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巴黎的黃金時代——從薩金特大展談起

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52)《△志》

薩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 1856-1925)在世時作為肖像畫家享負盛名,作品得到同代藝術家與文人認可,上流社會對他趨之若騖,死後卻長年被忽視:他死於1925年,現代主義的時代已然來臨,康丁斯基的純抽象、達利與馬格列特的超現實、畢加索的立體、杜象的現成物帶來一波又一波的震撼,藝術家們反抗自古希臘以降的擬仿傳統,肖像畫家成為不合時宜的歷史遺物。人們認為肖像畫家只顧滿足有錢人的虛榮心,在經濟收益與藝術追求之間選擇了前者,因為缺乏創新精神而沒有價值。30年代有論者嚴苛地批評:「薩金特從來都不過是插畫師……看上去再熟練的技藝、再吸引的視覺效果,都掩蓋不了薩金特精神上的空洞,或他執筆時輕蔑、玩世不恭的膚淺態度。」

一生為不少名流畫肖像

過去三十餘年,肖像重新成為被認可的當代藝術類型。1999年首次有薩金特的年度巡迴大展;今年適逢他逝世90周年,倫敦國家肖像畫廊舉辦了大型展覽「Sargent: Portraits of Artists and Friends」,由長期研究薩金特的學者兼畫家本人的侄孫 Richard Ormond 策劃,目前移師至紐約大都會美術館展出,好評如潮。薩金特一生為不少名流畫過肖像,雖然畫面氣氛和模特兒的氣質都各有不同,但整體來說都是優雅、富泰、切合贊助人身份的。這次展覽中的作品多是他出於私下對朋友的喜愛或好奇而自發繪畫的,因為少了制肘,風格自由多變,處處閃現實驗的光采。

如果說薩金特近年重回我們的視野反映了藝術史的轉向,那麼畫家的生平則是那個時代的縮影。在十九世紀中葉以前,人類的大規模越洋移徙模式基本上僅限於奴隸貿易和殖民式定居,但隨着各種工業科技快速進步,1840至1914年間跨大西洋商船的每年承載量大幅跳升八倍,來往大西洋彼岸的人數亦大增。1865年美國內戰結束後,旅行變得便捷,當時的巴黎被視為藝術世界的中心,各國的準藝術家都視巴黎為聖地,想盡辦法到左岸和蒙馬特打滾,跟隨名畫家學藝,夢想有天在那裡成名。1860年代初已經在巴黎打響名堂、游走於高級文化圈、與波特萊爾(Charles Baudelaire)、庫爾貝(Gustave Courbet)、馬奈(Edouard Manet)等人為伍的美國畫家惠斯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無疑是他們的希望。

 

投至著名肖像畫家Carolus-Duran門下    

薩金特的背景和他們不盡相同。儘管出身美國家庭、他本人也自視為美國人,薩金特出生前他的父母已經移居歐洲。他生於佛羅倫斯,父親本是醫生,為了妻子的健康決定暫時移居歐洲;母親卻彷彿流着吉卜賽人的血液,不能壓抑游走的衝動,於是一家在意大利、西班牙、德國、瑞士之間不停移動。薩金特雖然未曾受過正式教育,但從小通曉意、法、德文,少年時期就顯露出繪畫天賦,他的父母於是決定移居巴黎讓他接受藝術訓練。時為1874年,薩金特18歲,甫到巴黎就成功投到當時得令的肖像畫家 Carolus-Duran 門下,並迅速被公認為最具天賦的門生。他極其認真地看待自己的繪畫事業,日間完成 Carolus-Duran 的課堂後,傍晚到藝術學院上素描課,晚飯後再跟隨另一知名畫家學習。 

 

為老師畫肖像  成功製造話題    

三年後的1877年,薩金特首次以友人的肖像入選巴黎沙龍:當時他為了支撐家庭的開支,已經決心要成為肖像畫家掙錢。翌年他為了證明自己在肖像畫以外的技藝,交出風景畫《康卡爾的採蠔者》給沙龍評委會,同樣入選,並被評論人視為新星。此畫構圖平穩,細緻捕捉了天空、水窪和倒影,畫面明亮,一派輕盈從容,令人想到開戶外作畫先河、擅畫海和天空的布丹(Eugene Boudin),證明了薩金特的札實功底。薩金特為人認真、害羞,面對不熟悉的人頗為寡言,但同時野心勃勃,早就從他的老師身上學到如何推進自己的事業。考慮到下屆沙龍他需要一幅話題作,他想到請老師充當模特兒。Carolus-Duran 在當時已是名人,常在大眾視野中,這幅肖像表面上是學生向老師致敬之作,實際上必定能在媒體和公眾之間製造話題,它果然成為了1879年沙龍數千張作品之中的少數熱門作,被評論者稱讚為「本屆沙龍最出色的肖像之一」,更為薩金特贏得獎項。

「X女士」肖像卻招來惡評

薩金特不出所料一夜成名,肖像的委約從此如雪片飛來,他逐步建立人際網絡,躋身上流文化圈子,名字開始備受談論。1881年他為婦產科醫生兼社會名流 Dr. Pozzi 畫像,除了因為準確捕捉了醫生的英俊外貌和男性魅力而再次成功製造話題,紅衣與背景紅布簾交疊的選擇顯然是指向委拉斯蓋茲(Diego Velazquez)的傑作《教皇英諾森十世像》;敢於挑戰繪畫史上的巨人,足見薩金特的野心和自信。他在巴黎的頭十年毫無懸念地順利,直至發生1884年的「X女士」醜聞——他為巴黎知名美人歌圖女士(Madame Gautreau)畫的肖像在當年的沙龍備受抨擊,畫中女子身穿黑色緊身禮服,肌膚雪白帶藍調,轉臉望向側面,右邊的肩帶滑落。薩金特打破了上流社會肖像的不成文規定,把歌圖畫得過份性感而招來惡評如潮。

經過此事,薩金特避走英國鄉郊,後來又去了波士頓和紐約,在英美兩地都非常成功,有時繪畫田園風景,但大多時候還是以繪畫肖像為主,晚年回到歐陸,重拾他早期對風景畫的興趣,但這些都是後話。薩金特從出生到老都在歐美各國之間不斷遷移,可謂最早的「世界公民」,他的畫作卻毫無疑問充滿巴黎味道,他在世界各地都成功打響名聲,反映十九世紀末巴黎的文化實力。薩金特見證了這座城市最富活力的時候,他和巴黎的黃金時代,剛好重疊。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愛德華·馬奈出生在法國巴黎的寫實派與印象派之父。

西班牙著名畫家、雕塑家、版畫家、陶藝家、舞台設計師及作家,和喬治·布拉克同為立體主義的創始者,是20世紀現代藝術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遺作逾兩萬件。畢卡索是少數在生前「名利雙收」的畫家之一。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