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徒勞的美麗 — 宋冬《白做園》

【部分圖片︰油街實現】

「不做白不做,做了也白做,白做也得做。」在油街實現《白做園》旁邊的鐵柵上,掛著這句句子。宋冬說,這是他的人生哲學,也是他做藝術的態度︰「人生就是一個過程。我們在當中做了很多事情,都想得到結果。但是實際上,我們都沒達到這結果,卻不斷的在做。在這過程裡,也許我們失去的更多……但是人生就是這樣。」衍生自人生感悟裡,宋冬創作了《白做園》。以往的《白做園》,都由宋冬一人包辦;然而今次搬來油街實現後,卻將這自由之地開放予大眾,讓大家一同踏上這園地,一起白做、一起徒勞。若明知沒結果,那麼白做唯一剩下來的就只有過程;也許眾人相聚一刻的回憶,大概就是珍貴的意義所在吧?

《白做園》的演變

《白做園》是舊作,其原形誕生於宋冬租的工作室園子︰「我有很多垃圾︰建築垃圾、生活垃圾、廚房的磚頭。我想把它們處理掉,但這要花很多錢。我就想,既然東西都擱在這,何不索性做一個園林呢?」於是他就在園子裡蓋了一個盤邊,把垃圾都擱在中間,覆上土,宋冬又放入廚餘,如西瓜、芒果。「然後呢,我就不加水,甚麼都不做,它就自己慢慢長草,長一些蔬菜。」

縱從未刻意灌溉,但是一到春、夏,它都會自行孕育各種花朵,一併慢慢長出;然後在冬天,園子又再變得凋零幽靜。大概沒有人會期待,這裡會種出豐盛的作物、結出豐碩的果實;只是四季更替,這園子一直存在。而當宋冬終有天搬離這個租來的工作室,它將失去唯一的觀眾,或被改建、被拆掉、一切終歸無用,「就像我們的人生一樣,度過了一生,但你甚麼都帶不走。好像一切,都在白做一樣。」

而於2013年的卡塞爾文獻展,宋冬延續了這作品,在巴洛克園林中,建造了一50米長、30米寬、8米高的《白做園》。「裡頭都是當地收集的垃圾,然後覆蓋了土,我再在上面播種,有80多種植物。」規模變大了,特別的是觀眾看不見土層下的垃圾,以為那只是單純的盆景︰「我想做一個瞧不見的東西,就是做了也白做」,以強調作品的主題。
 
油街的《白做園》

於去年11月搬來油街的《白做園》,已是第3次演化,宋冬加入了嶄新的面向︰「今次在油街實現,我想要跟周邊的人、事物,產生一種關係。今次更強調的是過程。」在之前兩次裡,過程都很重要,但基本上不能被觀眾看見。「但今次的時間延續得非常長,而大家的參與都變得很重要。我這次做的方式也不一樣,原來都是先有了東西、垃圾,再覆蓋了土,最後才造成一個圈、一個盆。但今次是先有圈,之後才加入別的東西。」

宋冬將之稱為「自由之圈」︰「這圈裡面,變成了一個自由之地;在裡頭,可以發生任何事情。而這是我所希望看到的,也發覺當中發生了特別多事情,每天都不一樣(笑)。」例如是群眾自行將垃圾棄到此地,當中有菠蘿又有聖誕花;又如詩人們發起的「無謂語」,他們在園中設計了各種活動,互不干涉;學生從多間小店收集蘭花頭及蔬果等廚餘,將一切埋在園當中;慢行團帶領大家,於這自由之地上冥想及敲打頌缽;樂隊「一碗湯」在無用的土壤上唱出一首首歌曲,寫下了信與發芽薯仔同埋在園裡;每逢星期二的大笑瑜珈,依念.同理的年桔收集行動……不同人的各式參與,在發生在其中。

是交流豐富了藝術

「在這裡發生的事情,都不是我能預計的。就是這些,才給了我更大的經歷。所謂的藝術,已超越了這個圈,它談論的是生活更廣泛的面向。」宋冬笑說︰「這是我學習的過程,非常有意義。他們所寫的詩,他們唱的歌,他們對於生活本身的認識……具有很多藝術的創造性,他們在這裡得到了一個新的平台,構成了一種交流和合作;然後它會發酵,產生出一種新的東西。」他將之比喻成吃東西的過程,「要反覆的咀嚼,才能知道它的味道;還需通過很長的時間,才會慢慢知道食物帶給我們的一種養份——一種精神的養份。」

於初六,油街實現更舉行了覆土儀式,宋冬將介入行動留下來的痕跡用土覆蓋,大眾再一起播種,將幼苗埋在土裡,一起構建一座可生長植物的山丘。或有人問,這些已超過生長限期的舊種子,真的還可能生長、萌芽嗎?如此白白徒勞一場,或許不可能帶來任何確切的收穫,費了這樣多的功夫和力氣,值得嗎?徒勞感覺之產生,大概是來自確切物質回饋的缺失;但付出的努力終歸非毫無意義,它畢竟會帶來經驗與情感,尤其是人與人間共聚的時刻。
 
白做也得做

「白做」,似乎抱有一種負面含義︰一種徒勞無功的無奈,一種不願再費力氣的晦氣,宋冬卻有其一套見解︰「我認為這是積極的。雖然白做,我都要做。畢竟人生,就是一個體會的過程——我們在體會活著的歡愉,也體驗失去很多東西的悲痛。所有的東西,喜怒哀樂,都是在過程當中能夠感受到的。至於我們現在擁有的東西,即是所謂的『成果』,都是臨時性的。」如此刻擁有的財富,或在一場大病或股災以後,就會於瞬間揮發消失不見;又或此刻的名聲、地位,都會在時移世易間變得一文不值。現時所擁有的一切,彷彿只是臨時被我們所保管,但它卻不可能永久存在。

