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將小說拼貼成戲劇 — 《十年。寒。笑》

藝頻記者:潘德恩 | 部分圖片提供:浪人劇場

拼貼的平面作品我們見多了,可有看過將小說拼貼成戲劇?浪人劇場今次將3位香港女作家韓麗珠、李維怡及謝曉虹的7篇短篇小說,將它們剪裁、濃縮、調整,組合成長達約一個半小時的劇作《十年。寒。笑》。導演譚孔文一直致力將香港文學作品改編為劇場,例如舒巷城的《鯉魚門的霧》和董啟章的《體育時期》,然而今次將7篇短篇合拼,卻是新嘗試——為的是以三種不同的誠實之聲,多面向地訴說現代人的心態。

誠實的聲音

導演譚孔文這樣形容「浪人劇場」的方向:「改編香港文學的作品,創作一些和香港人生活有關的文學作品。」 所以譚今次選取的短篇小說來自3位香港本地女作家:韓麗珠的〈林木椅子〉、〈木偶〉和〈咬群〉,謝曉虹的〈旅行之家〉和〈假期〉,以及李維怡的〈聖誕快樂〉及〈紅花婆婆〉,共7個篇章。

譚著力改編香港文學有其動機:「我覺得,香港人做回自己本地創作,其實很理所當然的。而香港文學中,真的想寫、又寫得到、能留低的人,都是一些誠實的聲音。」對譚而言,以寫實方式寫作的李維怡,固然相當誠實;而即便是筆下荒誕、魔幻的韓麗珠和謝曉虹,亦相當真誠。

的確,一如韓的〈林木椅子〉,雖有描寫主角林木變成木椅子的超現實情節,卻巧妙地運用象徵,呈現出人們必須自我物化才能生存的現實。情節看似荒誕,但我們如不催眠自己是物件、是機器,忽略自己的情感,又怎能在這營營役役、冷漠無情的社會氛圍下撐過去呢?又如謝的旅行之家〉,書寫一家人為了追尋自己的理想,而在旅程中四分五裂,例如母親成了流淚表演者而隨劇團離開、姊姊變成了蝴蝶展翅高飛;聽來離奇魔幻,卻真切地透視了自我追尋與維繫家庭之間難以兩者兼得。

以笑來回應冰冷境界

譚選取篇章及命名劇作,乃順從自己的直覺:「我看完之後,就覺得有一種總體的印象——就是『寒冷』的『寒』,一種比較偏離正統的邊緣狀態。」7篇小說的主角都是非主流的小人物,如林木本來是一既失戀又失業,在社會中毫無地位的人;而紅花婆婆則是自稱「垃圾婆」的草根人物。「第二,就是寫出人心的寒、或是那種人情的冷暖。但那種寒、其實又不是冷笑,而是寒笑——對我而言,那是一種正面的態度。當周圍是一個冰冷的世界,我卻用笑去回應它。」世界的冰冷大概來自它的荒謬,而這正正是3位女作家小說的內容共同點。然而,他們筆下小說卻總帶有些喜感,所謂的「笑」並非對主角們的譏笑,不如說是,現實真荒謬得叫人忍俊不禁,但又叫人感到無奈吧。

譚本來希望能將劇作改為《寒。笑》,但有人反映名字感覺太決絕,便改稱《十年。寒。笑》,為劇名加上時間的維度:「我選的作品都是當代,近這十年的創作,就想用時間去總結整件事。」

結合三種風格

譚一開始已有改編韓麗珠和謝曉虹的作品,但由於她們二人時常合作,之前曾合作《雙城辭典》,在文字上寫作的調子、氛圍都有相近之處;於是譚便刻意加入以寫實筆調寫作的李維怡,嘗試令誠實聲音更多元:「我想摻多一種狀態,於是就找到李維怡,來和她們對話,產生多一種聲音。對我來說,雖然三者的寫作風格迥異,但她們都關心著現代人比較內在的處境。我覺得,若能表達到這種感覺,又將三種不同風格的她們放在一起,應該可以有種呼應或連結。」

7個短篇,如何編排、拼貼,譚自有一套:「若以時間性的方式去呈現,就是一種虛—實—虛的結構。在我的骨架中,開首和結尾是謝曉虹的,第二層是李維怡,而中央的就是韓麗珠的三篇作品。譚認為謝的小說篇幅雖短,卻華麗而複雜;當中既零碎而率性,似是用詩的方式去寫小說。譚認為這是適合開展或總結整件事的狀態:「在整體演出中,我個人想在前頭和最尾,用比較寫意的方式去處理。我又把自己視為旅行者,在很遠的地方流落了,然後再回來——所以,最後以旅行之家的心態作結。」

