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尹秀珍:當心黑洞!

文:小米 | 圖:尹秀珍 、佩斯北京 | 本文轉載自2012 年 6月號 (vol 15)《△志》

今年的香港國際藝術展,比去年模規又大一點,聽說入場人數也是有增無減。先撇開它的商業性、銷售數字和空間規劃不談,就作品而論,比如艾未未的《琮》、草間彌生的《Flower》等,還是產生了引人走入場館的魅力。裝置作品中,有一顆閃閃生輝且巨大無比的鑽石空降於會場之內。且慢,你以為花上了數十秒甚至數分鐘便可領略藝術品的真意?聽聽創作者尹秀珍怎麼解說這件《黑洞》作品背後隱喻吧。

談及尹秀珍,這位在中國當代藝術領域非常活躍的女性藝術家,與她丈夫宋冬一樣,都視裝置為一種具備寬容性和自由性的藝術語言。儘管二人在作品取材上都傾向於日常化,反映現實,但他倆在藝術上卻又卓然自立。尹秀珍屬於與外界聯繫的藝術家,因為她喜歡與社會議題交鋒,工業化、城市化,甚至全球化,都成為她在創作上探討的題材。

巨鑽裝置背後的無底欲望

你在Art HK 12 中的作品《黑洞》,把二手貨櫃箱切割後加上霓虹光管,化身為巨型的鑽石裝置。可否談談當中的構思和喻意?

尹:黑洞是一種引力極強的天體,就連光也不能逃脫。黑洞引申義為無法擺脫的境遇。 人的欲望就猶如黑洞,吞噬著一切。集裝箱是物流的容器,當它退役時,它已經「行了萬裡路,閱了萬件物」,它已經成為「欲望」的衣服和載體,它的經歷也就是欲望和需求的經歷。鑽石也是欲望的容器,這個稀少的自然物承載著太多非自然的東西。當兩個欲望的容器合二為一,成為一個內空而光色陸離的軀殼,就形成了一個黑洞,反思我們與自然和社會的關係。

與藝術邂逅.與宋冬結緣

你當初怎樣接觸藝術的?何時生了想當藝術家的念頭?

尹:我在上小學的時候受姐姐影響開始喜歡畫畫,她比我大九歲,是「上山下鄉」的一代人,喜歡刻剪紙、畫畫和看書。我曾去過她插隊的生產隊,金黃的麥田和她房間中滿牆畫給了我很深的印象和刺激,使我對繪畫開始著迷。並想成為一個可以描繪大自然的畫家。我高中時上的是理科班,當時的教育體制是將文理分科,這是教育的弊端,制約了學生的全面發展。我畢業時沒有考上理科大學,成為一名「待業青年」,待業期間,一個偶然機會,我報名參加了一個業餘美術班的學習,在那裡才知道還可以報考藝術類大學,但是文化課要考文科。那時是我最忙碌的時期,我認為我已畢業成人,不跟家裡要錢了。所以每天去建築工地做刷油漆的臨時工,用打工掙來的錢參加每天晚上的文科補習班,周末去業餘美術班學習繪畫。之所以報考首都師範大學,是因為師範院校不用交學費,而且還有生活補貼,我們都管它叫做「吃飯大學」。在大學期間我仍然勤工儉學教兒童美術,從沒有過休息日。當時的學院美術教育是十分保守的,「社會主義的現實主義」是教學的主要方向。但當時社會上掀起了「85 新潮美術運動」,給沉悶的課堂教學以很大的衝擊。我們85級的同學很是活躍,進行了很多不同的藝術嘗試,但不被學院所鼓勵。我在大學期間開始了與宋冬的感情,並在之後結婚生女,在當時的當代藝術艱難境遇中相互支持著,走到了今天。因為是師範大學,所以所有的畢業生都將成為教師,國家規定如果要求辭職,則需要幹滿五年零九個月,再繳納一筆不菲的費用才能實現。所以我在中央工藝美院附中教了十年的繪畫,但伴隨著這十年我也開始了我的藝術家生涯。

這些年來,你和宋冬在創作上會經常一起討論和啟發對方嗎?你們最欣賞對方哪些地方?

