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Movi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如果瘋狂有記認——《12日瘋人認證》

文:阿角 . | . 圖:安樂影片 . | . 本文轉載自2018年12月號(vol 88)《△志》

疾病面前人人平等,精神病也不例外。但精神病不像普通疾病般有表面病徵,誰又能決定誰有需要接受治療?法國紀錄片先驅雷蒙德帕東(Raymond Depardon)的《12日瘋人認證》(12 Days),紀錄在法國精神病人接受法官裁定是否必須強制留院的聽證會——在法國法例之下,被送入精神病院治療的病人,在入院12天後會與法官面談,法官在參考醫生診斷及病人狀況,判定病人是否有需要繼續留院治療,以制度加入客觀判斷避免出現誤診。導演以直接電影(direct cinema)的手法拍攝,以不介入、不訪談、不判斷的態度,紀錄面談期間的種種對話:有人清醒而自覺需要治療、有人充滿幻覺而不自知、有人生氣、有人可憐、有人冷靜……種種表象,都指向一個問題:到底何謂「瘋狂」?

「瘋狂」,一個約定俗成的疾病

法國哲學家傅柯(Michel Foucault)指出,「瘋狂」(madness)並非如一般病症般能以明確病徵記認,而是由人們在討論裡,把一系列徵狀歸納為一種「疾病」(在這兒,瘋狂並不等於精神病,而是指早期人們對心理失常狀況使用的籠統字眼)。「瘋狂」並非由病毒細菌引起、能夠以既定病徵來記認的疾病,而是人們同意把某些表徵(如胡言亂語、未能分清現實與幻想)當成是一種心理疾病的表現。換言之 ,「瘋狂」是一種人們根據約定俗成的定義而出現的不正常狀態,其定義能夠因人們對其理解的變化,隨著時間改變。一個人是否「瘋狂」,只能由人們根據這些表徵來判斷,不存在明確客觀的證據。

隨著醫學進步,人們對精神病的理解更深入全面,「瘋狂」也不再全然是一種主觀定斷,但其診斷仍舊存在不少灰色地帶,這也是為甚麼在要求病人強制留院治療時,需要法官介入判斷,以避免醫生權力過大。《12日瘋人認證》對精神病沒有甚麼誇張手法或獵奇態度,而是以直接、客觀、安靜的鏡頭,與觀眾一同躲在旁邊靜靜觀察病人與法官的對話。每個面談過程很簡單,律師簡介病人的姓名、狀況與意願,法官提出問題並參考醫生報告,再裁決病人是否需要繼續留院治療。過程簡單、乾淨、清晰,沒有甚麼戲劇性的轉折,卻突顯真實的人性。病人能闡述自己的情況與想法,院方提出專業意見,法官考慮各方資料作出判決。先旨聲明,如果你期待會看見冤獄、誤診或情緒爆發等戲劇性場面,可能要失望了(當中只有一、兩個個案比較意料之外)。但偏偏這些平淡如水的場面,卻最能闡明一個事實——精神和心理病人也不過是普通人,有著平凡的生活和故事。

每個人背後都有故事

電影裡其中一個個案,是一位在辦公室被同事欺凌的女士,因為被欺凌,她不開心、精神壓力大,最終一次在上班時情緒崩潰,被12人制服送院。她冷靜描述當時情況,指控當時受到的暴力對待,同時她也認同留院對她的情況有幫助。她不是犯人而是受害者,甚至比很多所謂「正常人」更理智、更清醒,為甚麼卻要被囚禁、被懲罰?精神病的隔離措施是治療的一部份,但是否同時某程度上亦在制裁生病、需要幫助的人?

在我成長的年代,人們對精神和心理疾病的認識少得可憐。除了愛隨口罵人「癲癲地」、「精神病」、「心理變態」,還要盡情消費精神病人。猶記得2000年初,一班毫無憐憫之心的娛記日夜追訪幾位情緒不穩定的藝人,在他們頭上冠以「四大癲王」之名,而無知的觀眾竟也甘之如飴,獵奇有之、取笑有之。對精神病和心理疾病等未知領域的恐懼,令我們避之唯恐不及,把病人標籤成異類。這也許就能令我們安心,覺得如斯不幸絕不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可是事實卻並非如此。

人人都有機會生病,所謂「瘋人」到底也如你我般平凡普通。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法國國寶級導演雷蒙德帕東(Raymond Depardon),是世界公認以鏡頭描繪人物的經典大師,於1991年獲得攝影藝術的至高榮耀「法國國家攝影大獎」肯定。1942年出生於法國,是享譽國際的攝影師、記者,為創立馬格蘭攝影通訊社(Magnum Photos)的一員,同時也是著名的紀錄片導演。

法國哲學家和思想史學家、社會理論家、語言學家、文學評論家、性學大師。他對文學評論及其理論、哲學(尤其在法語國家中)、批評理論、歷史學、科學史(尤其醫學史)、批評教育學和知識社會學有很大的影響。他被認為是一個後現代主義者和後結構主義者,但也有人認為他的早期作品,尤其是《詞與物》還是結構主義的。他本人對這個分類並不欣賞,他認為自己是繼承了現代主義的傳統。他認為後現代主義這個詞本身就非常的含糊。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