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Music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小提琴男神陳銳 從生活和情感豐富音樂的內涵

文:小米 | 圖:第45屆香港藝術節 | 本文轉載自2017年3月號(vol 68)《△志》

小提琴男神陳銳出生於台灣成長於澳洲,曾被前輩、知名小提琴家Maxim Vengerov讚譽其「具備卓越演奏家的所有條件」。陳銳的實力無容置疑,2008年,年僅19歲的他贏得曼奴軒國際小提琴大賽冠軍,第二年更摘下伊利莎伯王后小提琴大賽冠軍,及後他的足跡遍及世界重要演出場地;2012年,他被邀到諾貝爾獎頒獎音樂會上演出;2015年,他獲邀在法國國慶日,與法國國家樂團同台演出。其後,他又與指揮艾遜巴赫及倫敦愛樂巡迴歐洲演出,近期剛順利完成了在BBC逍遙音樂節的首演。其於三月來港參與香港藝術節的演出,夥拍了美國鋼琴家胡里奧.艾利薩德,演繹貝多芬、聖桑、伊薩依的經典炫技曲目,及西班牙作曲家法雅及意大利作曲家蒙蒂熱情如火的樂曲送給香港樂迷。

△:你今次是第幾次來港演出?你對香港的印象如何?
陳:這將是我第三次來港演出,其他時候,也來旅遊或探望朋友。我喜歡這個城市,有很多美食,很國際化,我有很多來自美國或歐洲的朋友也在此地工作。我對這個城市的印象極好,希望日後有更多機會來!

 

△:你是如何克服在台上的緊張情緒,拉出一流水準的音樂?
陳:台上的緊張情緒是一件影響著每個人的事,每人也有各自的處理方式。我嘗試將這一種緊張情緒想像成無可避免的事情。你需要面對,迎頭而上,因為你明白到如果試著叫自己平靜,儘管有用,可是若然你想像自己不是置身演出中,來訓練自己別緊張,但舞台上的突發事情隨時可發生,都可牽動你的情緒,一切未能預料。可能你的手或手指溜掉了,可能管樂切入、樂團和平時的表現不一樣,也許台上的燈光不是你所預計的。而我的想法是,我嘗試去準備我會緊張,下一步是我如何處理這種情緒。打個比喻,當我還是小孩,我相信每個人也能連繫到吧,每年的聖誕節,我會為即將有甚麼禮物而興奮,同時也很緊張的,今天當我在演奏時,我會試著以這一種心情,試著將緊張轉化成一種正面的能量,來提升演出水平。

 

△:你是如何操練你的琴藝?能否分享你對於拉小提琴的心得?
陳:我的答案是聰明及有效的練習,這很重要。因為當年紀漸長,你會發現你越少時間能花在你想做的事情上。所以當人越大,我們越體會到時間管理的重要。不過,我發現也不是很多人悟出這道理。尤其對亞洲人來說,包括我自己在內,我們練習的方式,是重覆不斷去做,練它五次、十次,拉對了再做多十次吧。我記得我做過同樣的事。我認同練習是好事,我不是想告訴人突然不用練習,但想像一下如果你用所有時間來練琴,而每個人是那麼忙碌,甚至學生也一樣:返學、做家課、應付不同的事,每天只能花兩個鐘練習。不如試著去想如何令這兩小時變得不同,嘗試孤立問題,集中某個需要練習的部分,甚至某篇章中某一小節,不用練習整支曲子、整個章節。可能問題集中在兩個音符之間(笑),你就是需要練這兩個音符,然後才是整篇,我正進行這種不一樣的練習方式,當然我也嘗試盡我所能多練一點,而現時因為巡迴演出,想練多一點也不易。比如這幾天我去了荷蘭一個音樂節,但幸運的是綵排的時間表不算緊密,我可將所有餘下來的時間來練習,尤其新年假期過去,要重新投入,而這裡有極好的練習環境。我平均每天也可練上六、七個小時,但這只是個別例子,總之我視有時間練習為一件幸運的事,這和學生時代的我可完全相反:擁有所有時間來練習,不需要作任何演出,而現在我喜歡演出,不過也令我失去練習的時間。

 

△:可否介紹今次為45屆香港藝術節演出的曲目?
陳:個人而言,無論在任何音樂會演奏,特別是獨奏會,我都希望可自由選擇自己演奏的曲目。有時和樂團一同做協奏作品,並沒有自由度,比如你想拉西貝流士、布拉姆斯或布魯克,有時樂團的回覆是:我們在上一個樂季巳做了,不如你選另一位作曲家的作品?但如果是獨奏會,作為一位獨奏者你可享有完全的自由,策劃整個演出曲目。而每次我設計曲目時,我感到自己像預備一頓晚餐,想像頭盤、主菜和甜點是甚麼:開始是貝多芬的古典作品,然後是口味濃一點的聖桑——不是常常演出的小提琴奏鳴曲,但是一個出色的作品,還有伊薩依的作品,炫技的,看到這裡可能你會想,這些曲子在技巧方面有極高要求,沒錯這是一個小提琴獨奏會!當然也有抒情的曲子,在中場以後,會有西班牙作曲家法雅的作品,而意大利作曲家蒙蒂的《查爾達斯舞曲》一如甜點,為音樂會帶來一個完滿的句點。

