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巴黎風情畫—— 法國五月「在巴黎屋頂的邊緣」

文:木薯 | 本文轉載自2017年7月號(vol 72)《△志》

城市的景觀,是城市其中一個主要標誌,也塑造人們對其主要的印象。從城市景觀去認識、了解城市,是一最表面,也最簡單的途徑。

作為法國五月其中一個節目,展覽「在巴黎屋頂的邊緣」就是透過呈現巴黎城市景觀作為切入點,介紹在19世紀中期都市化下,巴黎由一個中世紀城鎮轉變為「花都」的過程。綜觀整個展覽,其策展內容甚為集中,展品既有資訊性亦兼具美感,同時亦有讓觀眾參與其中的環節,屬一能簡單介紹巴黎城市景觀特色的主題展覽。

展覽分為多個部分,首部分「巴黎天際風景的演變」,展出不少近代巴黎建築的照片、圖則及雕塑,呈現巴黎天際風景的變化。像宏偉的巴洛克風格之穀類交易所(今稱巴黎證券交易所)的設計圖,就是17世紀巴黎建築的代表;早年已消失的建築,如意大利大道的中國浴池模型,以呈現在巴黎酒店未增設浴室的諧趣景致。足見在充滿變動和流動性的天際線裡,巴黎城市現今的模樣並非自有永有,而是富生命力的隨時代需要時刻改變著。

第二部分「圖繪巴黎」,展出多個畫家的作品,有油畫,亦有水彩畫;有巴黎全景圖,亦有聚焦特定古蹟的版畫。18世紀時,巴黎是年青人「壯遊」的其中一主要目的地,故不少法國本土及外內的畫家,都以著名景點作畫維生。這部分展現不同畫家眼中的巴黎,風格迥異,有的簡單精準,像Jean Helion所畫的Roofs;有的繁華繽紛,像Fernand Andrey-Prevost畫的Pace Blanche,各有特色;但它們都是巴黎的景緻,足見這個城市予人有多樣化的印象。

 

第三部分是「由鏡頭看巴黎」。巴黎一直是無數電影的舞台,它錯落有致、犬牙交錯的建築所拼湊成的天際線,成為無數鏡頭下的拍攝對象。攝影彷彿也是伴隨著巴黎景緻逐漸成形的媒介,於19世紀發明,最初只被視為紀實的技藝,但隨著大眾漸漸認可攝影成為一門藝術,20世紀有幾位攝影師都以巴黎屋頂之美作為他們創作的題材,像創作The Lovers of the Bastille和Shadow of the Column of the Bastille on the Roofs 的Willy Ronis。他拍攝巴黎的角度和取材,於當時可謂甚獨特。展覽還呈現不少以巴黎景觀為題的電影片段與海報,足見無論是驚悚片、愛情片、動作片、動畫,都能在巴黎城景裡找到舞台。

第四部分是「巴黎的屋頂藝術」,這是一較為實際的部分,透過展示關於建造屋頂技藝的資料,巴黎屋頂美輪美奐的裝飾,工匠使用的工具、修葺和建造屋頂的過程,來介紹巴黎屋頂之所以美的原因。

展覽裡有不少讓觀眾參與的部分,如透過ipad放在舊巴黎手繪地圖上,可對比這城市新舊風景,還有可以為巴黎建築物著色的遊戲,以及只要推推熒光幕,就能呈現不同巴黎建築特色與歷史的裝置,饒有趣味。

展覽裡呈現的巴黎終究是19世紀以後的都市模樣,那與我們現時眼見的巴黎相去不遠;令人更好奇的是,19世紀都市化之前、在奧斯曼男爵大刀闊斧改造前的巴黎,又是甚麼模樣?那時的巴黎,又擁有一段怎樣的歷史?是否因為沒有紀錄的關係,所以無法呈現那段歷史,或因為鼓勵都市化之意識形態的原因?這些展覽空白的部分,亦值得我們深思。

法國五月「在巴黎屋頂的邊緣」
展期:即日至23/7/2017(二至日)
時間:10:00-19:00
地點:城市大學展覽館 (香港九龍達之路香港城市大學劉鳴煒學術樓18樓)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l 28, 2017

「小朋友自由的狀態,正是許多藝術家所追求的」——訪藝術家鄭婷婷

三年前曾在台北觀摩過一堂雲門舞蹈教室的親子課,父母與孩子一同舒展肢體,大人們羞澀而尷尬的肢體動作與孩子們自然的舞動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至今仍令...
Jul 27, 2017

藝術作為一種歷史記錄

走錯了幾段路,搭乘着不知是對是錯的巴士,兜兜轉轉,終於來到了混在民居中的藝術空間,遇上了藝術家盧瑗喜(노원희)的個人展覽(註1)。看不懂韓文...
Jul 24, 2017

火花!溝通的溫度

火花!溝通的溫度  油街實現 展覽廳一  16.6.2017 – 10.9.2017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  油街實現籌劃 項目策展人:陳麗...
Jul 24, 2017

〈有餘〉

中國人過年,有一句祝福語,就是「年年有餘」。即是說,不要把全部積蓄花光,一定要保留一點剩餘,以防萬一,也所謂「積穀防饑」。 一個人雖然有實力...
Jul 20, 2017

如何化解教育制度與創作的衝突——訪年輕藝術家梁詠康

做創作需要時間,需要空間,需要自由。首兩個要素,放於香港,少之有少,更何況一眾莘莘學子,日日忙著應付功課考試,哪有餘暇去創作?學生從藝術教育...
Jul 19, 2017

【太陽下的吞吐】駐校藝術家(二)

駐校藝術家有很多限制,時間短是其中之一,每次大約只有十六個小時便完了,較難執行全面的課程設計,況且學校請你擔任導師,他們期待計劃完結後,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