宋冬認為,成果存在的理由,或只為牽起人的情感︰「這些所謂的『結果』,它們只是接觸體驗的橋樑。『渡過』,對我來說遠遠大於真正那個東西本身。」所以過程才是關鍵,而成果只是過程的一部分,「你獲得了成果,但它並非就是你的目的。在你獲得它的一刻,它就開始變成另外一種事物了。」

交流=生生不息

聽來有點禪意,但若將之形容在油街裡發生的事,可謂甚貼切。當這《白做園》終將會隨著展覽閉幕而消失,油街實現強調的是人們互動、交流的過程,還有過程中衍生的變化︰「像這個平台(油街實現),總是能為藝術家還有更多的人,提供一個很好的平台。它像一個孵化器一樣,會孵化很多新的想法和感受,又會和各種迥異的想法有一些碰撞。我可能設計了它所謂的一個形象,但那只是開始;後來參與的人,也會改變它的形象。它原本的形象會被瓦解,而在瓦解的過程中,我們就獲得了另外的能量和養份。」

的確,今天的《白做園》已與11月時開初的面貌,有著極大的差異;而當中每一個微小的變化,都源自不同人的介入。藝術推廣辦事處館長(社群藝術)連美嬌,喜見這種不能預期又源源不絕的變遷︰「變化過程中最美麗的地方,就是它能衍生另外一些變化,不斷引發很多在此地發生的風景……而那是永遠不會停下來的。在這些過程裡面,你會看到很多發人深省的想法,能啟發人對過程的領悟。就在過程裡,每個人都有身體力行的參與,還會去問︰將來會發生甚麼事?這些事情完結後,接下來又會遇見甚麼事情呢?」

未來園中會否長出美滿的果實、收成,還是未知之數。無論結果如何,也許相處的回憶、在園中相遇的新朋友,會告訴我們︰這一切並非只有白做,也許有一天它會不知在何處,結出了美麗的花;縱然未知時日,但至少能一起仰望及期待,那終會花開的盛放時刻。我們終會發覺,何時開花並非關鍵,一起期待的過程,才是最美麗的目的。
 
宋冬《白做園》
日期︰即日起至8月31日
時間︰10:00 – 20:00(星期二至日);14:00-20:00(星期一)
地點︰油街實現(北角油街12號)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宋冬 (Song Dong)

宋冬,1966 年生於中國北京,是中國最重要的當代藝術家之一。宋氏現為中央美術學院、北京電影學院及廣州美術學院的客席教授。從九十年代初開始從事行為、錄像、裝置、攝影、觀念繪畫和戲劇等多媒介的當代藝術創作,並參與策劃當代藝術的展覽和活動。他在世界各地舉辦過個展,也是各種群展的焦點。代表作品有《水寫日記》、《印水》、《吃城市》、《政純辦!》、《三十六曆》及《物盡其用》等。其大多數作品都關注藝術的過程而非最終成品,因此也創造了其獨特的媒介和裝置方式。

......
油街實現 (12 Oil Street)

「油街實現」有著推動美好生活的信念。

它是一個藝術空間、一個實驗室、 一個共創社。任何人都可以在這裡自由地交流、盡情地試驗,發揮無限想像。

以油街出發,觸動創意思維,帶動藝術生活。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un 23, 2017

重要的是能有所選擇——「Rosy Leavers 的前世今生」

藝術家徐世琪最新個展「Rosy Leavers 的前世今生」展出了她的全新作品,包括繪畫、錄像、髮綉及裝置藝術,呈現她對精神病及社會操控的延...
Jun 22, 2017

好色老頭的日常——荒木經惟「Last by Leica」

荒木經惟愛自稱為攝影天才,向以性來表達個人觀點,他口不擇言地高舉性和女性為人生所有,肆無忌憚觸碰模特兒敏感部位,還有其帶點窩囊的外型,常惹來...
Jun 20, 2017

【仁云亦云】本地文藝空間的想像

認識筆者的朋友或都知道,小弟早前在深水埗開設了一個新的複合式藝文創意空間,名為合舍(Form Society),因是地舖的緣故,不少人都想知...
Jun 19, 2017

龐雜繁響的迷離恍惚 「楊嘉輝的賑災專輯」——香港在第57屆威尼斯視藝雙年展

第57屆威尼斯視藝雙年展的主題為「藝術萬歲」(Viva Arte Vive),作為這場藝術盛事的香港代表,楊嘉輝展示的是「楊嘉輝的賑災專輯」...
Jun 06, 2017

以藝術作為事業——鄭婷婷專訪

藝術家,說到底是何種形式的存在?在中學時期,這名詞和藝術史上留名的大師彷彿劃上等號:達文西、莫內、畢加索、齊白石、張大千等,「藝術家」一詞難...
Jun 01, 2017

走入物件錯置的迷宮——鄺鎮禧《遠離那些石頭》

用混凝土包裹鋒利鋼齒,讓閉路電視與觀者對視,在室內放著馬路常見的障礙物,在窗口塗抹顏料直至看不見窗外景物……這些景物都在鄺鎮禧個展《遠離那些...