 

△:可否說說你在古典音樂以外的興趣?你認為這些興趣有沒有影響/啟發你如何拉琴?
陳:我自小在澳洲成長,這裡的生活方式是很平衡的,我小時候已做很多運動:網球、足球,特別是游泳,到了某個階段,我需要改變並且作優先排序,我要投放更多時間在小提琴上。但自幼建立的基礎,那種追求平衡的想法,還是影響著我,我也希望繼續保持。目前我也花一點時間在社交媒體上,這個和我現時的職業可產生一個良好的互動,我會在這個平台創作內容,那些能啟發我的、或一些創作音樂的過程,透過平台和觀眾溝通。今天,溝通極其重要,這亦是我作為一個音樂家最重要的原因—以音樂和觀眾溝通。除此以外,我也可向觀眾展示自己音樂以外的一面,尤其今天人人也運用社交媒體,這種互動很重要,幸運地我也很享受這種交流。

 

△:你說過你視馬友友為榜樣,為甚麼?能否談談你特別希望學到他哪一種特質?
陳:馬友友是我其中一個靈感。我認為他將古典音樂帶給普羅大眾這一方面做得極好,與此同時他仍能保持作為一位藝術家的氣節,這方面尤其令人深刻。這是極具挑戰性的,因為你知道觀眾想要甚麼,但你知道他們需要甚麼,就是這一些你需要去考慮和分辨。很多人也會去做,比如說將音樂和其他事作跨界合作,受到大眾歡迎,但可能當中並不正確、你不需要如此去做。而我自己很想以一個古典音樂家的身份演奏古典音樂,這不是說我不會去實驗其他種類的音樂,但我自以為背負一個更大的責任,也許是作為一個楷模,啟發下一代去認識和學習古典音樂,不純粹只是如何彈奏。我覺得馬友友做得極好,他能將他的想法傳遞給觀眾,他今天依然在做。今天科技發達,當他還是我的年紀,他當日所做的事,他的溝通方式實在非常創新和震奮人心,希望他的榜樣對未來一代仍深具啟發性。

 

△:在台灣出生,小時候巳移居及在澳洲學音樂,你認為這一種成長背景/文化背景有沒有為你的音樂帶來一種怎樣的特質?
陳:這當然有很大影響,正面來看,之後我去美國讀書,而這兩年我在德國居住,在歐洲也逗留了一段時間,這些對我而言是一個寶貴的機會,去吸收更多文化養份,注入我的音樂當中。音樂是作曲家的語言,如果你正在拉布魯赫或布拉姆斯,你知道你也需要懂一點德文結構,從而認識德國音樂。聖桑的法式音樂,我不認為我真是要能講法語,但你總要知道如何用樂器說出法式音樂,我認為這很重要。我認為演繹出作曲家的風格,不單是要說出當地語言,重要是去明白當地人的思想。過去兩年在歐洲逗留的時間長了,我演繹音樂的方法也有改變,我認為我在這方面變得更嚴謹,當然我在美國學習到的技巧、樂句、音色仍然存在;在歐洲人眼中,樂句的演繹能增加音樂的深度;在澳洲,這代表了音樂的自由;在台灣,這是一種自律和技巧……從世界不同角落對音樂的理解,也豐富了我個人的音樂涵養,這實在是一件美好的事。

 

△:你最喜歡的作曲家是誰,為甚麼?
陳:這對一個演奏家而言是一條困難的問題,像是問一個廚師甚麼是他最喜歡的食材,只能選一種嗎?我很想選多幾個,若然真的要揀一位,或許就以廚師最近對某一種食材特別有興趣的角度來想。對我而言,目前來說是布拉姆斯和巴赫,而後者是我常常重温的,特別是他為小提琴寫的奏鳴曲、舞曲,很個性化的,會感受到作曲家化身為演奏者,而那些作品清澈如水,它們能反映一個演奏者的成長和進步。我認為巴赫的音樂很複雜,然而你在他的音樂中是無處可躲,當你演奏他的音樂你基本上好像赤身、不能隱藏的。

 

△:這一刻最希望和誰合作?(和音樂有關或無關的也可)
陳:有趣的問題,當然音樂家身份以外,我最喜歡做的就是說故事,當然還是透過音樂,因為它是我的媒界和方式。但我也很想和其他人一起說這些故事,所以我也進行了比如像Musical Heros 這些項目,將這些故事去啟發他人,我很想持續做這類事情。同樣,我很想去找一些對某個範疇有熱情的人,找出彼此之間的共同點,像我對音樂的熱情般,當然不一定是音樂,比如我會想和廚師合作,不一定要拉奏小提琴,可能在音樂會以後,或舉行小型音樂會,有食物的、坐著傾談、問關於音樂、食物的問題。有美食和好音樂,我相信沒有人會投訴吧?

