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希望之海——限界集落與地域再生

採訪:Yung | 日文翻譯:詹惠恩 | 本文轉載自九月號(vol 63《△志》

第一次聽「瀨戶內海」,是2010年的第一屆瀨戶內國際藝術祭,但對瀨戶內海留下的第一個印像卻是來自於日本的動畫《給桃子的信》和電影《東京家族》。前者因為父親去世,於是跟着母親遷回瀨戶內海;後者則因為母親去世,子女才回到瀨戶內海聚首一堂。畫面上洶湧的海浪,蔚藍開闊的一片天,卻伴隨着生命消逝的絲絲遺憾。

何為「限界集落」

以上的電影亦反映了瀨戶內海的狀況:人口老化、生產力人口外流。日本的工業於20世紀初急速發展,為了減少工業污染的影響,工廠自然設在遠離城市、人口密度較低的小島。由於瀨戶內海的海運式微,致使大量工業流入。例如1909年,犬島開設提煉銅礦的精鍊所,全盛期人口超過3000人,後因銅價下跌導致工厰提早結束,人口亦降至不到100人;同年,政府於大島設立漢生病(痲瘋病)療養所,對漢生病患者實施強制隔離(日本政府已於1996年廢止強行隔離政策),大島成為被隔絕的島嶼。1917年,三菱公司於直島上開設煉銅廠,產生大量有毒氣體;1975年,數十萬噸有毒廢料被棄置於豐島,造成土壤和水源污染,在居民的抗爭和政府道歉後,經過漫長的補救,才讓豐島的自然生態恢復過來。瀨戶內海眾多島嶼都受到工業污染影響,社會把不想要的事物都遺棄在這裏,被邊緣化的島嶼並沒有希望可言,年輕人嚮往城市的生活,紛紛到那裡發展事業,導致人口遞減和老化,許多島嶼的人均年齡高達75歲,學校和住屋荒廢,社區難以運作,形成了所謂的「限界集落」(註1)。居民失去了前進的動力,對於生活,就只剩下安靜地等待死亡。

海之復權

「在瀨戶內的島嶼上,美麗的自然與人類共生共鳴,我們希望能喚回這些島嶼的活力,讓瀨戶內海成為地球上所有地區的『希望之海』,因而舉辦了瀨戶內國際藝術祭。」(註2)
這是大會對「海之復權」的敍述,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總監福武總一郎的說法是:讓島民重現笑顏。早於80年代,福武總一郎承繼了父親福武哲彥的遺願,從東京回到瀨戶內海,買下直島南部165公頃的土地,建立了「直島國際露營場」,發展成旅遊區,讓直島除了北面的工業土地外,還能變得多樣化起來,慢慢實現直島居民想要復興直島的意願。讓直島成為藝術島的計劃也正式開始,他於1992年開幕的Benesse House (倍樂生之屋) (註3),邀得安藤忠雄設計,集美術館與住宿功能於一身。另於1998年開始了Art House Project(家計劃),邀請藝術家於本村的房子改裝成藝術作品,把藝術推廣到居民居住的地區。

以藝術轉化地方的力量

他認為「快樂的關鍵是生活在美好的地方」,他深信當代藝術有喚醒人和轉化地方的力量,而長者年紀越來越大時,經歷百態還能令他們開心微笑的地方,便是美好的地方;當母親微笑,小孩會以笑作回應,同樣地,他希望島上年長者的笑容,也能感染來到島上的年輕人(註4)。

所以當福武總一郎於2003年看過北川富朗為家鄉所策劃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後,深受感動,並邀北川和政府一起合作「瀨戶內國際藝術祭2010」。因為藝術祭,島上的交通方便了,島與島的船班多了,交通的便利把不同地方的人們帶往島上,亦讓島民關注起其他島的存在,多了往別島逛逛,地區的關係緊密了,也讓生活不再那麼封閉。

真的做到好好地活嗎?

