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小思看豐子愷

文:小米 | 圖:香港藝術館 | 本文轉載自2012年7月號(vol 16)《△志》

自詡為漫畫迷的小思老師,小時候已開始看豐子愷的漫畫,「我專挑畫小朋友的部分看,覺得很易入心。」小思後來再讀豐子愷的《緣緣堂隨筆》,與之前看過的漫畫配合起來,也更了解豐氏的思想和感情。「豐先生當時為開明書店寫了很多關於繪畫、音樂入門的文章。這些作品很重要,因為從無知到知的過程裡,他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很重要的入門途徑。」

喜歡豐子愷(1898-1975) 漫畫的人,都說他的畫最富情味,讓人看到人間有情,動物有情,甚至一草一木、一杯一碟也充滿感情。粉絲之一、香港著名作家兼教育家小思老師,曾在其個人著作《豐子愷漫畫選繹》中,說豐子愷的漫畫,「滲透永恆的純樸與温厚,靜靜如一泓碧翠,反照日月,萬物關情。」

圖一:被譽為「中國漫畫之父」的豐子愷(1898-1975),同時是一位擅書法、文學、教育、音樂與建築的藝術家。他以中西融合畫法創作漫畫,描繪率真的生活意趣,表現對萬物關愛之情,道出尋常百姓的點滴情味。他師從弘一法師(李叔同),以創作漫畫和散文著名。

圖二、三:如果你也是豐迷,他的漫畫最觸動你的,可會是古詩今畫的清新畫風、詩中有畫的意境?還是畫中孩童的率真、動物間的情誼、對貧窮者的憐恤、對社會不公和戰爭的憤慨,最牽動你的心?

為子愷漫畫寫小文

小思酷愛豐子愷的漫畫,至於萌起為豐先生漫畫寫文章的念頭,卻和當時廣受年輕人歡迎的《中國學生周報》有關。「我和編輯陸離很老友,其實我倆也喜歡豐先生的漫畫,但她更偏好『花生漫畫』。於是我跟她說,我們中國也有很好的漫畫呀。」 花生漫畫在香港流行全靠陸離在《中國學生周報》裡介紹,同樣,小思以個人角度為豐氏漫畫寫小文,刊登在這本刊物上,也令更多港人愛上他的漫畫。

「我當年多少有點導讀成份,不過我不是論畫,我只是透過我如何看一張畫,抒發一種個人的感覺。」她自言也想不到會有很多人喜歡。「寫了一段時間,我覺得鍾意寫的也寫了,於是也停了。但想不到停下來的反響更大。」所以後來她把曾經刊登在《中國學生周報》的文章配合圖畫,出了一本單行本。初版是一九七六年,這本書迄今已印製了三十多版,成了一本長期有讀者需要的書,「這算是對豐先生的一種致敬了。」

小思老師說,為圖畫寫文章,是她以當時在香港生活、當日的心境來切入,「所以我也不曉得是否切合豐先生的想法。」到七十年代,她開始和豐子愷有少許接觸,於是將其中兩篇文章寄往內地給他,但她後來自責:「這樣其實會害了他,因為當時是文化大革命,由香港寄信上去,很易被人發現。當時豐先生也沒有回信給我,而是在他的日記裡,和他女兒說到「明川」能夠說出他的心事。」「明川」乃小思的另一個筆名,這番說話是後來豐子愷女兒豐一吟女士跟她說的。

「 門前溪一髮,我作五湖看」

小思為這幅漫畫寫的文章,文中有一段落她這樣寫:﹣

心境是自己的,可以狹窄得殺死自己,殺死別人,也可以寬廣得容下世界,容下宇宙。

「我想,最重要的是,我以為他在壓迫感這麼大的環境底下,我相信他一定有一個寬闊的胸襟,過他自己的生活。我後來問他的女兒,她說是的,父親雖然在白天給人拉去遊行,給人批鬥,但他回家後喝杯酒,便又開始畫畫寫字了。他沒有給人一種很悲憤的感覺。能夠如此,我想是因為他心裡有一個很寬闊的空間。」得到豐先生的肯定,對她來說是莫大的鼓勵,不過她坦言:「老實說,我當然不能說盡。

因為我當日的年齡和他的年齡相差太遠,我的生活自由自在,怎能想像每朝給人拉出去,全身全面給人塗滿漿糊,身上給人貼滿了標語的情景?」

「從畫面中,你看到一個很悠閑的人,望著一條很窄的溪水,只是任你看,你可以說,這麼淺,這麼窄,但他竟然可以在這麼淺窄的小溪,視野上可以看見五湖。你可想像他如何調整自我的內心世界。」

「中庭樹老閱人多」

小思說豐子愷很喜歡畫樹。一種是松樹,另一種是柳樹。「這幅漫畫的題目『中庭樹老閱人多』是一闕詞,其實樹很老,我怎麼知道它閱人多?於是我看豐先生這幅畫時,嘗試和這棵樹互換身份。我老了我已閱人無數,想不到這棵樹比我更老,冷眼旁觀,看到更多世態。

「這本來就完了。但你看到畫面裡有老有嫩,小的那個還要貼近樹,親切地摸它,老的那個在仰望它。但樹沒有出聲。本來閱人多,悲劇有很多,應該很慘,但是他把所有人間的悲劇喜劇,全放在深層的地方,沉默起來。有詞人倒轉講,『樹若有情時,那得會青青若此?』你當然無情,如果你看到很多悲劇,你一定會變得憔悴,還能那麼青綠嗎?

「我進一步猜想,一棵樹看得太多,卻因為它的沉默,將之收在心裡和接納,所以才可以長得青綠。我再代入樹中,說:『其實你不明白我吧。你這樣說我,我也依舊沉默,連你這一句我也接受了。

「我不知這個解釋對豐先生是否適合。但我看到他,經歷文革這麼多年,受到這麼多的苦楚,無論任何人也會有很多怨憤。但他依舊偷偷地寫成《護生畫集》第六集,實現他對老師的諾言:要在弘一法師一百歲的時候寫到第六集。能夠一心如洗,安頓下來寫畫。所以我想,沉默,正是他的寬容。」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盧瑋鑾(小思) Lu Wei-luan

筆名小思、明川、盧颿。香港散文作家、教育家,師承唐君毅。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多年來擔任中學教師,80 年代獲香港大學中文系哲學碩士。1973 年遠赴日本研究,在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做研究員。1978 年,回到香港,任教香港大學中文系。1979年任教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2002 年退休。不久,她榮獲香港教育學院第二屆《傑出教育家獎2003》。及後,義務擔任香港文學研究中心主任。

浙江省石門縣(今嘉興桐鄉市石門鎮)人,散文家、畫家、文學家、美術家與音樂教育家,原名潤,又名仁、仍,小名慈玉,號子覬,後改為子愷,筆名T·K,又被稱為「圓通大師」、「 有德行的人」。師從弘一法師(李叔同),以中西融合畫法創作漫畫及散文而著名。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