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

Video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如何化解教育制度與創作的衝突——訪年輕藝術家梁詠康

文:Yung Sin Ting | 圖:Jerry Chan | 本文轉載自2017年6月號(vol 71)《△志》

做創作需要時間,需要空間,需要自由。首兩個要素,放於香港,少之有少,更何況一眾莘莘學子,日日忙著應付功課考試,哪有餘暇去創作?學生從藝術教育制度裡學曉甚麼?

要遵從遊戲規則來玩

梁詠康畢業於2014年中文大學藝術系,回憶起中學A-Level 修讀視覺藝術科時,掙扎過好一段時間,因為他覺得制度局限了創作。一位老師曾說︰「考試有一套遊戲規則,我們要遵從這套遊戲規則來玩」,阿康將之概括為︰「譬如提出了一條題目要你去做,你首先要好理性地分析這條題目可以引伸到甚麼範疇,然後將這堆元素全部搬落去一個畫面。」他充滿疑問︰「我會想,創作的跟考試要求的,或有天壤之別。究竟我要怎樣去創作自己的概念?到底我想創作甚麼?它設定了題目讓我去理性分析,但我只想將我真正關心的事物畫下來。」他進一步舉例︰「假如我見到棵植物,感覺好奇妙,好有衝動把它畫下,但老師看後可能會問︰『到底你想表達甚麼?』」明明情感可以用最直接的方式表達,以手畫心,卻偏偏限你要先走理性路線,付予多個理由。

師資的重要

在這個過程中,阿康回想︰「若然遇上一位比較理性,比較傳統的老師,可能會收到更多指引。那麼你便要花更多時間和心力,才能自主,才能再另外探索」。他認為藝術教育,師資至為重要。他慶幸中學時期曾遇到一位好老師,教他觀察之餘,亦教授怎樣將觀察表現在畫紙上。例如畫人物素描時,仔細到嘴角是甚麼形狀。若是三角形,哪一邊比較高。一直觀察,直到最細緻最細微的部分為止。阿康當時覺得他好嚴格,像雞蛋裡挑骨頭,但技巧卻是畢生受用。

中學視藝科教育制度跟創作彷彿有衝突,雖說創作遇到限制,但仍可在罅隙行出一條創意路。梁詠康認為中學時期是學習創作的一個重要階段,建議應少限制,少規則,才能令學生涉獵更廣,探索更多。

大學教育重指引

談及大學時期,梁詠康的語調即轉輕快,嘴角帶笑搶著說︰「大學時,輕鬆好多,自由好多。」中學時,忙著應付考試,有個遊戲要玩,有套規則要跟。大學則著重︰「你想點」。教授不會定下規則,只提供指引。簡而言之,即是不會否定你的意念,反而提示你可以從多方面發展,學習從不同角度構思,同時提供大量資源支持你發揮自己的創意。阿康自覺選擇了中文大學藝術系是一件明智的事。

發掘個人喜惡,強調自主學習

然而回想剛上大學突然轉成另一個創作模式,阿康亦經歷了一段適應期。「以前有規則你要遵從,現在重點著眼於『我究竟想點』」,阿康猶幸經常與教授促膝長談,得到不少指引和教導,很快便能自主學習。教授多數著他注意自己日常留意的事物和題材,平時喜愛那種風格或事物較多。根據這種領悟,從而發掘你個人喜惡,將重心移至自身。

梁詠康感覺畢業後更自由自主:中學有規則,大學多少亦會被教授的主觀角度牽引, 畢業後沒有人提你要向哪個方面觀察,甚麼題材是好,孰好孰壞沒人理,所有知識得靠自己發掘。除此之外,畢業後亦多一件事去自主及自處,就是工作。在香港,全職藝術家寥寥無幾,現時梁詠康除創作外亦有兼職教畫,從中認識到不少不同行業的人,拓闊了他的視野,增加創作靈感。

經歷苦難,才能創作獨特的作品

離開校園後,他回望以前見過的展品,才明白原來人要經歷過苦難,先可以創作出獨特的作品。現在靈感多來自第一身經驗,不像以前只是間接地從書本上汲取靈感。在工作上,聆聽到學生的經歷,希望教導他們用自己的經歷做創作,用自身經驗觀察四周;教導他們怎樣觀察日常事物之餘,亦鼓勵他們多發揮自己創意,了解自己更多。

自由多了,創作上有遇到難題嗎?梁詠康卻很清楚,雖然現在難再找教授一同討論,但畢竟創作上終要學習獨立。投入社會並非一件壞事,生活經驗能誘發不少靈感,他自言暫時還未到樽頸位,仍然有好多構思未畫下來,把它實現。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8, 2017

藝術與時代對話——「廿年回歸前後話」

二零一七,香港回歸二十年。民生政制都變了不少,文學藝術又經歷過甚麼轉變,將會面對怎樣的挑戰? 《廿年回歸前後話》早前已經公開徵集及舉行網上投...
Aug 16,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三)

一直以來很喜歡跟學生聊天,少談學業,多談生活,最有興趣了解他們如何使用餘暇,這多少反映出他們的思想、生存狀態、價值取向、做人態度和個性品格。...
Aug 10, 2017

〈眼睛〉

人們都冠以眼睛為「靈魂之窗」,亦即是說肉眼是把目前見到的物質世界現象的信息,通報及傳遞給大腦和靈魂的大門,是十分重要的關口,故人們本應好好重...
Aug 09, 2017

淺談神話

昔盤古氏之死也,頭為四岳,目為日月,脂膏為江海,毛髮為草木。秦漢間俗說:盤古氏頭為東岳,腹為中岳,左臂為南嶽,右臂為北岳,足為西嶽。(註一)...
Aug 08, 2017

遙遠的距離——「撿來的時間,撿來的故事」

長久以來,香港一直被形容為「借來的時間,借來的空間」,隨著主權移交二十多年,這種說法愈發被人遺忘。英殖時期的生活,新一代不曾體驗,深刻感受過...
Aug 03, 2017

火花!幾時再見

火花!幾時再見  油街實現 展覽廳二  23.6.2017 – 17.9.2017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  油街實現籌劃    項目策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