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媽媽創作的媽媽劇──《媽媽聲》林燕

文:阿彬 | 圖:三角關係

《媽媽聲》在第九屆香港小劇場獎中榮獲「最佳整體演出獎」及「優秀女演員」,獨佔兩個獎項,獲不少人激讚道出了一眾媽媽心聲,也讓大家了解到媽媽在家庭的重要性。《媽媽聲》這齣劇無論演員還是導演,全都由一班已為人母的媽媽參與,其劇情及表現手法可謂完整還原媽媽這角色的心境及行為。這齣戲劇並非如傳戲劇統般,由編劇創作劇本後再交由導演去演繹,而是採用編作劇場理念,由導演主理與一班演員共同商議劇本,共同創作,共同構思。這套戲的導演是林燕,擅長編作劇場的一位媽媽。

對於自己所導的戲獲得獎項,林燕坦言自己從來未想過會得獎,對於自己及一班媽媽而言,這套劇的出現只是一件很純粹的事。「我們這班劇場媽媽走在一起,只是想以自己最熟悉的方法、語言去說出自己的心底話,為觀眾帶來一點點得著。我們的動機很單純,完全沒想到竟然可以得到獎。」要求一班媽媽在日常照顧子女、家庭工作之外,還要抽身出來再排練籌備,是一件很艱辛的事。「基本上日常所有時間也已經排滿了行程,更是完全沒有時間去想獎項的事,只有很純粹的創作。」她笑說自己總算對得起一眾媽媽演員,為了家中子女之外,尚要走出來為自己喜歡的事去努力,背負的辛酸遠非他人所能想像。她認為這次奪獎不代表自己的作品有多優秀,而是代表大家也認同媽媽的故事是十分重要,以媽媽為主題的作品不多,故此更為珍貴。

作為一位媽媽,同時作為一位創作人,兩者身份之間的矛盾遠比想像中大,時間分配上的拉鋸,親情與創作間的取拾,是林燕每天也需要面對的問題。「這並非如踏單車、游水一般,你掌握了這種技巧便可以永遠學會這種技能。照顧子女有所不同的,他們每天也在長大,每天也在接觸世界後改變,這令我需要不停去適應及學習如何去作一個媽媽。而社會、傳統中也有很多對『媽媽』這角色的要求逼使我面對,以上的這些變化令我需要每天重新尋找創作與媽媽之間的平衡點。」透過重新去找平衡點,令她更常反省自己如何成為一個好媽媽及如何保持與子女間的關係。得出來的答案除了是照顧孩子外,找到自己的身份認同也是十分重要。要找到自己的社會位置、自己的價值、如何貢獻給社會等,這種自我肯定,除了能滿足到自己外,也能成為子女的成長目標榜樣,是林燕所找到平衡創作與母親的關鍵。當然,有些時候也會有失衡的情況出現,忽略了子女或自己其中一方,但她認為持續地嘗試,才是平衡二者的最大秘訣。

這次《媽媽聲》中找來的演員除了全是媽媽外,更是資深的劇場界人士。雖然這班媽媽皆有另類的正職,像是社工、視覺藝術家、戲劇教育家、戲劇治療師、音樂老師等等,但她們長久以來也有接觸劇場,由業餘到專業演員也有,投入演出表現絕非一般生手。而正正因為她們各有自己的獨特專長,令到這部戲的內容及效果上也得到更佳的呈現。林燕擅長編作劇場創作,這次也不例外,可說是運用了演員的經歷及專長來創作這套劇。編作劇場有一個特色,便是大家的身份也是平等的,而且沒有文本去規定劇情內容走向,導演與演員建基於身份平等的理念下共同創作。「今次創作我給了自己一個難題,便是如何才能令這套劇變成真正屬於每位媽媽?當然我們用了很多不同人的故事,像是自己或家人、朋友等。這令到每個演員對這套劇也有很強烈的所有權(Ownership)。我自身對於戲劇如何演繹,利用甚麼符號,用甚麼肢體動作也有一套自己的意見,但其餘的人也會有他們自己的看法、他們的演繹方法。所以我們需要很多的溝通,讓大家明白對方的想法,再融合一起。」她舉例如戲中一幕關於餵哺母乳的情節,主要是由一位演員去構思,劇本、對白也是該演員一手包辦,可說是編作劇場才會出現的事情。身為導演的林燕則幫這劇情潤色,加上肢體動作,令這感覺及經驗的表達更為傳神。而她更需要就劇情的前文後理整合,令劇情更為合理及統一,貫穿全戲。

