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將不滿訴諸劇場 — 鄧偉傑獨腳戲《荒誕.存在》

藝頻:吳天悅 | 部分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可笑的地方是雖然他有這麼多投訴,但他從來沒有走出這間屋做改變。」鄧偉傑這樣形容貝克特《最後的錄音帶》裡的老人。他又會不會是你和我的寫照?荒誕劇大師貝克特(Samuel Beckett)所描寫的正是現代人對此非理性世界最深層的恐懼和無奈《荒誕.存在》是一個分為上下半場的演出。上半場將會演出貝克特編寫的獨腳戲《最後的錄音帶》(Krapp's Last Tape而下半場則是由鄧偉傑創作,以存在及時間為主題的形體演出《時間》

荒謬劇場先鋒―—貝克特

「生命中發生的多數事件通常是荒謬可笑的,無法以邏輯解釋。」二次大戰後,存在主義與新的戲劇結構結合,直接傳達以上意念的,戲劇理論家 Martin Esslin 將之稱為「荒謬劇場」,它所呈現的是現代人對此非理性世界最深層的恐懼和無奈。

他又這樣形容貝克特的戲劇:沒有引人入勝的情節,也少了個性鮮明的人物,更不會有高潮迭起的故事內容,人物對話不交集,多半是個人的囈語,如《最後的錄音帶》劇本:「(他盯著賬簿,讀那頁最下面的一條)媽媽終於安息……嗯……那黑色的球……」劇情無始也無終,只是人生片段的投射,是人類面對荒謬情景的內在反應。鄧偉傑道出選擇貝克特劇作的原因:「大約 3、4 年前我做了哈洛.品特(Harold Pinter)的《背叛》,他被列為荒誕劇作家其中一個出名的人,而貝克特是一眾人之中比較先鋒的一個。他的劇作故事性減到最弱,《最》所有故事都是集中在老人家 69 歲生日的狀態裡,回顧以前的事,可以說是沒有甚麼故事好看,而是看那個人的狀態。」

對「荒誕」人生的控訴

《最後的錄音帶》細緻描寫劇中老人家一舉一動:「他寫的食香蕉、便秘等,都是他個人將那個階段對生命尋求的一些壓抑,放了在角色上。」劇本充斥著很多舞台指示,老人家聽回以前的錄音帶時會發牢騷,他的行為反映他憤世、對生活不滿, 「可笑的地方是雖然他有這麼多投訴,但他從來沒有走出這間屋做改變,仍然生活在一個自己覺得很安穩的地方。」鄧偉傑這樣評論角色。「看完劇本後反思自己的生活,反思自己現在所身處的社會就會覺得有很多事很吻合,而這個老人家就如我們見到的維園阿伯,不斷講粗口罵政府、內地的人隨處便溺,但是我們有沒有想過自己做過甚麼呢?我們有沒有令自己的地方變得更加好?」這不單是劇中老人的問題,更是很多大眾的寫照,甚至是一種社會狀態。

人從來都不能跟社會割裂,然而貝克特筆下描繪的正是和環境疏離、和他人斷裂,甚至和自身絕離的孤獨者。每個人對孤獨的反應都不一樣,鄧曾經在外國生活十多二十年,或多或少也嘗過孤獨的滋味:「孤獨衍生出來的便是恐懼,如何自處和找到方法去解決.......對我來說衍生的可能是憤怒,對於一些人或事,我會作出一個較為強烈,可能不太理智的反應。」

貝克特的劇本隱約揭示了很多人性弱點,叫人有點難以接受,原來自己也是如此嗎?鄧卻謂貝克特聰明之處是一開始給予一些喜劇味,漸漸才帶你進入沉重的部分,令觀眾不至於沉沒於負面的洪流中。鄧的原則是從文本出發,獨腳戲長約 50 分鐘,「今次我會嘗試用一些錄像去將事情勾畫出來,未知會呈現幾多給觀眾看......我不想失去當中有的一些喜劇味,但劇本的內容最重要,這個人物究竟在這個狀態怎樣生活就最重要。」

對「存在」限期的疑惑

《荒誕.存在》下半部分《時間》,由鄧自己創作,他嘗試用「存在」這個命題做創作。其中一段是講一個在公園消磨時間的伯伯,「他們可以一日坐著十幾個鐘,只是食飯去廁所的時候走開,然後跟其他伯伯聊天,或看著小朋友走來走去,他們的時間是無限的。」另一段則是講當時間設了一個限期,或者你知道生命何時會完結,人會選擇放棄還是堅強活著?這個可以跟《最》的老人家連上關係,因為他也有想過要完結自己的生命。兩部作品同樣以老人家作為起點,探討存在、時間等問題,一個遠在他方,一個就在身邊,或能擦出一點火花。

重視精簡的身體語言

「我想集中在身體裡面表達,可能是一些很細微的動作,可能呼吸這個動作已經傳達一種東西,又或者做一個植物人,手指一個很簡單的彈跳,我怎樣將能量凝聚於手指彈跳裡,讓觀眾感受,這些都會於下半部分嘗試探討的。」鄧強調演員身體語言的重要性,他計劃下年成立一個默劇團,主要做形體,他在演藝學院畢業後,到法國跟隨國際默劇大師馬塞馬素(Marcel Marceau,已故)研習三年默劇,因此想多針對演員的訓練,希望演技回歸基本,「市場比較細,但這是一樣值得跟有心在劇場工作的一些演員分享,希望他們提高對身體的感覺,而非只懂得出來搞笑做噱頭,扮演角色當然需要,但這不能成為唯一的技倆,訓練本身很重要。」

傳統默劇訓練是將不存在的事物形象化,然而鄧也想作多方面嘗試:「再抽象一點的,可能是你身體一種對你想像中的事物的一種反射,去刺激觀眾去作另一些聯想,可能跟現代舞有一些較近的模式,而我在《時間》表現的不會脫離一些我們認識的語言,例如行路,用手拿著杯等你會知我在做甚麼......我會游走於傳統和抽象之間,佔的篇幅也不會很長,大概是 20 分鐘的事,做一些很簡單很準確的事。」

 

同流《荒誕.存在》

預演日期:9-10/5/2014 

時間:20:00

地點:同流黑盒劇場

票價:$50

 

日期及時間:15-17/5/2014    20:00

                     17-18/5/2014   15:00

地點: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票價:$200

節目查詢:6288 3685

同流網址:www.wedraman.com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鄧偉傑 Desmond Tang

現為同流劇團的藝術總監。鄧氏先後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 (高級文憑、專業文憑及榮譽學士)及法國巴黎馬塞馬素國際默劇學 校及英國密德薩斯大學(藝術碩士)。1992 年起任教於香港演藝學 院戲劇學院,並在 1998 年前往英國倫敦進修及發展。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