 

△:你是如何豐富自己的音樂內涵?
陳:旅遊和經歷。在不同的地方生活,體驗不同文化,實在能豐富一個人的生活和音樂。試想像,音樂是透明之物,源自生活體驗,我覺得這些體驗和你花上多少時間練琴是同等重要。旅行、體驗生活中不同的事情,也是在明白作曲家寫下的樂譜之中、他們的生活體驗:愛、所有強烈的情感、失望情緒、憤怒……當你年輕時,你會體會不同的情感,但情感細緻之處,快樂也可有多種,或悲傷也有不同,可能令你哭崩,或內裡非常憂傷、外表不易看出,或源於驕傲的不快樂……其餘的可以是甜蜜的傷感,一種渴望卻仍然未得,有些不快樂,甚至你自己也不能確定。當某種情感越潛藏心內,越會衍生出多樣性。人需要從生活中體會這些,演奏出來的音樂越能深刻,我以為我年紀漸長,我音樂的深度會增加,更富色彩。

 

△:可否談談你的外表為你的音樂路帶來的好處及壞處?
陳:有趣的問題。首先,我會展現我自己是一個音樂家,這正是身邊的人對我的看法,一個可以啟發他人的人。我為此很努力去做,其餘的事我很少去想,我對其他人的看法也如此,我不會去想他 / 她來自哪個國家,是否一個亞洲人,雖然人總是難以穿越外表去看人,但我的看法是,請繼續去相信自己,堅持下去,無論其他人說甚麼,他穿甚麼衣服、他看來怎樣,這些毫不重要,最重要是如何保持在音樂上的水準,對小提琴的熱愛,因為最終這是最重要、仍會被談論的話題。


陳銳小提琴獨奏會
曲目:

  • 貝多芬(D大調第一小提琴奏鳴曲,作品12 )
  • 聖桑(D小調第一小提琴奏鳴曲,作品75) 
  • 伊薩依(E 小調第四小提琴無伴奏奏鳴曲,作品27)
  • 法雅(《西班牙民歌組曲》六首(為小提琴及鋼琴改編))
  • 蒙蒂(《查爾達斯舞曲》)

日期:    11/3/2017(20:00)
地點:    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票價:    $150 – 450(學生:$75 – 175)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Oct 19, 2017

台灣音樂的聲音《樂見台灣- 作曲大師之夜》——簡文彬、林惠珍、高雄市交響樂團

在古典音樂界的國際舞台上,多年來也由西方人主導,或多或少也與文化背景及教育程度相關。而在近年來文化風氣及教育普及下,不少華人逐漸登上國際音樂...
©Youri Lenquette
Oct 13, 2017

世界文化藝術節2017「躍動非洲」——從閃亮耀眼的藝術,展現非洲的現代多元性

兩年一度的世界文化藝術節(下稱藝術節),不經不覺邁入第七屆,今年的主題為「躍動非洲」,於10月20至11月19日期間,向觀眾呈獻十三個別出心...
Oct 12, 2017

呈獻台灣文化的華麗多元 2017台灣月——艷台灣

由光華新聞文化中心舉辦的「台灣月」今年來到第十二屆,主任胡晴舫女士稱,多年來在港的生活,使自己從香港的角度審視台灣,發現其風俗文化,包括廟會...
Oct 11, 2017

韓國獨立樂隊STANDING EGG——清新療癒的音樂新勢力

三人樂隊STANDING EGG可說是韓國獨立音樂一個小奇跡。樂隊近年走紅亦反映了社交媒體的宣傳力度。樂隊於2010年出道,團員只專注作曲及...
Oct 05, 2017

【創作雜記】 淺談現代民族管弦樂法(二)

上一期講到,中樂團體制其實是參照西洋管弦樂團而發展出來,而如果我們把中樂團跟西洋樂團對比一下,吹管組就類似西洋樂團的木管樂組加銅管樂組,彈撥...
Sep 24, 2017

隨樂起動《敲擊襄動》——邵俊傑

「做音樂其實係咪真係可以揾到食㗎呢?」相信這是所有音樂人甚或藝術人也擔心過的問題。在外國修讀古典敲擊樂回來香港後的邵俊傑也有著同樣的疑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