 

顧名思義,《媽媽聲》當然是以媽媽作為主角,但這又不免令人懷疑於家庭中同樣重要的爸爸到了哪裏去。林燕認為劇中並未有刻意消去爸爸這個角色,只是把重點放在家庭中身為母親的角度。「老實說,這套戲只有一個半小時,單單是媽媽已經還有很多事未說得完,像是我們這一代的媽媽如何受上一代的媽媽影響等等,也未有放進去。所以不是我們不想說在媽媽角度裏的爸爸如何,而是篇幅關係下需要割拾。一個完整的家庭當然需要爸爸媽媽及子女,但是爸爸這個身份所包含的實在太多,甚至可以開一部新劇去講述這個題材,所以我們不能太貪心把所有東西也放進內裏。」劇場背後尚有很多情節未能在短短的一小時三十分鐘間表達出來,問及她有否興趣開導下一部《媽媽聲2》,她提到自己有聽到不少聲音要求第二集,又或是重演讓更多人觀看,但她暫時還處於完成作品後的休息期中,未回復心力去構思第二部的《媽媽聲》,而且重演或構思第二集需要大量的資源及時間,也是她考慮的因素之一。

關於林燕接下來的工作,她正慢慢地構思一齣關於教育的獨腳戲,以小眾形式邀請三、四十人到私人場地欣賞。但一切尚在構思當中,她還想休息多點,而且臨近九月份家中的小朋友將要入讀小學一年級,需要陪同孩子一起面對新環境。另外在教學方面,她與科大合作辦了一個關於「科學及戲劇」的課程,把兩者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放在一起,把科學對現實大自然的理解與戲劇中對現實大自然的創作連繫找出來,同樣將會在九月開始授課。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三角關係 (Trinity Theatre)

三角關係 TrinityTheatre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5, 2017

《禁式極樂園》迷失在現實與擬真中間的科技匱乏

當人把虛擬世界的事件視為真正的罪惡,那科技就接近了信仰。一如《美國眾神》(American Gods)所描述的新神,科技成為一種神話性崇拜,...
Dec 14, 2017

《不是女僕》 紀錄劇場搖擺於紀實與概念之間

《不是女僕》是一個誠意可嘉的作品,從四語字幕(中英加上印尼語和菲律賓語)便可見一斑。摒棄單向的線性敘事,角色扮演與疏離效果結合,呈現訪談所得...
Dec 07, 2017

「用120﹪的力量去演好每個角色」——林澤群專訪

臨近聖誕,總令人想重温經典的聖誕故事,狄更斯筆下的A Christmas Carol當然是其中之一。香港話劇團將於12月重演音樂劇《奇幻聖誕...
Dec 06, 2017

「企硬」、「不認命」的真.香港精神——演戲家族《一水南天》音樂劇圍讀演出

三位劇場人,同時是三位爸爸;四年前一次家庭聚會,由「湊仔經」談到各自心目中的夢想音樂劇,幾個創作人走在一起,彷彿注定會有事發生!音樂劇《一水...
Dec 04, 2017

建構跨文化交流網絡《香港_帶_路文化交流會議2017》——榮念曾、進念・二十面體

提起一帶一路,便讓人聯想起中國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然而除了與不同城市談經濟之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在文化及藝術的層面...
Dec 04, 2017

「成長就是不斷地打碎又重組自己」——訪《培爾.金特》導演鍾肇熙

天邊外劇場請來鍾肇熙參與其舉辦的「新導演運動」計劃——在一個三四百人的中型劇場,執導這齣享負盛名的《培爾.金特》,他對此深感興奮。鍾肇熙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