窩囊的外型,常惹來衛道之士狠批,但其粉絲則擁戴其毫無顧忌且率性的攝影手法。正於Over The Influence 畫廊展出的「荒木經惟個展」,帶來這位日本攝影界性格巨星的最新系列作品「Last by Leica」及近期完成的20張寶麗來新作。

拍下攝影師與被攝者的關係

若初次接觸荒木經惟的作品,總會被他那獵奇性的題材所吸引,而他早年作品早被查禁和罰款。情慾往往是他攝影生涯最常觸及的題材,在其中一個名為《色情花》系列,他會在花卉上一層油漆,刻意將花的造型做出與性器官或交合類近的形態,將顏色推高濃度,加上攝影角度,難免令人想入非非,而《綁縛》系列更是開宗明義拍攝女性被繩師綁緊的照片,樣式繁多。如單純以色情來理解,他的攝影只不過是傷風敗俗的照片。台灣藝評家黃亞紀對其評論卻一針見血地帶出其獨特性:「他的攝影,不是只有私、只有性。在這些私與性的背後,我們可以感到生、死,無常。」他的成名作《感傷的旅程》就是與妻子蜜月旅行時拍攝的,影集裡包括妻子的裸照及兩人親密的時光。除外,還有更多是哀傷眼神與死亡意象,濃濃的哀愁散落在黑白光影上。

荒木經惟不熱衷於追求完美的構圖,看似隨意,其實他甚著重記錄當下的慾望。他自言要逃離一般攝影方法,視攝影為日常生活必需的動作,所以他按下快門的次數比任何人都多,無時無刻都提著相機拍攝。他亦在乎與被攝者的關係,對他來說攝影不是客觀的事,當中強調與被攝者的關係。所以看他的相片,你會強烈地感到攝影師的存在——因他會花很長時間和被攝對像聊天及相處,從而發掘他們不可見的一面,在他的鏡頭下,每個人就像換上了從未展露人前的面貌。

 

日常就是題材

是次展出的「Last by Leica」為荒木經惟從2012 年開始的創作,以日記形式記錄其個人生活,及各式各樣的藝術和攝影作品,這都是他近年常用的手法,當中最特別的地方是以攝影機型號來介定這一系列作品。他採用 Leica 最後一部底片相機 M7來拍攝,對比荒木為人熟悉的大膽情色風格,「Last by Leica」所展現的,反而是日常生活裡滲透了對世界的蒼涼與悲哀感。鏡頭呈現的唯美畫面尤如自身經歷,探討肉慾的存在、發掘細小零碎的身份及社會對美之狂熱。這次展覽中,荒木經惟鏡頭下的日常物、人體模型、身體和普通人均散發出令人難以抗拒的憂鬱美學。而 20 張即影即有的菲林近作,荒木使用了 Polaroid 600 即影即有相機拍攝,配以「The Impossile Project」黑紅色 600 雙色即影即有菲林。對荒木而言,無法曝光、甚至漏光的底片可視為一種藝術覺醒,猶如神聖的接觸,他亦因此為之著迷。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攝影師
荒木經惟 (Nobuyoshi Araki)

荒木經惟生於1940年日本東京三之輪。他於1964年展開其藝術生涯,以拍攝城內兒童為主,其後將蜜月旅行時拍攝的照片輯成《感傷之旅》,奠立其攝影大師之地位。1970年代,荒木經惟逐漸摒棄傳統寫實攝影,開始發掘人類存在意義,慢慢走向情色風格。他的作品建立了獨一無二的視覺美學,以唯美手法創造出跨越國家和地域界限的人類情感。作為日本戰後攝影的始祖,荒木經惟研發一套攝影自尊概念,意味著虛構、事實和慾望之間的相互影響是如此令人著迷。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28, 2017

「小朋友自由的狀態,正是許多藝術家所追求的」——訪藝術家鄭婷婷

三年前曾在台北觀摩過一堂雲門舞蹈教室的親子課,父母與孩子一同舒展肢體,大人們羞澀而尷尬的肢體動作與孩子們自然的舞動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至今仍令...
Jul 27, 2017

藝術作為一種歷史記錄

走錯了幾段路,搭乘着不知是對是錯的巴士,兜兜轉轉,終於來到了混在民居中的藝術空間,遇上了藝術家盧瑗喜(노원희)的個人展覽(註1)。看不懂韓文...
Jul 24, 2017

火花!溝通的溫度

火花!溝通的溫度  油街實現 展覽廳一  16.6.2017 – 10.9.2017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  油街實現籌劃 項目策展人:陳麗...
Jul 24, 2017

〈有餘〉

中國人過年,有一句祝福語,就是「年年有餘」。即是說,不要把全部積蓄花光,一定要保留一點剩餘,以防萬一,也所謂「積穀防饑」。 一個人雖然有實力...
Jul 20, 2017

如何化解教育制度與創作的衝突——訪年輕藝術家梁詠康

做創作需要時間,需要空間,需要自由。首兩個要素,放於香港,少之有少,更何況一眾莘莘學子,日日忙著應付功課考試,哪有餘暇去創作?學生從藝術教育...
Jul 19,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二)

駐校藝術家有很多限制,時間短是其中之一,每次大約只有十六個小時便完了,較難執行全面的課程設計,況且學校請你擔任導師,他們期待計劃完結後,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