將韓和李的小說置於劇的中段,乃是因為他們有具體的人物和場景:「她們雖然風格很極端,但是對我來說,有很一致的地方——就是她們的作品中有具體的角色和處境,無論那是真實或是荒謬的,卻肯定了演員有戲可演……因為有故事的存在,劇中雖有寫意感覺,觀眾也不至感覺虛浮。」

而韓亦在綵排中看到了導演就作家各異風格,作不同處理:「他處理謝曉虹那兩篇小說時,會抽取小說中的一些意象,演員可能沒怎樣演,甚至沒對白。而我和李維怡的小說,則會將人物和社會的關係放大。如李維怡的小說,常描寫被城市主流所驅逐的人物。而譚孔文用的角度是,當旁觀者看到弱勢人物被擠壓時,應該站在哪一邊,又應該做一個怎樣的角色。」

將小說改編為劇場

譚坦言,將小說作品改編為劇場相當困難,特別是這次要在短時間內呈現7篇小說,須作悉心剪裁。例如林木椅子單篇中的處理,小說中原本有多於5個角色,但劇場只聚焦在G、L和母親林園3位女性角色與主角林木的關係,以突出主題:「他成為一張椅子的原因——是他和一個女孩的感情關係上有轉變,他女友需要一些寄托。而那寄托,也是都市女性,想找一個男人去依傍。這就是最直接的解讀——而今次,希望能專注在女性情感上吧。」所以男性角色林發的戲份會被刪減,轉以畫外音存在。

雖然困難,但譚仍喜歡將小說搬到劇場去:「就我個人而言,我喜歡改編文學小說的切入點就是,那些作者都是全視點的。當我看劇本時,很多時我只看到台詞,我看不到角色的心理線、大環境、其行為如何促成。」全視點的小說相較劇本,能夠給予更多的線索予導演:「能令我從一個電影的角度,可以很立體地將各種材料放在適合的位置。」

浪人劇場《十年。寒。笑 — 韓麗珠、謝曉虹、李維怡短篇小說初回劇場化》

日期及時間︰23-26/1/2014 20:00
                  25-26/1/2014 15:00

地點︰荃灣大會堂文娛廳(荃灣大河道72號)

票價︰$160

網址︰www.facebook.com/TheatreRonin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譚孔文 Alex Tam

「浪人劇場」創辦人及導演,獲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導演系學士(榮譽)學位及科藝學院舞台及服裝設計系學士(一級榮譽)學位。曾於劇場中不同崗位工作,包括舞台及服裝設計、節目策劃、導演、創作總監等。於2003年獲香港戲劇獎學金赴日本黑帳幕劇團作交流,後來創立了「浪人劇場」。過往作品包括《對倒》、《體育時期‧青春‧歌‧劇》、《鯉魚門的霧》等等。

董啟章 Dung Kai-cheung

香港作家,著力於小說創作。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碩士。於文學界獲獎多不勝數,包括惠生.施耐庵文學獎、香港藝術發展局藝術發展獎07/08年度最佳藝術家獎﹙文學藝術﹚、紅樓夢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選決審團獎等等。著有《安卓珍尼》、《地圖集》、《衣魚簡史》、《體育時期》、《天工開物.栩栩如真》、《時間繁史.啞瓷之光》、《物種源始.貝貝重生之學習年代》、《博物誌》、《在世界中寫作,為世界而寫》等多於25部著作。

謝曉虹 Dorothy Tse Siu Hung

謝曉虹,香港作家,著有《好黑》、Snow and Shadow (Nicky Harman 譯)等;編有《香港文學大系1919-1949:小說卷一》。曾獲《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中文文學雙年獎,Snow and Shadow為其首本英文短篇小說翻譯系列,入圍美國羅徹斯特大學Best Translated Book Awards 2015。《字花》雜誌發起人之一。

韓麗珠 Hon Lai-chu

1978年生於香港。著有《離心帶》、《縫身》、《灰花》、《風箏家族》、《輸水管森林》、《寧靜的獸》以及《雙城辭典 1.2》(與謝曉虹合著)、《Hard Copies》(合集)等書。曾獲 2008《中國時報》開卷十大好書中文創作類、2008及2009《亞洲週刊》中文十大小說、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小說組推薦獎、第二十屆《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中篇小說首獎等。長篇小說《灰花》獲第十三屆紅樓夢文學獎推薦獎。

李維怡 Lee Wai Yi

這十幾年主要從事紀錄片創作、錄像藝術教育、各種基層平權運動,現為影像藝術團體〔影行者〕的藝術總監。最近參與的錄像創作:「舊區五元素」系列、「未存在的故鄉」系列。文字耕作之出版:《行路難》、《沉香》、《短衣夜行紀》。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