第一屆瀨戶內國際藝術節在2010年 開始,吸引了93萬人次參觀。第二屆吸引了107萬位觀眾到場。藝術落地生根後,可以為社會帶來甚麼變化?還是只是一群喜歡藝術的人在自顧自高興、卻不自覺地打擾了地方生態呢?在高松開設民宿多年的長町敏明先生謂:「這是一個好嘗試。可是,我察覺到過份依賴藝術祭是會產生問題。縱使與藝術祭有關連的人能從中獲益,但相反地,感覺到與之無關連的人會對此變得不耐煩、嫌他們嘈吵。這種情況在直島尤其明顯,我想大概仍需花一段時間把藝術祭培養成一種文化。因為多了外國遊客,民宿的數量亦有所增加,我想當中有六成人都打算去直島,比起地方觀光,遊客對藝術祭應該比較有興趣。他們於藝術祭期間,停留的日子也變長了。希望藉着藝術祭,能讓大家知道更多瀬戶內海的絢麗島嶼和豐饒的自然,雖然大家也知很難全部方面皆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瀬戶內國際藝術節》實行委員會事務局課長補佐、今瀧哲之曾在座談會上提到:要把藝術祭當作一個契機,把效果延伸到其他領域。到底如何以當代藝術令地區有正面的將來,及帶來長遠的影響,大概需要花上一段更長的日子來驗證。 

(註1)村落或社區有65歲以上的人口超過半數(50%),社區的功能無法持續的運作。
(註2)官方簡介 - http://setouchi-artfest.jp/tw/about/
(註3)福武總一郎把公司名字由「福武書店」改為「Benesse」,意指「好好地活」
(註4 )Müller, Lars and Miki, Akiko editors. Insular Insight: Where Art and Architecture Conspire with Nature. Lars Müller, 2011. 


 

基本資訊 
瀨戶內國際藝術節 2016
展覽日期:
春|2016年3月20日[日・春分]—4月17日[日]共29日
夏|2016年7月18日[一・海之日]—9月4日[日]共49日
秋|2016年10月8日[六]—11月6日[日]共30日
會期總計|108日

會場:
直島 / 豐島 / 女木島 / 男木島 / 小豆島 / 大島 / 犬島 /
沙彌島[限春季] / 本島[限秋季] / 高見島[限秋季] /
粟島[限秋季] / 伊吹島[限秋季] / 高松港・宇野港周邊

主辦方:瀨戶內國際藝術節執行委員會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20, 2017

賈科梅蒂《行走的人》‧該往何處去?!

瓊丹帶著一點好奇,一點徬徨,繼續探索牠的路。牠知道這個探索旅程是需要無比的堅韌意志及勇氣,但要超越,就要付出,這是牠的選擇,牠想要做命運的主...
Nov 14, 2017

行走於荒誕社會 —— 朱田「最好的時光」

遊走在朱田的最新個展《最好的時光》中,作品的表現簡潔有力,卻巧妙蘊含著她對自我和社會的思考。今次展出的作品覆蓋了不同類型的創作,畫廊牆面展出...
Nov 11, 2017

當「導賞」被導賞《火花!新遊社:文創導賞員@社區》

不少人去博物館或藝術館,多少也曾參加過館方組織的導賞團,由導賞員介紹館方收藏或展出的作品,從不同角度深入淺出地講解,像老師般講說但又不會如老...
Nov 10, 2017

貫穿人與地的光《光・影・香港夜》

香港夜景聞名於世,高樓大廈燈飾絢麗燦爛,還有每晚定時放射的幻彩詠香江,吸引不少旅客或香港人於維港兩岸駐足欣賞。而於本年11月23至25日,更...
Nov 10, 2017

朱興華:「投入生命及感情於其中,才成藝術」

香港六七十年代是一個華洋雜處的狀態,當日中西藝術文化交滙所激盪出的變化與革新,引來一場現代藝術運動;當時展覽場所不再限於藝術館、白盒子內,一...
Nov 08, 2017

What a strange world we live in —— 「仙境奇遇」

「我不想和瘋癲的人在一起。」愛麗斯強調。 「這個你不能避免。」貓說「我們在這裡都是瘋癲的,我是,你也是。」 「你怎肯定我是瘋癲的?」愛麗斯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