尹:宋冬生活和工作上認真細心,孝順很重視家。在藝術上我們相互支持,互為對方的工人。共同的興趣使生活中充滿火花。各自的獨立又保持了個體的價值。我們在高度的獨立之外,創造了在獨立的基礎上合作的方式—「筷道」(The Way of Chopsticks)。相互間有話可說是兩個人的幸運。

(附:作品「筷道」是宋冬和尹秀珍在2002 年創造的一種建立在筷子的本質上的合作方式。在預定的同一規則下,合作雙方相互保密、獨立完成各自的部分,最終將結果並置,形成不可分的一件作品。據尹秀珍所言,「筷道」是建立在合作雙方互信、平等和獨立的基礎上。)

有關作品的概念

你的作品多以日常生活物件來創作,比如是穿過的衣服,你說「衣服都代表了人的經歷」。你是否想從中表達比如是「回憶」、「懷舊」、「關係」這些主題?

尹:我把石濤的畫論「搜盡奇峰打草稿」改成我的「搜盡經歷打草稿」,就是我用這些用過的東西的原因,用過的東西帶有使用過它的人的經歷、時代的記憶和印痕。實際上很多東西除了帶有個人的印記和生命經驗,還帶有強烈的時代特徵,和集體潛意識。

你也喜歡用水泥混凝土、鋼鐵這些媒材注入作品中,用意是想探討有關城市化/ 工業化所帶來的影響?

尹:全國都在大張旗鼓的大面積的拆遷,整個城市彌漫著水泥塵土,文化的印記,生活的記憶和人們的經歷在推土機的轟鳴中,被輕鬆地抹平,精神世界被物質佔據。大家生活在廢墟中,精神的廢墟中,承載著人造水泥風景的重壓。

你的「國際航班」(International Flight) 和「手提城市」(Portable Cities),探討了全球化的現像。你對全球化有何看法?

尹:藝術與生活是息息相關的,旅行箱是一個「在路上」生活的、濃縮的家。也是與全球化不可分的物體。全球化使得地球越來越小,越來越趨同。大家即享受了全球化帶來的利益,同時又要承受她所帶來的弊端。同一性壓過差異性並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世界的豐富性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

可否分享你在創作/生活上的新計劃?

尹:正在做《一塊兒高速路》系列,探討高速與慢速;堅硬與柔軟;冰冷與溫暖;靜止與流動;運動與停止等的相互依存、相互滲透、相互排斥;甚至是相互瓦解的較量關係。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尹秀珍 Yin Xiuzhen

尹秀珍(生於1963年,中國北京)是中國當代藝術的領軍人物,作品致力於探索過去和現在、記憶、全球化和同質化的主題。 尹秀珍於1989年獲得首都師範大學美術系文學士學位後開始了她的職業生涯,並以巧妙採用了衣服、鞋子和手提箱等材料的雕塑和裝置作品而聞名。 受到她故鄉北京瞬息萬變的文化環境的啓發,尹秀珍收集並重新配置了這些舊物,以描繪出它們所蘊含的個體和集體歷史。她收集的材料充當了記憶的載體,指向個體的生活,而這些個體往往在快速發展、過度的城市化進程以及全球經濟的增長之中,受到忽視。

宋冬 Song Dong

宋冬,1966 年生於中國北京,是中國最重要的當代藝術家之一。宋氏現為中央美術學院、北京電影學院及廣州美術學院的客席教授。從九十年代初開始從事行為、錄像、裝置、攝影、觀念繪畫和戲劇等多媒介的當代藝術創作,並參與策劃當代藝術的展覽和活動。他在世界各地舉辦過個展,也是各種群展的焦點。代表作品有《水寫日記》、《印水》、《吃城市》、《政純辦!》、《三十六曆》及《物盡其用》等。

草間彌生 Yayoi Kusama

被稱為日本現存的經典藝術家,出生於日本長野縣松本市,在1957年移居美國紐約市,並開始展露她占有領導地位的前衛藝術創作,現居住在日本東京。她曾與當代其他藝術家如安迪·沃荷、克拉斯·奧爾登堡、賈斯培·瓊斯一起聯展。被美國藝術網站My Morden Met選為「21世紀十大前衛藝術家」,同時入選的日本藝術家還有山下工美與深堀隆介。

艾未未 Ai Wei Wei

生於北京,是中國當代觀念藝術家、建築設計師,為詩人艾青與高瑛之子。在中小學期間,曾在新疆居住16年,之後返回北京就讀北京電影學院,並且曾在1979年參加大陸中國美術館牆外舉辦的「第一屆星星畫展」,可視為早期藝術創作背景之濫觴。 1981年,艾未未前往美國紐約的帕森斯設計學院研習,隔年他在舊金山「亞洲基金會」舉辦首次個展。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